首页 > 旅界快讯 > 正文

卖掉13座文旅城后,万达今年要进军这个产业……

2019-01-18 11:19:14 新旅界 欧阳明威

王健林:万达发自内心感谢党和政府

“明年以后工作报告就不对外发了。”

在几天前举行的万达集团2018年年会上,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在工作报告最后如是讲到。

原因有三:第一,万达不是上市公司,没有义务发表;第二,同类大型企业没有对外发布内部工作报告的;第三,发表压力太大。

王健林 来源:万达集团官网

2018年可谓是地产转型动荡年,地产大佬的金句总能让人沉思。2018年万科秋季例会打出“活下去”标语,让同行感到寒冬来临;2018年12月,碧桂园杨国强的一句“我们应该是一个高科技企业”,让同行摸不着头脑……

翻看万达集团2018年成绩单也是表现平平:全年实现营业收入2142.8亿元,同比下降5.7%。自2015年业绩达到2901.6亿元的顶峰以来,2018年已是万达集团连续三年业绩下滑。

从文旅业务层面来看,2017年,万达集团开始出售13个文旅项目给融创中国,加之“高负债”、“抛资产”等新闻缠身,连续两年业绩下滑等,成为全社会的关注焦点。如果万达明年开始不再公开发布工作报告,那么万达文旅业务表现或将更加扑朔迷离,2018年工作总结值得业界仔细推敲。

为减负债忍痛“割”文旅

“2017年7月,万达和融创、富力签署了文旅项目、酒店资产转让协议,仅此一项协议就减债440亿元,回收现金670亿元,相当于减债1100亿元。”在2018年1月的年度总结会议上,王健林坦言,十几个文旅项目叠加在一起,每年净增1000亿负债,压力相当大。可见,为快速降低巨额债务,文旅及酒店项目成为万达集团的“牺牲品”。

经过一年多的大举抛售,万达债务压力似乎明显减轻。在2018年年会上,王健林表示,2018年万达有息负债大幅减少,同比2017年减少约30%,特别是万达海外负债基本解决,目前只剩下少部分没有到期的负债。

万达进军文旅产业最早可追溯到2008年,当时王健林亲自带领高管前往长白山考察后,最终决定200亿投建长白山国际度假区项目,项目于2009年开工。打造了长白山项目样板后,王健林带领团队接连拿下西双版纳等十多个文旅项目。

尽管最初王健林亲自全力抓文旅版块,雄心壮志打造“万达文旅帝国”,也曾公开叫板迪士尼,让上海迪士尼20年之内盈不了利,但快速膨胀起来的文旅城是万达集团实实在在的重资产项目,不仅短期内难以盈利和回血,还需要源源不断地注入资金,并且每年产生巨额负债。新旅界通过万达官方公布数据统计,仅出售给融创的13个万达文旅城计划投资额就高达2600亿元,单个项目总投资基本在300-600亿元之间,13个项目中就有8个项目总投资超400亿元。

\

“老的文旅都存在问题”

关于万达抛售文旅城原因,除了万达所讲的去重资产,在业内人士看来,海外投资受挫亦是其出售资产的重要原因,如今债务压力得到缓解,不排除万达继续大举开拓文旅项目。

但接下来的万达城是否走向此前的老路?万达内部人员也向新旅界表示,看准机会,依然会继续布局万达城。但可以肯定的是,万达接下来的运营模式或将改变,不再延续此前大投入、重资产模式。

对于2019年的文旅公司发展思路,王健林表示,要创新文旅项目新模式,老的文旅产品规划、内容、利润都存在问题;文旅产品就是要创新,要研究,不能一成不变。“如果再持有文旅项目和酒店,重资产规模太大,万达已经有高收益的万达广场物业,没有必要再去持有文旅项目物业。”王健林曾在2018年表示。

此前,作为房地产商的万达切入文旅领域饱受争议,不少乐园人士认为万达是“门外汉”,不懂行业却耗费巨资进入,实际上导致主观性太强,不尊重市场。更有业内专家评论某些万达城的成功,是巨资砸出来的概率性成功。

当然,万达的加入也为国内主题公园建设带来许多学习借鉴之处。一方面,万达文旅曾聚集了国内优秀的设计、建设、运营人才;其次,制定了完整的设计、招投标、建设、验收、运营标准和质保体系等。合肥万达乐园前高管也坦言,在万达任职期间感受到了强大的执行力,万达乐园建造速度惊人,这都得益于万达强大的管控体系。

事实上,在前期经验基础上,万达并非放弃文旅,而是有所改变。对此,中国旅游研究院产业所副所长杨宏浩向新旅界表示,万达会继续做文旅产业,并在原有模式上创新升级,也会继续做地产“补血”文旅项目,因为文旅项目需要大量资金。

例如2018年12月王健林在签下延安万达城时亦表示,万达集团将以高度的历史使命感和社会责任感,弘扬延安精神,将延安万达城打造成全国红色旅游新品牌。2018年11月签下的兰州万达城,则将打造“一带一路”文化旅游新品牌。

值得关注的是,同样是万达的文旅项目,总投资约15亿元的丹寨万达小镇,运营第一年却取得了巨大成功。官方数据显示,2018年,丹寨万达小镇游客量超过500万人次,带动丹寨全县旅游收入37亿元,带动12810个贫困人口增收;丹寨2018年推出扶贫茶园,首批使500户贫困户脱贫。

丹寨万达小镇的成功,也成为王健林对其它文旅项目有了更多期待。“文旅公司在特色小镇上可以下功夫,像丹寨旅游小镇交通不便,资源又不行都能搞起来。”王健林布置文旅公司2019年工作目标任务时表示。

