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旅界快讯 > 正文

年终策划 | 2019年文旅十桩“败局”

2020-01-16 10:18:57 新旅界

失败是一个过程,而非结果;是一个阶段,而非全部。

编者按

时光呼啸,2020年正迎面而来,新旅界(LvJieMedia)年终策划与你再一次如约相见。这是我们与你不变的约定,也是我们与你不变的仪式。我们衷心地感谢你2019不离不弃,也期待2020携手同行。

这一年,文旅融合开局顺利,旅游消费持续高涨,产业创新更加活跃,关联带动作用稳步提升。也是这一年,中国经济进入了一个相对明显且漫长的经济下行周期,文旅行业的创业者和投资人所面对的世界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所有的资产价值都被重新评估,所有的公司价值都被全面改写。本轮策划,带大家回顾“跌宕起伏”的2019,展望2020。

美国经济大萧条时期,很多人对前途失去了信心,更有人怀疑起美国经济制度的合理性。就在这一时刻,当时的美国总统罗斯福告诉人们:并非追求利润的自由企业制度已在这一代人中失败,相反,是它尚未经受考验。

2019年,身处经济下行周期,中国一部分文旅企业和一部分文旅行业在考验中交出不好看的成绩单,新旅界挑出其中十桩做简单呈现,希望引起您的反思和总结。

当然,失败是一个过程,而非结果;是一个阶段,而非全部。文旅产业从来都是屈指可数的能够挺过经济下行周期并迸发活力的产业,相信我们在2020年将经受住更多的考验。

01

“PPP第一股”东方园林易主

2019年10月28日,“中国园林第一股”东方园林(002310.SZ)受到北京市朝阳区国资中心的纾困支持,成为朝阳区国资委的实控企业,被称为“园林皇后”的何巧女卸任法定代表人,并退出董事长职位。

东方园林前董事长何巧女 (图片来源:东方园林官网 )

公司年报显示,2018年东方园林总负债为291亿元,2019年一季度总负债为287亿元,2019年上半年净利润亏损高达8.96亿元,同比下滑235.06%,成2019年亏损最惨的上市文旅企业。

对于亏损原因,东方园林表示,主要因为金融环境和行业政策变化,加之2018年底以来集中偿还了大量有息债务,公司主动关停并转让了部分融资比较困难的PPP项目,控制了投资节奏,减少了运营投入。

东方园林曾是最早参与PPP项目落地的民营企业之一。2016-2018年,东方园林的PPP项目中标金额分别高达416亿元、715亿元、408亿元,一度被称为“PPP第一股”。

但随着PPP项目发展遭遇多轮监管,加之金融去杠杆大背景,东方园林逐渐陷入短债长投的债务危机中。PPP(Public-Private Partnership),又称PPP模式,即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是公共基础设施中的一种项目运作模式。在该模式下,鼓励私营企业、民营资本与政府进行合作,参与公共基础设施的建设。

02

海航2019年底工资迟发

资产负债率上升至72.07%

2019年12月30日,海航集团董事长陈峰内部发文,证实海航资金短缺的情况仍未解决,并存在工资迟发、缓发的现象。

据了解,2019年海航调整了集团组织架构和运营管理模式,裁减臃肿机构和人员,由原来的“集团总部-产业集团-成员企业”三级管理机构,调整为“集团总部-成员企业”两级管理架构。2019年10月19日,陈峰之子陈晓峰被任命为海航集团总裁,而海航集团副董事长张岭不再兼任总裁一职。靠着海南政府1000万起家的海航,叱咤25载后,似乎要朝着家族企业的方向迈进。

2017年初彭博社评价,海航是一家让世界担心的中国神秘公司。因为彼时海航集团仅仅用两年时间就站到了世界舞台的中央,财富五百强排名从2015年的464位,暴涨至2017年的170位。海航进行了中国商业史上最大规模的扩张,先后拿下多个保险、期货和证券牌照,业务也从航空伸向地产、旅游、资本、物流等行业,触角遍及全球,形成了“万马奔腾”之势。海航总资产也从 2015 年的 953 亿美元,暴增至2016 年年底的 1730.95 亿美元。

