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旅界快讯 > 正文

好消息不断传来!那么,2020旅游业会迎来“破产”潮吗?

2020-02-10 10:13:37 新旅界 吴亚

旅游业如何渡过这次“大考”?

随着疫情的发展,如何挽救被疫情重创的经济和中小企业,已经被提上日程。旅游业作为受冲击最严重的产业之一,全产业链面临重压。2月5日文化和旅游部办公厅下发通知:为进一步做好文旅系统疫情防控工作,支持旅行社积极应对当前经营困难,文旅部决定向旅行社暂退80%旅游服务质量保证金。

2月7日, 财政部、税务总局联合发布《关于支持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有关税收政策的公告》,公告明确,交通运输、餐饮、住宿、旅游四大类困难行业企业,2020年度发生的亏损,最长结转年限由5年延长至8年。消息一出,业界拍手称快,信心提振。

新冠病毒肺炎疫情爆发以来,一幕幕似曾相识的场景将旅游人的记忆拉回到17年前。那一年,受SARS疫情影响,我国入境游、出境游和国内游三大市场受到严重冲击,入境游和国内游在甚至出现十年不遇的首次下降。旅游走过2003,迎战2020!业界所担忧的旅游行业“破产潮”,会发生吗 ?旅游业如何渡过这次“大考”?

SARS封禁3个月

2003年3月,SARS全面爆发。抗击SARS,全国响应。

SARS被列入法定传染病,依照传染病防治法进行管理。国务院颁布了《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条例》,卫生部制订了《传染性非典型肺炎防治管理办法》,完善疫情信息报告制度和预防控制措施,把防治工作纳入法制化轨道;国务院成立防治非典指挥部,吴仪副总理任总指挥,各级地方政府实行统一指挥,整合医疗卫生资源;加强交通检疫,建立追踪寻访机制,民航、铁路、轮船、长途汽车都建立旅客监测、等级、跟踪等制度……

SARS对我国旅游业造成了怎样的影响?通过2003年7月在青岛召开的“全国恢复与振兴旅游工作座谈会”上,披露的相关数据或可一窥究竟:

2003年头两个月,我国旅游业开局良好。1、2月份累计,全国共接待入境旅游者1586万人次,实现旅游外汇收入32亿美元,同比分别增长9%和14%。国内旅游仅春节黄金周全国就接待5947万人次,旅游收入达258亿元,同比分别增长15%和13%。出境旅游同比增幅则高达45%。

但3月份后半段,随着部分地区疫情加重和疫区扩大,特别是世界卫生组织和各主要客源国陆续发出对华旅行劝诫,我国各项旅游活动迅速萎缩;到4月底,全国有组织的入境旅游、国内旅游和出境旅游活动基本停顿,全月入境旅游人数同比下降30%,其中外国人下降54%,国际旅游外汇收入下降 49%;5月份SARS影响进一步显现各项旅游活动跌入谷底,全月入境旅游人数同比下降31%,其中,外国人下降 71%,国际旅游外汇收入下降 59%。进入6月份,国内旅游市场开始有限度的恢复,但入境旅游依然处于谷底。

就各地旅游业所受影响来看,受损程度却大体相当。4-5月份,广东、北京、天津、山西、河北、内蒙古等六个非典重点疫区,旅游住宿设施接待入境旅游者同比下降71%;同期,在没有疫情的海南、西藏、青海、贵州、云南这五个省区,旅游住宿设施接待入境旅游者也同比下降了70%左右。

来自企业层面的数据,也印证了SARS所带来的冲击。

据携程旅游平台发布的大数据显示:SARS疫情期间,携程机票和酒店预订成交量较上年同期出现明显下滑,这种下滑趋势集中体现在2003年第二季度。其中,机票预订成交量较上年同期减少33.39%,酒店预订方面,2003年Q2,携程酒店预订量较上年同期减少25.08%。受SARS疫情影响,截至2003年9月30日,携程营业收入减少2920万元人民币。

“旅游业是集行、游、住、吃、购、娱等服务为一体的综合性大产业,从诞生之日起就要面对各类突发事件,经历过2003年SARS、2009年甲型H1N1流感、境外国家和地区灾害、政治、经济等各类危机。其中,流行性传染病对旅游业的冲击是最大的。一旦发生这种突发的、大面积的卫生事件,旅游行为都将全面停止。”旅行达人黄大象告诉新旅界(LvJieMedia)。

1997年-2017年,黄大象在云南省旅游发展委员会工作。先后任云南省旅游信息中心主任(2003-2014年)及市场开发处处长(2014-2017年),现任云南省自驾车与房车露营协会书记、执行副会长。