对于丹寨万达小镇,杨宏浩分析,这完全是万达的一个扶贫项目,包括后期追加的总投入约15亿元,覆盖小镇建设、扶贫基金以及职业学校,前期就没有盈利的目的计划,小镇收入也全部属于当地;而且整个项目的前期选址、设计、运营都是万达全套人马在做,项目把当地的文化、民俗元素融入小镇中,游客能短时间内体会当地文化精华。

可以说,没有党和政府领导的改革开放,就没有今天的万达,因此万达发自内心感谢党和政府,感谢改革开放。”王健林如此描述,万达丹寨扶贫,成为中国旅游产业扶贫新模式的典范。

“从效果来看,第一年游客量就超500万人次,而国内景区第一年超过100万人次就很少见。同时丹寨小镇还带动当地餐饮、民俗、演艺等多个产业发展,也辐射到周边区域。无论对当地产业经济发展还是丹寨小镇项目本身,我认为都是很成功的。”杨宏浩透露,在丹寨万达小镇的基础上,万达已经陆续考察了其它省份城市,未来或将继续在其它地方开发项目,但项目业态不限于小镇,而且主要目的还是扶贫。

万达将十多亿投入丹寨,且产生的收益也全归当地所有,从这一层面来看,万达为当地扶贫做出了贡献。也有业内人士分析,15亿元投资仅仅是万达2142.8亿收入以及数千亿债务中微不足道的小数,在万达2017-2018年“负债千亿”等负面缠身的情况下,项目成功背后的社会影响更重要。

康养产业是万达转型新方向?

经过两年的大调整,重资产的文旅城已被万达集团“瘦身”,转而向康养产业领域突破。杨宏浩接受新旅界采访时亦表示,王健林数天前的讲话透露出,万达将大力进军康养产业,万达康养产业也可能会跟旅游相结合,毕竟康养产业跟旅游密切相关。

在这次工作会议上,王健林首次提出正式全面进军大健康产业:“万达将聚焦优势产业,对一些非优势产业退出瘦身,不是今后不再发展任何新产业,对不是传统产业、科技含量高、又看准了的新兴产业还是要进入。”

“比如大健康,以前万达没有优势,但现在我们有了优秀的合作伙伴,很快就形成竞争能力。”王健林表示,2019年内在广州、成都等5个一线城市大健康国际医院全部落地,至少3个项目开工建设。

对此,万达内部人士向新旅界表示,万达已于2018年9月30日与全球顶尖医疗机构美国匹兹堡大学医学中心(UPMC)签订协议,在中国共同投资建设国际一流的综合医院;12月底,占地约200亩总投资约60亿元的广州万达UPMC国际医院已正式签约落户黄埔。

正式进军大健康产业前,万达历时3年探索,先后与英国、亚洲等企业洽谈合作,最终决定了以顶级医院为核心,综合医药、康养、商业、培训多种产业为一体的中国大健康产业新模式。

“这种模式也可叫做大健康综合体、大健康综合园。只要有两个项目实践验证创新是正确的,万达就又有了一门绝活,一个大产业。”王健林对大力发展康养产业有了更明确的发展思路,包括大健康项目落地、国际医院管理合同、国际医疗设计合作、组建团队赴美培训等方面。

这跟万达过去几年进行战略调整,先后进军影视、体育、文旅等文化产业非常相似。2006年,万达商业的地产做得风生水起,王健林决定转型进军文化产业,备受阻力毅然前行,2018年文化产业已成万达集团最大收入板块。

目前,万达集团旗下主要是商管、文化、地产和金融四大集团版块。新进入的康养产业划分尚未明确,若非单独成立第五大集团版块,康养产业被划入到文化集团的可能性较大。万达文化集团旗下现在包括影视、体育、宝贝王、文旅四个主要产业,其中康养和文旅产业关联度较高,且文旅体量过小。“康养和旅游结合的可能性较大,旅游可以为康养带来更多的客源。”杨宏浩表示。

万达文化集团四大产业营收差距较大,如影视公司收入是文旅公司的215倍之多,体育公司和宝贝王公司份额也相对较小。2018年,文化集团营收692.4亿元,其中影视公司贡献最大,营收580.6亿元,占比高达83.84%;其次,体育公司收入88.3亿元,宝贝王公司收入20.8亿元,文旅公司收入仅仅2.7亿元(不含转让文旅项目)

从以上数据来看,万达文化集团目前主要收入来自影视,这得益于全国1641家已经开业的万达影城,有屏幕16576块,同时万达也在制作并引入口碑电影。“影视除了票房、广告、卖品,可不可以研究点别的,影视制作要保证每年有几部有影响力的作品。”王健林对影视公司也提出了更高要求。

未来,万达影视的成功,能否形成强大的文化IP,为万达文旅项目发展赋能?在文旅融合的大背景下,万达文化集团会有哪些突破?对于三十而立的万达来说,康养产业能否成为下一个突破口?

版权声明:原创内容版权归新旅界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摘录或转载的第三方内容,仅为分享和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新旅界的立场,也无法保证其真实性,转载信息版权属原媒体及作者。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擅自转载使用,请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一周热门 更多 品牌栏目
更多 文旅高层说
更多 文旅大咖说
更多 评论员专栏
  • 吴志才

    华南理工大学旅游管理系教授,博导,华南理工大学广东旅游战略与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广东省乡村振...

  • 赵晋良

    新旅界特约评论员,暨南大学旅游管理专业毕业,从事主题公园研究及相关工作12载,现就职于中国旅...

  • 余良兵

    现任永行资本董事总经理,负责消费升级各细分行业的投资。此前曾长期服务于中青旅,曾先后负责投...

  • 曾博伟

    博士,长期负责中国旅游发展战略制定、主持旅游政策研究和旅游体制机制改革工作,执笔起草众多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