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旅界快讯 > 正文

今年五一的旅游行业,除了惨没有什么可说的

2022-05-06 10:11:34 新旅界 姚竹君

当“跨省游”缩减至“市内游”,五一黄金周的那点“黄金”,几乎悉数送给了露营。

“有时候记者来采访我,我都觉得现在对旅游行业几乎没什么能再说的了。就是惨啊……”

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中国文化和旅游产业研究院副教授吴丽云在接受新旅界(LvjieMedia)采访时忍不住一声长叹。作为旅游业的专业学者,她时不时要对行业进行研究评论,但疫情形势愈发严峻,出行管控也越发严格,有时她也会觉得,除了一个惨字外无话可说。

\

图源:摄图网

今年的五一格外寂静。奥密克戎带来的严峻形势让全国都严阵以待,旅游业的生存空间被持续压缩,第一个营收高峰期以惨烈收场,而端午假期令人难以指望。

但另一方面,人们的出游热情能倾泄的出口越少,爆发的力度也就越强。五一黄金周的那点“黄金”,几乎悉数送给了露营,疫情后本就处在风口的露营赛道自今年清明起便一路起飞,飞完了整个五一,市场供不应求,凸显出一个“狂热”。

整体来说,2022年的五一“黄金周”,除了露营行业外没有黄金。

数据之下的寂静与惨淡

太多数据能被拿来佐证行业的惨淡。“旅游业上半年就没过过什么好日子,大家也都有心理准备,知道这个黄金周估计也不怎么行了。”吴丽云说。

根据文旅部数据,2022年“五一”假期5天,全国国内旅游出游1.6亿人次,同比减少30.2%,按可比口径恢复至疫情前同期的66.8%;实现国内旅游收入646.8亿元,同比减少42.9%,恢复至疫情前同期的44.0%。

从与往年的对比可以看出,虽然这一数据看起来“略微好于”2020年,但仍然足够惨淡。2021年的五一数据虽然“人多花钱少”,但已能算是近三年中唯一的亮色。当时的人们对2022年的五一或许还有所期待,而现在,大概很难有文旅人有勇气对2023年的五一抱有幻想。

更何况,虽然今年的数据已足够惨淡,其实并没有多少人信这个数据——即便不提自疫情后就一直在生死线上挣扎的旅行社,光是景区、民宿、酒店,就有许多人反映:没见到这“44%”。

\

近年黄金周旅游数据对比(制表:新旅界)

往年,各省都会在黄金周过后公布一下自己的旅游数据,但今年这一传统被打破了——就各地对出行的限制程度来看,经营惨淡已是必然,统计都显得有些画蛇添足。

其他数据也同样惨淡。

铁路方面,4月30日-5月4日假期期间,全国铁路每天发送旅客在235万-440万人次之间,而在去年五一假期,全国铁路每天发送旅客量在1300万-1900万之间,客流量相差4至5倍。

民航方面,根据航班管家发布的《2022年五一假期民航运行简报》,五一假期(4.30-5.04)中国民航执行客运航班量1.75万班次,日均航班量为3501班次,同比2021年五一假期下降74.6%,航班执行率为23.4%。

\

图源:摄图网

大交通如此,大住宿更不必说。据去哪儿日前发布的大数据显示,今年五一多城市酒店价格创新低,攀枝花、海口、自贡、玉溪等城市的高星酒店,黔东南、成都、济南、重庆等城市的中低星酒店,其平均价格均创近5年来同期价格新低;北京、成都、重庆、西安、杭州、三亚等城市五一部分豪华酒店预订价格仅为去年的一半。

这无疑要归因于严格的出行限制政策。各地在假期前就相继发布了“本地过节”的倡议,山东、江苏、浙江、山西、黑龙江等十余个省份内多个高速直接封闭,乘交通工具出行则必须持48小时核酸检测证明,这让“省内游”也吃了闭门羹,人们的出行范围被缩小至“市内游”,

最具代表性的或许正是被按下静音键的北京。“五一”假期期间,北京市餐饮经营单位暂停堂食、转为外卖服务,倡导市民“回家做饭”,坚决抵制户外聚餐行为。景区则限流50%开放,部分郊区景区持续闭园,酒店民宿需要持48小时内的核酸阴性证明方可入住。甚至连北京的“引力极”——环球影城都自五月一日起关闭至今。

\

环球影城闭园公告 图源:北京环球度假区公众号

“今年五一可能实际上是最惨的一年。”吴丽云表示。“已经三年,很多企业,无论是旅行社还是酒店民宿,可能都没资本再熬下去了。而且,现在很难说端午或之后的旅游市场会怎样。一切都视之后的防疫情况而定。”

“今年几乎没什么人”