“两次疫情有一定的可比性,但也不具备太强的可比性。就这次疫情的影响,从损失数据看,肯定比当年SARS对旅游业损失更大。”黄大象说道,2020的中国旅游业市场早已不可同日而语,也使得本次疫情的“冲击面”更广。

疫情的冲击,会让旅游业一蹶不振了吗?历史的回答是,不。

“2003年6月,吴仪副总理到国家旅游局考察工作。一方面,她对国家旅游局和旅游全行业在抗击非典斗争中所做的出色工作和做出的贡献表示高度肯定,另一方面她指出要将旅游业恢复发展工作抓紧抓好,夺取抗击非典和旅游发展的双胜利。”北京联合大学中国旅游经济与政策研究中心主任曾博伟告诉新旅界。

他指出,在此后2003年7月召开的“全国恢复与振兴旅游工作座谈会”上,国家旅游局便宣布以重塑旅游业整体形象为重点,全面推进旅游业恢复与振兴计划。按照启动恢复期(2003年下半年到2004年上半年)、基本恢复期(2004年下半年)和全面恢复期(2005年)三个阶段,大力恢复入境旅游,积极恢复国内旅游,稳步恢复出境旅游。

随着与SARS疫情的抗争在全球范围内取得了胜利,以及国家向行业释放的信心和相关政策措施的刺激,2003年7月旅游行业迎来了“报复性”增长。在家里憋了好几个月的人们,纷纷走出家门去旅游,中国旅游市场也迎来了快速复苏。

携程旅游线下门店

这种复苏,直接反映在了旅游企业的营收上,最具代表性的企业便是携程。2003年7月,携程机票订单成交量同比增长200%,环比6月增加82%,并超越非典前1月份31%。截至2003年12月31日,携程凭借24小时电话预订中心,共售出60万张机票,占年度总营收的11%;2003年携程酒店业务创造了1850万元的收入,占当年总营收的84%。

得益于酒店和机票业务的强势增长,2003年携程实现营业收入1.827亿元人民币,较上年同期增长73.5%。得益于营收增长和企业所得税的优惠政策,携程在2003年实现净利润5380万元人民币,较上年同期增长279.1%。2003年12月9日,携程成功登陆美国纳斯达克,创下3年内纳指IPO首次涨幅最高的记录,并成为互联网泡沫破裂以来,第一家赴美上市的中国公司。

2020开局之殇

不仅仅是如携程这样的旅游企业,当今巨头公司阿里、京东、新东方在经历SARS的“特殊时期”,也将“不利”转化成了“有利”,在 SARS后变得更强大了。回到2020,在曾博伟看来,本次新冠病毒肺炎疫情对旅游业的冲击主要体现在两大方面。

“疫情袭来,受灾最明显的还是旅行社、景区和住宿业。本来是一个黄金周,是个挣钱的时间。像2003非典一样,随着各种旅游活动的停止,今年旅游业的经济损失已经无可挽回,因此今年旅游业全行业的亏损可能很难避免。”他说道,第一方面是,新冠病毒肺炎疫情带来的可见的直接性经济损失。

在旅游业中受冲击最大的应该是旅行社:一则是根据文化和旅游部办公厅1月24日下发的《关于全力做好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暂停旅游企业经营活动的紧急通知》,全国旅行社及在线旅游企业暂停经营团队旅游及“机票+酒店”产品,在疫情期间全部暂停;二则是旅行社此前已为春节黄金周垫付了大量旅游产品的资金, 在旅游活动暂停颗粒无收的情况下,还需处理旅游合同纠纷,全额退款更是让其雪上加霜。

第二个受冲击比较大的是旅游景区,2020年“战疫”期间,针对景区的措施更加严格,景区在此期间完全是损失惨重;第三个是住宿业,传统酒店业的损失是显而易见的,更为惨重的应该是“小老板”占绝大多数的民宿业,尤其是二房东这样的形式。当然,除了上述三个行业,其他的诸如餐饮、旅游演艺等行业也会受到冲击。

第二方面,则是疫情给文旅人带来的心理压力和精神压力。文旅人虽然不是战斗在一线的医疗机构,但配合国家防控疫情的需要和相关政策文件的要求,文旅人彰显了高度的责任与担当,不管是旅游企业本身,还是每一个旅游从业人员都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最为重要的一点,也是最容易被忽略,则是疫情对于游客方的影响。疫情期间所有的旅游行为都停止了,疫情结束之后,要想恢复游客的出游信心,需要一定的时间。”他说道。

自新冠病毒肺炎疫情爆发以来,旅游业一夜“入冬”。本次疫情,是否会导致行业出现大面积的破产潮呢?