海航集团董事长陈峰(图片来源:海航集团)

自宏观经济收紧,去杠杆大势下,2017年下半年,海航进入“卖卖卖”模式。从纽约、伦敦、旧金山、悉尼的写字楼,到美国、西班牙的酒店,以及香港、大陆的土地。虽两年过去,2019年上半年仍然负债率极高。数据显示,2018年末,海航集团短期借款、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及其他流动负债合计1810.97亿元,货币资金902.47亿元,资金缺口908.5亿元。然而到了2019上半年,虽集团已努力还债,但资金缺口仍不降反升,至971.45亿元,资产负债率上升至72.07%。

对于未来,陈峰指出的方向是,2020年是海航化解流动性风险的决胜之年。“我们必须清醒认识到,贯彻落实好化解流动性风险的整体方案,不仅是海航的主体责任,也是政治责任,更是海航的中心工作和总的任务。”

03

178岁的旅游巨头

托马斯库克轰然倒塌

2019年9月23日,被称为全球第一家旅行社的老牌旅游集团托马斯库克,向英国高院提出破产清算。数据显示,2019上半财年亏损高达15亿英镑,其中商誉减值达到惊人的11.5亿英镑,资产负责率也飙升至126%。

据公开信息,因公司的预订、度假及航班业务全部停止,彼时托马斯库克有60万名在国外度假的客户滞留被困,其中包括15万英国人,英国官方不得不出面收拾残局,但也需不短时间。托马斯库克超2万名的员工也面临失业风险,由其串联构建的产业链也面临断裂之虞。

虽然此前因为以核心贷款银行为代表的主要债权人在最后一刻加价2亿英镑,复星旅文重组托马斯库克的希望化为泡影。但最终在2019年11月复星旅文宣布斥资1100万英镑(约合人民币1亿元)收购了马斯库克的商标和知识产权。

据知情人士称,复星旅文将于今年上半年推出一个重新打造的旅游平台,将现有的旅游服务集中在一起,使用托马斯库克的名字,目的是吸引游客,尤其是那些熟悉这个名字的欧洲游客。

04

疯狂扩张引致命危机

腾邦国际实控人让出控制权

2019年8月26日,腾邦国际(300178.SZ)发布公告称,中科建业高新技术有限公司中科建业将成为公司单一拥有表决权份额最大的股东,中国科学院行政管理局将成为公司实控人。

腾邦国际官网

此前腾邦国际资金链断裂,8月9日腾邦国际发布公告称,因拖欠票款2.17亿元,5家子公司收到国际航空运输协会发出的《关于终止客运销售代理协议的通知》。此外,因借款合同纠纷,腾邦国际及其子公司的45个银行账户被冻结。

早在10月30日,腾邦国际(300178.SZ)发布2019年第三季度报告:前三季度,腾邦国际实现营业收入31.68亿元,同比减少29.25%;实现净利润-1.34亿元,同比下滑145.75%;扣非净利润-1.35亿元,同比下降-164.69%。

腾邦国际疯狂的对外扩张,遇上宏观经济紧缩,融资难,以致陷入2.17亿元债务危机;再遭航协封杀,根据国际航协的有关规定,国际航协终止了与腾邦国际签署的客运销售代理协议,并取消腾邦国际的国际航协认可客运代理人资格。腾邦国际陷入资金链断裂和主营业务遭遇毁灭性打击的双重危机,终致使易主。

05

山水文园大裁员

收上百件诉讼赔偿

IP不是神丹妙药

年关难过。2019年12月10日,网上流传出的一份山水文园内部裁员资料:“集团公司只留65人,大部分同事将离职,离职同事工资开到12月30日。”自2019年中始,山水文园现金流状况捉襟见肘,紧接着先后收到227件裁判文书,裁判内容涉及建设工程纠纷、买卖合同纠纷、借款合同纠纷、劳动者争议纠纷等多项案由。

起家于地产行业的山水文园自2014年开始进军文旅领域,相继牵手美国六旗、加菲猫、可口可乐、派拉蒙等国际IP,曾先后宣布将在浙江、重庆、南京三地打造11个主题公园,扩张脚步之快令人咋舌。

