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上市公司 > 正文

开元酒店十四年港股上市梦 这次终于要圆了吗?

2018-08-29 14:31:24  新旅界 王薪宇

营收停滞,利润暴增。

在上市路上徘徊了十四年的开元酒店,又一次向“终点”发起冲刺。

8月23日,浙江开元酒店管理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开元酒店”)递交香港上市申请。开元酒店是开元旅业集团旗下最核心的板块,主要在中国从事中高档连锁酒店的经营及管理,截至2018年4月30日,开元酒店旗下共有130家已开业酒店,逾3万间客房,遍及中国24个省份。

开元酒店招股说明书显示, 2015年、2016年及2017年以及截至2018年前4个月,开元酒店实现营业收入分別为人民币15.22亿元、16.02亿元、16.65亿元及5.62亿元,归属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0.3亿元、0.84亿元、1.63亿元及0.52亿元。

开元酒店称,截止2018年3月31日,按在营及待开业高档酒店客房的数量计,开元酒店为第三大酒店集团及最大的国內品牌酒店集团,而按在营及待开业中高档酒店客房的数量计,则为第七大酒店集团及第四大国內品牌酒店集团。

\

▲图片来源:摄图网

开元酒店脱胎于萧山一处国营招待所,1988年时任萧山物资局干部的陈妙林接到上级调令,接手该招待所并将其改造成为当地首家涉外旅游饭店“萧山宾馆”。2000年的国营企业改制浪潮中,陈妙林以6000万元买下萧山宾馆全部股份,在此基础上,发展出了涵盖酒店、房地产、物业管理、工业等多个板块的开元旅业集团。截止目前,开元旅业拥有总资产260多亿元,员工27000多名,在营下属企业超过200家。

14年上市梦

作为开元旅业集团的起家业务和核心业务,开元酒店早在2004年就开始谋求上市,但多次遇挫,直到今日仍未圆“上市梦”。

“我做事情一直很顺利,唯一不顺利的是上市。”一年之前,开元旅业集团创始人陈妙林在接受新旅界(LvJieMedia)采访时表示。

2004年,开元酒店计划赴港上市,拟融资2-3亿港元。当时投行凯雷以1亿美元注资,占股比例约在30%。但2005年10月,香港会计协会出台新的固定资产折旧标准,将原有的40年折旧年限改为20年(与内地政策保持一致),这使开元酒店6000多万元的纯利润缩水1800万元左右,原计划无法实现。

2008年,开元酒店再次推进上市,不巧赶上了全球金融危机,鉴于当时香港股市不景气,怕公司股价被低估,最后选择延后上市。

\

▲开元千岛湖度假村 图片来源:开元酒店官网▲

2013年,迫于投资人投资期限到期、谋求退出的压力,开元酒店以开元5家酒店为基础,在香港主板发行REITs(房地产信托投资基金),曲线上市。但投资者反映不佳,原计划发行规模总集资额16.45亿-19.74亿港元最终被削减了一大半,降至约6.75亿港元。此外,该REITs设置基本租金条款,有关联主体及银行的承诺租金担保,本质上仍是类债权融资模式,因此难以说是成功上市。

2015年新三板市场在国内异军突起,开元旅业将旗下的开元物业推上新三板。但新三板的低流动性,导致融资功能有限,难以支撑企业的资金需求。

2017年2月,专注于旅游产业链投资的鸥翎投资,成为开元旅业新的投资者,上市工作被再次加速推进。

如今,开元酒店再一次站到上市的门槛上,这次港股投资人会青睐它吗?

营收停滞 利润暴增

投资人是否青睐,取决于开元酒店的业绩表现和增长空间。从其披露的财务数据来看,营收增长已经十分缓慢,2015年、2016年及2017年营收分別为15.22亿元、16.02亿元、16.65亿元,复合增长率不到5%。显然,这个增速很难让投资者产生很大的联想空间。

事实上,开元酒店旗下酒店及客房数量增速并不慢,2015年其有74家开业酒店、2万间客房,到了2018年4月,酒店数量达到130家,客房数量3万间。3年多时间,酒店数量增长近1倍,客房数量增长50%。然而,营收为何没有随之增长?

