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旅界快讯 > 正文

开航13年亏一个亿 纽航在中国发展面临困局

2019-05-07 11:11:43 新西兰中文先驱报

“损失很大程度上来自于与中国政府拥有的附属航空公司竞争,且竞争处在不利于纽航的监管环境中。”

纽航首席执行官Christopher Luxon表示,在开通了飞往中国的航线13年后,纽航已经损失了1亿纽币。

他表示,这些损失很大程度上来自于与中国政府拥有的附属航空公司竞争,且竞争处在不利于纽航的监管环境中。

Luxon在奥克兰举行的2019年中国商业峰会上对与会代表说:“中国的航空公司都是国有的,我们与大规模国有企业竞争,这些国有企业可能会愿意在亏损的情况下竞争。”

由此产生的“非对称”竞争意味着中国的航空公司可以不受限制地进入新西兰,但纽航无法顺利进入中国。

例如,他表示纽航已经用了四年时间尝试将上海的纽航停机位增加一倍,并改变航班时间安排,由此上海将成为纽航把乘客从中国运至南美的枢纽点。目前,航班时刻表的限制通常意味着乘客们转机前会在奥克兰停留12小时。

在本次由商业情报公司NZINC和奥克兰商会组织的第七届中国商业峰会上,Luxon发表了讲话,他加入了由Mainfreight总经理Don Braid和Zespri主席Bruce Cameron组成的小组。三人都强调,新西兰公司在中国市场的巨大增长会伴随着在中国开展业务的重大问题。

“在中国开展业务非常困难,这是一次难以置信的艰难旅程。”

“我们可以以更少的限制和投资将公司部署至美国,而且可以立即实现盈利。”

他表示,纽航希望政府帮助与中国就上海的航班问题进行谈判。他还呼吁新西兰政府放宽过境签证要求,以便中国游客更容易来到新西兰。

然而Luxon还表示,纽航和其他新西兰在中国的公司遇到的问题不能仅仅被视为政府层面可以解决的政治问题。

“我认为纽航犯了很多可以避免的天真错误,我看到很多新西兰企业在中国的此种情况。”

他说,新西兰公司对于他们在中国的失败原因一直在“喋喋不休”,“但我们必须处理好并努力解决问题。”

Mainfreight的Don Braid表示,在中国运营公司的关键之一是必须100%控制自家公司的中国业务。

他说Mainfreight在到达中国的第一天就开始盈利,但为此“我们需要控制自己的命运”。

这与新西兰最大公司恒天然的经历形成了鲜明对比,恒天人因为失败的中国合资企业而损失了数亿纽币。

Braid表示,中国和新西兰之间的政治和商业关系需要由总理和关键位置的部长们尽最大努力加强。

“一年一次的访问是不够的。”

Zespri主席Bruce Cameron在业务层面关系方面提出了同样的观点。

“你必须出现,董事会、高管和管理层必须出现并拓展业务。在过去的两周,我、前任主席、首席执行官和通讯负责人都在中国,建立起了现有的关系。”

大中华区现在是Zespri最大的市场,从20年前开始的占总销售额2%增长到10年后的约5%,直至现在超过15%。

该公司希望在未来六年内将中国业务增长到销售额的25%。

Cameron说:“但这需要花费我们很多年才能实现目标。”

标签: 纽航 航空公司
版权声明:原创内容版权归新旅界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摘录或转载的第三方内容,仅为分享和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新旅界的立场,也无法保证其真实性,转载信息版权属原媒体及作者。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擅自转载使用,请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一周热门 更多 品牌栏目
更多 文旅高层说
更多 文旅大咖说
更多 评论员专栏
  • 曾博伟

    博士,长期负责中国旅游发展战略制定、主持旅游政策研究和旅游体制机制改革工作,执笔起草众多国...

  • 魏翔

    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经济学博士、副教授,青禾研究联席专家

  • 刘锋

    北京巅峰智业旅游文化创意股份有限公司创始人、教授、博士;国际休闲经济促进会副主席,财政部政...

  • 王兴斌

    曾任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旅游研究所所长,国务院特殊贡献专家津贴获得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