山水文园短时间内铺开一个大摊子,资金需求量巨大,但能反哺文旅项目的房地产又遭遇销售遇冷,自然出现现金流断裂。文旅行业从来都不是能赚快钱的行业,而是需要慢慢培养口碑、打磨产品。

另据透露,山水文园企业管理问题严重,水文园组织结构极其庞大,总经理级别两百多人,月薪四五十万,每人配备3个秘书,但这批职业经理人短期内很难为公司提供任何实际性价值。

06

实控人一次性质押94%所持股份

三湘印象一年巨亏11.54亿元

2019年11月12日,三湘印象股份有限公司(000863.SZ,以下简称“三湘印象”)发布公告,公司实控人黄辉目前持有三湘印象累计为1.77亿股,其将一次性质押94%的所持股份,质权人为浙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分行。

(图片来源:三湘印象官网)

作为一家老牌房企,三湘印象在“地产+文化”的双向产业转型中非常不顺利,曾斥收购观印象艺术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观印象”),但对方公司连续3年未达成业绩承诺,遭深交所问询。此外,张艺谋等知名导演在合作期满后未续约也对三湘印象的文化演艺项目拓展产生巨大影响。

2015年7月,三湘股份公告称,为实现“地产+文化”的全面转型发展战略,以溢价18.64倍作价19亿元收购观印象100%股权。观印象前身是由张艺谋、王潮歌、樊跃三位导演发起的北京印象文化艺术中心,是国内最有名的旅游演艺品牌之一。观印象旗下的是以山水实景演出为特色的《印象系列》歌舞剧。

令黄辉没想到的是,三年过后的2019年5月28日,因为观印象而收到深交所的问询函,连发14问,观印象2018年商誉减值11.54亿元的合理性,以及“是否存在利润调节的情形”,“张艺谋、王潮歌、樊跃3年服务到期后是否影响业务经营”。

07

1186家A景区遭处理

5A景区路在何方?

2019年8月,5A景区“乔家大院”被摘牌,四川省乐山市峨眉山景区、云南省昆明市石林景区”等6家5A级旅游景区被警告。2019年11月,文化和旅游部发布数据,在2019年市场整治暨景区整改提质行动中,全国复核A级旅游景区5000多家,涉及一半以上的A级景区,其中1186家景区受到处理。

被警告的原因中居于前列的是:游客投诉率长期居高不下,游客人身财产安全事件频发,黑车、黑导游拉客现象严重等,此外还有旅游厕所数量不足,垃圾乱堆乱放,安全提示严重不足等等。

按照有关要求,创建国家5A级旅游景区主要围绕服务质量与环境质量、景观质量两项内容开展,其中第一项内容共分为8个大项、44个分项,总分1000分,第二项内容分为2个大项、9个分项,分值100分。据了解,成功创建一个5A景区,一般需要投入较多的资金进行升级改造,创建周期一般不少于一年。

随着主管部门的重拳出击,加强旅游景区质量管理、提升旅游景区品质、净化旅游消费环境,显得越发重要,那些能够保留下来的5A招牌含金量将越来越高。5A景区要想在现行的动态管理中处于不败之地,其本身就需要完成系统性的调整与转型:如何在相同的标准要求上,超越标准并融入非标准化的内容,结合景区及周边特色并突显个性和特色,将是5A景区可持续发展的必答问题。

08

2019年酒店业怎一个“冷”字了得

2019年酒店业主要业绩指标出现了断崖式下降,行业再次入冬。浩华公司2019年8月发布了当年下半年景气指数仅为-32,这一指标已逼近2013年下半年的最低值。

2019年第四季度,各上市公司纷纷发布前三季度财报,其中经济型酒店RevPAR,锦江[600754]一二三季度继续分别下滑6.9%、8.1%、8.6%;华住[HTHT]一二三季度分别下滑-0.1% 、2.0% 、3.7%;首旅如家一二三季度继续分别下滑2.4% 、3.9%、6.5%。中高端酒店RevPAR,锦江[600258]一二三季度分别下滑1.2%、5.6%、5.4%;华住一二三季度分别下滑1.1% 、2.4% 、3.9%;首旅如家一二三季度分别下滑6.8%、3.2% 、5.2%。