华美顾问集团首席知识官、高级经济师赵焕焱对新旅界(LvJieMedia)表示,“主要原因是特许经营与全委托酒店的营业收入不能计入财务报表,进入的是特许经营费和管理费,而国内酒店品牌的特许经营费和管理费很低,相比国际酒店品牌差距非常大”。

开元酒店130家在营酒店中,有2家是自有物业经营,有25家是在租赁物业上经营,剩余103家是全委托经营和特许经营。按照规定,只有2家自有物业和25家租赁物业的酒店营收,才计入总营收,其他103家只计入管理费和特许经营费。

2017年开元酒店的酒店管理费收入仅1.36亿元。开元酒店表示,“每家酒店业主支付的管理费为80万-150万元。”80万-150万元,再扣除管理人员工资和其他费用,几乎所剩无几。

根据赵焕炎提供的国际酒店品牌管理费用数据,上海金茂君悦2017年管理费用2600万元、三亚金茂丽思卡尔顿2017年管理费用2000万元、北京金茂威斯汀1800万元、三亚金茂希尔顿1000万元、深圳金茂JW万豪900万元、北京金茂万丽510万元。国际酒店品牌的管理费收入远远甩开本土品牌。

\

▲大连开元曼居酒店 图片来源:开元酒店官网▲

开元酒店管理费收入不高的另一方面原因是,旗下酒店大都位于二三四线城市,仅有7家位于一线城市。二三四线城市、非热门旅游目的地,很难生长出营收规模高、利润水平高的单体酒店,酒店品牌方的管理费用和酒店营收及利润水平直接挂钩。

近几年,开元酒店旗下酒店数量持续增长,大都是委托管理和特许经营模式。没有顶级的品牌影响力,很难拿到最优质的酒店的托管合同,而托管相对不那么优质的酒店,则面临管理费规模上不来的局面。这是其酒店数量飞涨,营收却几乎原地踏步的原因。

净利润方面,开元酒店近3年增长明显,2015年至2017年分别为0.3亿元、0.84亿元、1.63亿元,2年增长了5倍。为何营收停滞不前,净利润增长却突飞猛进?

事实上,征税的减少对净利润增长起到很大作用。2015年,开元酒店的销售成本一栏中,“税项和征税”金额为8400万元,2016年该数字减少为3300万元,2017年进一步减少到410万元。2017年该项纳税额相比2015年减少了8000万元,大大提升了净利润水平。该税项减少的主要原因是“营改增”政策,减轻了酒店业和酒店管理业的负担。同样,“行政开支”项目下,纳税金额也出现减少,2017年较2015年减少约1000万元。

管理费水平上不去,导致酒店数量激增,营业收入却停滞不前;净利润增速迅猛,主要原因却是“营改增”致使纳税减少。这样的业绩表现能否让港股的投资者满意,需要打一个问号。

开元酒店的方向

酒店板块优势不够突出,对于这一点,开元旅业有清醒的认识。此前,在接受新旅界(LvJieMedia)采访时,陈妙林表示,“最大的遗憾是上世纪90年代末错过了同世贸酒店和吴启元团队的合作,也就是现在的君澜和君亭酒店集团。那时候如果能够合作成功的话,那么我们酒店的规模就不是现在的规模了。”

其实,根据开元旅业集团2016年的数据,2016年酒店业务占集团的总营收比例仅20%。其营收占比最大的板块是房地产,2016年营收40亿,占比约39%,其次为大宗商品贸易,2016年营收37亿,占比35.5%。但房地产和大宗商品贸易业务很难上市,即使上市也难以获得令人满意的估值。因此,虽然酒店板块在集团业务板块中不够突出,却是为数不多的适合上市的资产。

近两年,开元酒店开始大举发力两类酒店。一是中端连锁酒店,目前130家开业酒店中约一半是中端酒店,截止2018年4月30日,开元酒店120家已签约待开业的酒店中,有76家是中端酒店,有开元曼居、开元美途、阿缇客等系列品牌。

\

▲芳草地乡村酒店 图片来源:开元酒店官网▲

另一类是休闲度假型酒店,如文化主题酒店,利用古民居改造的,把整个商业一条街或一个村落改造下来,做成古民居文化酒店;另一个品牌是芳草地乡村酒店,现在已经有两个开业,有木屋别墅,搭配茶园、竹林、河流和草坪等自然环境,以及动物农场、儿童游乐场、网球场等;第三个是开元森泊度假乐园,投资相对较大,会以森林、湖泊和探险娱乐设施为主、配上木屋类的酒店模式。目前已在萧山的湘湖国家旅游度假区和德清下渚湖旅游度假区内投资30多亿进行尝试。此外,还有房车营地项目芳草青青房车营地。

中端酒店和度假酒店,这是开元酒店试图抓住的两个机会。发力这两类项目,离不开巨额资金的支持。历经14年的多次求索,开元旅业又一次来到资本市场的大门。这次,大门会应声而开吗?

Copyright © 2016 LvJie Media Co.,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6046465号 以上内容版权归旅界传媒科技(北京)有限公司所有
Copyright © 2016 旅界传媒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