北京上海的“陷落”影响的不只是本地,还有许多依赖这些一线城市游客的旅游目的地。

“今年几乎没什么人。”青海冷湖火星营地,火星移民局局长袁振民告诉新旅界。该营地是中国首个火星研学旅行实践教育营地,位于青海省海西州茫崖市冷湖地区,其附近的冷湖俄博梁生态旅游区因类火星地貌,被誉为“地球上最像火星的地方”。

\

火星营地 (图源:火星营地公众号)

冷湖火星小镇业务主要分为两项,一个是面向青少年的火星研学,培养火星移民工程师;面向成人的模拟登陆火星的深度体验,含3个火星登陆科普课程、太空舱住宿等全套体验服务,面向科学、科普爱好者,客单价约1500元左右;另一个是面向中高端自驾游客的“火星信号源体验项目”,该体验项目是冷湖火星小镇联合青海省基础测绘院、武汉大学、上海交通大学、中国联通等机构,基于“5G”技术和“中国北斗卫星导航系统”研制开发的“北斗+5G”天地一体化智慧旅游体验项目,其中融入了“北斗高精度定位+高精度电子地图+电子导游+电子救援+运动体验+研学旅行”等功能,致力于冷湖俄博梁雅丹地质环境保护和沉浸式智慧旅游体验。体验价格为500元/每套/5小时,人均消费100元左右。

袁振民表示,疫情第一年营地受影响不大,甚至因项目体验感特别而变得非常火爆,在4月-10月期间一舱难求。意料之外的爆红让营地工作人员甚至“忙不过来”。2021年虽然暑期有疫情,但十一期间就恢复了过来,也火爆了一段时间。但今年五一,营地几乎没人。“我们核心客源来自北上广深和川渝,现在这些地方大部分都封着,对我们影响很大。”

而即便有些客源城市没有对跨省游做出限制,对他们来说,来营地旅游也几乎不可能。“来我们这边需要在兰州或西安转车或转机,但停留当地4小时以上行程码就可能带星号,进入冷湖需要48小时内的核酸证明和隔离三天甚至七天。这就几乎把来这里的路堵死了。”

外省游客彻底断绝,就只能依赖本地游客。但袁振民表示,本地游客对高端研学产品需求较低。火星信号源体验项目并未堵死,但由于这一项目客单价较低,为项目带来的收入较为有限。“五一冷湖俄博梁生态旅游区大概一天能租出去五个火星信号源吧。”

\

图源:火星营地公众号

不仅是这个五一,早在火星营地的“火爆期”她便感受到了疫情对旅游业的残酷影响。“2020年时我想招管理人员还很不好招,只能招到基层的操作人员。但去年和今年再招管理层就很好找了,许多服务过高端民宿和酒店的高素质人才都是在疫情期间原工作受到严重影响,想挑战下不同的环境,才愿意来我们这么偏远的地方寻找发展机会。”

新式营地难过,传统景区无疑也并不好过。

“原来即便跨省游熔断,我们也还有本省的游客,但现在连跨市都不行,从别的县市来的车辆直接不让下高速。”某人文景区的管理层人员无奈苦笑。2021年,虽然也有跨省游熔断限制,但其所在景区营收与客流量都超过疫情前近一半,成为当地“顶流”;而今年,“省内游”缩减至“市内游”,景区彻底“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她告诉新旅界,景区也看到了现在露营等业态非常火热,如果是自然景区,说不定可以向这个方向转型。但人文景区不具备这一条件,原有的住宿饮食等营收占比较大的二消项目,本市游览者自然鲜少买账。现在即便还有一定流量的游客,但他们的消费频率与往年的不可同日而语。

但她还是在朋友圈分享了许多游客前来景区游览的照片,并开始规划利用本景区工作人员多做一些适应本地市场的活动策划。“大家都知道现在很惨,我们主要是想提振一下行业信心。开源不成就节流,总要生存下去的。”

“黄金”流向露营

疫情后,露营本就是热门赛道,但今年露营的热度达到了其历史性的峰值,成为各大OTA五一报告中的最大亮色。这个五一假期,所有的热闹几乎都在“露营”二字上。

携程数据显示,五一假期首日,“露营”在平台的访问热度达到历史峰值,搜索热度环比上周增长90%。广州、深圳、博罗的露营地热度最高,珠三角地区用户最热衷于搜索相关内容。在五一假期露营热度最高的广州,酒店及民宿累计订单量较清明假期增长130%。五一假期,携程平台上带有“露营”标签的相关酒店、民宿订单量较清明假期增长153%。

\

去哪儿大数据显示,今年五一假期期间,露营相关产品(住宿、出游)的预订量是去年的3倍,可以露营的公园门票销量同比去年涨幅超4成,部分城市露营地周边酒店预订量同比去年涨幅达1.5倍。广东、深圳、湖南、浙江、江苏地区露营用户增幅较快,同比上一周最高涨幅达3倍。去哪儿旅行商城负责人任天表示,露营的大众玩家增加是今年的新趋势,自动帐篷、天幕、折叠桌椅等露营刚需类部分商品节前一周已经告罄。