此外2019年这三大上市公司的市值纷纷缩水,锦江酒店由2018年的40亿美元下滑到今年三季度的32亿美元;华住由2018年的124亿美元下滑到今年三季度的102亿美元,首旅如家由2018年的33亿美元下滑到今年三季度的23亿美元。

经济下行,在整体需求呈明显的下降趋势之时,大量供给的集中涌入,无疑会使已经十分寒冷的行业再度雪上加霜。数据显示,2019年第三季度又有661个新项目(80,692间客房)正在筹建中。截至2019年9月末,已有658家新酒店(92,932间客房)开业,预计到年底还将有363家新酒店(45,799间客房)开业。

09

文旅小镇四大“死亡”原因

理想很美好,现实很骨感。2019年很多企业家在特色小镇的路上已经走上不归之路,只有投入没有产出,没有商业模式,进入“死亡名单”:成都龙潭水乡古镇、余姚模客小镇、常德德国小镇、常州杨桥古镇和宜昌龙泉铺古镇等等。

成都龙潭水乡古镇

很多特色小镇完工之日,即是小镇死亡之时。特色小镇死亡无外于以下四大原因:1、缺乏顶层设计,同质化现场严重,缺乏创新;2、策划和设计人员未对小镇运营和商业模式进行分析,无法落地;3、产业联动不够,产能不足,小镇难以实现持续发展;4、企业运营意识不足,尤其是缺少专业的小镇运营团队。

特色小镇的核心是产业,不是房地产,不能本末倒置。特色小镇的核心是产业,是内容为王,而不是平台为王。策划好一个特色小镇,只是万里长征第一步,后面的资源整合工作更为重要。特色小镇的投资主体本质上是运营商,而不是开发商,运营商的主要工作就是搭建平台、整合资源,其中资源包括产业资源、IP资源、运营资源、渠道资源、人才资源等。

10

情怀民宿落尽泛华

重新上路

相关数据显示,2019年无论是知名连锁品牌还是单体民宿客栈都不约而同地陷入经营困境,有的已然撤出,很多处于资金链断裂边缘。众多民宿连锁众筹品牌暴雷,多数是因为经营不善,原因既有大环境上同质化产品供过于求,而市场需求急剧下降;也有因自身情怀而头脑发热,投资不谨慎,低估民宿经营的复杂性,高估个人能力和资源。

三年狂飙之后,中国民宿行业虽已不在初级阶段,但却具备初级阶段的特征,鱼龙混杂、泥沙俱下。从产品上看民宿同类化、同质化严重;从选址来看过于集中,密度极高;此外民宿渠道被OTA绑架,淡季入住率极低,能赚钱的民宿客栈为数极少。

很显然,受制于中国民宿准入政策、资本市场、农村土地制度和复合型人才奇缺的现状,中国非标住宿连锁化经营注定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缓慢前行,而如今单体民宿的经营也并非坦途。从本质上看,非标住宿早已过了赚快钱的时代,也从来都是投资大,收益低,周期长的行业,其出路要么是规模化和多品牌化;要么就是单店化、特色化和高价格。

版权声明:原创内容版权归新旅界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摘录或转载的第三方内容,仅为分享和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新旅界的立场,也无法保证其真实性,转载信息版权属原媒体及作者。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擅自转载使用,请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一周热门 更多 品牌栏目
更多 文旅高层说
更多 文旅大咖说
更多 评论员专栏
  • 曾博伟

    博士,长期负责中国旅游发展战略制定、主持旅游政策研究和旅游体制机制改革工作,执笔起草众多国...

  • 魏翔

    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经济学博士、副教授,青禾研究联席专家

  • 刘锋

    北京巅峰智业旅游文化创意股份有限公司创始人、教授、博士;国际休闲经济促进会副主席,财政部政...

  • 王兴斌

    曾任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旅游研究所所长,国务院特殊贡献专家津贴获得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