曾博伟表示,一方面我们要看到17年来,中国旅游行业发展背后的韧性和潜力。放眼全球,中国旅游业从弱到强,已成为世界旅游市场中的重要角色。立足国内,随着旅游供给侧改革的不断深化和行业的不断自我革新,新需求、新技术、新产品、新模式,多样化、多层次、参与感强、文化味浓旅游新业态不断崛起,行业焕发生机。

“总体来讲,对于旅游业内的国有企业、上市公司、大型集团融以及民营的中小旅游企业,特别是资产规模非常小的轻资产旅游企业而言,出现大面积的破产、倒闭等情况还是不太可能。”他说道,本次疫情冲击带来的不可避免的损失,则是每一家企业每一个从业人员都将面对的,出现大幅度的利润减少或者业绩亏损是在预期的。

“也会有一部分企业,因为资不抵债受损过重或后期经营能力丧失而破产。这部分企业,能否得到一定的支持和救助就非常关键了。”他补充道,还需警惕一些从业者因为对旅游行业丧失信心,从而退出行业,这对行业将是沉重的损失。

咬牙坚持谋恢复

那么,熬过SARS正迎战新冠病毒肺炎疫情的旅游业,如何渡过这次“大考”呢?

“目前来看,相对于2003年的非典,最大的不利因素在于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潜伏期长,传播更为隐蔽,防控难度更大;有利因素在于政府的防控经验和应对能力总体上有很大提高,舆论监督逐步到位,同时防范疫情的反应速度和举措也远胜过2003年。”曾博伟说,2003年SARS之后,业内形成了一个共识,旅游业敏感(sensitive),但不脆弱(fragile)。只要最为最根本的、最核心的市场需求还在,旅游业就有重新崛起的基础和希望。

他说道,一方面尽管现在伴随病例数量的快速增加,疫情和舆情一起发酵,民众精神高度紧张。但随着应对疫情走上正轨,有理由相信在今年一季度,对疫情的战斗有望取得阶段性胜利,这将为后续旅游业的复苏赢得更多时间。

另一方面,在这样的背景下,行业在服从大局,积极解决相关问题的同时也需开展“自救”行动,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让企业自身和企业员工对未来保持信心。现在正是疫情的爬坡期,艰苦的时候要咬咬牙坚持住,修炼内功等待回暖的那一天。“这是国殇,我们也应该相信国家会在疫情结束之后重点考虑,去为行业争取相关政策的支持与帮助。同舟共济,黑暗总会过去。”他表示。

事实上,行业里也有越来越多的旅企开展抗御、自救等行动。

例如,众信旅游(002707.SZ)在2月4日发布“致全体投资者”公告称:从2003年经验来看,预期疫后旅游市场反弹;本次疫情将使旅行社行业进一步整合,行业集中度进一步提高;公司已开始制定疫情过后的产品计划和资源采购计划,布局增速较高的环节和市场;公司除了旅游批发零售、整合营销,业务触角还延伸至游学、移民置业、货币兑换、购物退税、海外资源运营等与旅行相关的诸多领域,并已经取得了较好的成绩,这些因素都将对公司全年业绩修复带来积极正面影响。

(图片来源:《众信旅游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致全体投资者》)

再比如,在线旅游平台携程向其平台上的机票、酒店、旅游度假等领域合作伙伴宣布推出“同袍”计划,包括9项具体措施,投入10亿元合作伙伴支持基金和100亿元额度小微贷款,与百万合作伙伴同舟共济共渡难关。

另一方面,好消息也传来。在文化和旅游部办公厅2月5日下发的通知中,明确提到:为进一步做好文旅系统疫情防控工作,支持旅行社积极应对当前经营困难,文旅部决定向旅行社暂退80%旅游服务质量保证金。

文旅部:暂退旅行社80%质量保证金

显而易见的是,面对即将到来的一段“艰难岁月”,每一家文旅企业,每一个旅游人都在思考并行动着。来自政府层面的相关措施和保障,也有望陆续出台。未来如何走?新旅界(LvJieMedia)将继续关注。

版权声明:原创内容版权归新旅界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摘录或转载的第三方内容,仅为分享和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新旅界的立场,也无法保证其真实性,转载信息版权属原媒体及作者。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擅自转载使用,请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一周热门 更多 品牌栏目
更多 文旅高层说
更多 文旅大咖说
更多 评论员专栏
  • 曾博伟

    博士,长期负责中国旅游发展战略制定、主持旅游政策研究和旅游体制机制改革工作,执笔起草众多国...

  • 魏翔

    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经济学博士、副教授,青禾研究联席专家

  • 刘锋

    北京巅峰智业旅游文化创意股份有限公司创始人、教授、博士;国际休闲经济促进会副主席,财政部政...

  • 王兴斌

    曾任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旅游研究所所长,国务院特殊贡献专家津贴获得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