马蜂窝旅行玩乐大数据显示,川渝地区露营热度涨幅最高,“都江堰露营”热度上涨240%。广州、甘孜、深圳、武汉、成都均有热门营地上榜。近一周各地“露营”相关搜索热度平均涨幅超过130%

可以看出,现阶段民宿行业较为发达的华东及华南地区在露营上同样占有优势。同时,虽然自带帐篷、自备食水的自由露营也广受欢迎,但“野奢露营”和“精致露营”更受欢迎。

奇幻谷茶野里野奢帐篷露营地(下文简称茶野里营地)的存在正是这种观点的佐证。该营地位于超大野奢度假园综合体——德清上渚山奇幻谷内,12间帐篷全都拥有独立整体卫浴、空调、悬挑阳台,以全境森林为背景,漫山杜鹃谷为邻,面朝整面坡度原生态茶园,包含3个野趣公共空间,客单价在1100-2300元之间。高端的服务品质令其登顶携程口碑榜全国十大露营地榜单第一名,在五一假期内全部满房。“每天接电话都是在解释已满房无法再接受预定”。主理人徐士超告诉新旅界。

\

茶野里营地(图源:上渚山奇幻谷公众号)

茶野里营地自2020年7月开始营业起便一直广受欢迎,节假日、周末基本都会满房,五一、十一等长假前后的半个多月也都会满房。整个营地基本没有淡旺季之分,但春夏更为热门,因为樱花、杜鹃、紫藤、玫瑰等花朵正是茶野里的招牌风景。

徐士超表示,只要前来住宿,度假者就可以在九曲花街、紫藤湾、奥斯汀月季园等地漫游花海;也可以在熊猫馆近距离观看国宝大熊猫、在萌宠乐园能让游客与动物亲密接触;如果对户外项目感兴趣,也可以自费体验户外探险基地、悟空单车俱乐部泵道等地体验皮划艇、攀岩、泵道单车等户外运动。同时,营地还包含茶野里吧、多媒体会议室、草坪篝火、露天ktv等配套设施等配套设施。奇幻谷景区还会在各花期举办不同主题的花朝节,节假日策划多种多样的主题活动,如文创市集、烧烤、民谣音乐秀等。这些活动也同样吸引了许多在营地度假者的参与。

\

茶野里营地(图源:上渚山奇幻谷公众号)

这一流量还有带动效应。根据携程数据,奇幻谷茶野里野奢帐篷露营地的周边酒店五一假期订单量增长67%,露营地所在城市湖州在五一假期的整体旅游产品订单量增长54%,酒店、民宿订单量分别增长57%、144%。

在吴丽云看来,露营产品的崛起是一种必然。“ 疫情期间大家经常被关在家里,那能接触到自然的产品就成了‘刚需’;工作和疫情都令人神经紧绷,大家也都需要给自己一个放松的机会。露营同时满足了这两样条件。”

而精致露营的“胜出”,则与人们现阶段消费升级后对度假产品的偏好,对品质与服务的高要求分不开。“大家还是偏好有内容和体验,环境好、品质高,自己不用太操心的度假式露营产品。而且这也是露营产品的一种升级过程,相比于原来提起露营就是自己搭帐篷做饭,现在的露营产品正变得更加高端多样,能满足不同客群的需求。”

\

茶野里营地(图源:上渚山奇幻谷公众号)

露营的崛起或许能够很好地说明,即便“行业开口”越来越小,人们的出游热情也永不会变。虽然今年的五一黄金周除了露营外没有黄金,但仍然或多或少可以看出,有优质内容和体验的高端度假产品仍能在市场上占据一席之地。

至于旅游业整体情况将会怎样,或许确实只能视防疫政策而定了。

版权声明:原创内容版权归新旅界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摘录或转载的第三方内容,仅为分享和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新旅界的立场,也无法保证其真实性,转载信息版权属原媒体及作者。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擅自转载使用,请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一周热门 更多 品牌栏目
更多 文旅高层说
更多 文旅大咖说
更多 评论员专栏
  • 吴志才

    华南理工大学旅游管理系教授,博导,华南理工大学广东旅游战略与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广东省乡村振...

  • 赵晋良

    新旅界特约评论员,暨南大学旅游管理专业毕业,从事主题公园研究及相关工作12载,现就职于中国旅...

  • 余良兵

    现任永行资本董事总经理,负责消费升级各细分行业的投资。此前曾长期服务于中青旅,曾先后负责投...

  • 曾博伟

    博士,长期负责中国旅游发展战略制定、主持旅游政策研究和旅游体制机制改革工作,执笔起草众多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