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上市公司 > 正文

钟百胜老搭档辞职 腾邦集团连续危机难解

2019-07-04 15:21:56 新京报

中诚信证评披露,2018年腾邦集团165.08亿元的销售营收中,62.50亿元来源于葡萄酒销售。

进入6月以来,“腾邦系”连环危机显现:6月6日,因无法支付“17腾邦01”2019年度利息,腾邦集团构成实质违约;6月6日至6月27日,腾邦集团主体信用等级和“17腾邦01”债券信用等级从AA一路降至C;6月28日,腾邦国际发布公告称,因个人原因,段乃琦申请辞去所担任的公司常务副总经理职务。

行业印象中,腾邦集团是深圳的商旅巨头,记者获得的一份资料显示,腾邦集团的第一主业已经不是商旅,而是葡萄酒销售。2018年腾邦集团的经营性业务亏损1.67亿元,行业人士分析,除了流动性危机,腾邦集团的主营业务同样面临着危机。

腾邦集团金融违约或“致命”,债务总额超100亿元

“腾邦系”的危机在2018年下半年已经显现,不过当时还没有确凿证据指向腾邦集团有限公司(简称“腾邦集团”),关注的焦点还在上市公司腾邦国际商业服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腾邦国际”)身上。

去年年底,钟百胜持有的腾邦国际969.05万股股份遭遇被动减持;腾邦集团所持的约1189.50万股和500.31万股腾邦国际股份,分别于今年2月至4月、5月6日至6月10日间遭遇被动减持。

当时,钟百胜为腾邦集团实际控制人。据披露,钟百胜与腾邦集团所持股遭被动减持均由腾邦国际股价下跌、钟百胜和腾邦集团未能在规定的时间内筹集足额资金所致。

虽然资金告急,但因为腾邦集团是非上市公司,公开披露的消息并不多,流动性危机的消息也就更少。真正把腾邦集团的流动性危机推到前台的,是一笔规模为15亿元的“17腾邦01”债券违约。

6月6日本是“17腾邦01”还本付息的最后期限,腾邦集团因无法支付约1.13亿元的利息,构成实质违约。受此影响,腾邦集团主体信用评级和该债券评级,在6月内连续被评级机构下调3次,目前评级为C。

景鉴智库创始人周鸣岐分析指出,此类金融违约行为,对企业来说几乎是“致命”的。他表示:“债券违约且信用评级降低到如此之低,意味着腾邦集团被金融圈‘拉黑’,极难再通过银行、信托、券商、债券、上市公司等正规的金融渠道融资,已有借款方也会寻求机会抽贷,易造成资金链彻底断裂。”

实际上,腾邦集团目前仅有两款债券,除了已经违约的“17腾邦01”,另一个是规模为2亿元的“17腾邦02”。相比腾邦集团的现有其他债务,17亿元的债券债务规模并不算大。

据“17腾邦01”2019年第一次投资人会议决议资料显示,截至今年6月,腾邦集团总资产为295.6亿元,其中流动性资产175.63亿元,非流动性资产119.97亿元;腾邦集团债务共计107.46亿元(不含上市公司),除17亿元债券债务,还有银行借款61.57亿元、非银借款21.96亿元、股票质押借款6.93亿元、对外担保0.5亿元。

主营业务毛利率低,流动性危机或与经营性亏损有关

资料显示,腾邦集团成立于1998年,主营业务包括商旅服务、供应链物流、资产管理等。在2018年年报中,腾邦集团称“对公司营业收入贡献较大的业务主要是商旅服务和供应链物流业务”,加之腾邦集团依靠机票销售代理起家,所以在部分业内人士印象中,对腾邦集团营收贡献最大的应该是商旅服务业务。

实际上,并非如此。

据年报,腾邦集团2018年实现总营业收入218.72亿元,其中,销售业务营收165.08亿元,占总营收比例的75.48%,为最大的业务板块;商旅服务业务营收48.86亿元,占总营收的22.34%。二者相加,约占腾邦集团总营收的97.82%。

腾邦集团年报并未详细介绍销售业务板块营收的具体构成。直至腾邦集团债券违约,中诚信证券评估有限公司(简称“中诚信证评”)披露信用降级报告,这一业务板块营收的信息构成才得以披露。

中诚信证评披露,2018年腾邦集团165.08亿元的销售营收中,62.50亿元来源于葡萄酒销售,47.39亿元来源于3C产品销售。从数额上来看,这两项业务营收均超过商旅服务业务,商旅服务业务已经退居第三位。

对比数据发现,2018年,腾邦集团葡萄酒销售、3C产品销售、商旅服务三大板块毛利率均相对较低。其中,葡萄酒销售的毛利率为2.60%,同比上年降低约0.41个百分点;商旅服务为11.73%,同比上年降低约4.43个百分点;3C产品销售毛利率为1.31%,上年同期为1.29%。

公开资料显示,2018 年,腾邦集团利润总额5.02亿元,同比减少60.75%,其中,经营性业务利润亏损1.67亿元。周鸣岐指出,从腾邦集团收入结构来看,葡萄酒、3C产品和商旅业务,特征是资金流大、账期长、毛利率低,其营业总体毛利率仅6.46%,可见,腾邦集团底层资产质量不佳。

此外,周鸣岐指出,腾邦集团或存在依靠低毛利的主营业务获取的资金流,运作利润较高的小额贷款业务的状况。截至2018年年末,腾邦集团发放贷款余额为27.68亿元,加上高风险的投资业务,长期股权投资和商誉合计约30.59亿元。公开资料显示,腾邦集团长期股权投资约14.62亿元,主要为参股的旅行社、线上旅游平台、物流公司、基金及地方银行等企业,商誉15.97亿元,由股权收购所形成。腾邦集团目前流动性遭遇危机,很可能与上述高风险业务过于激进,导致经营性巨额亏损有关。

那么,又是什么拉动了腾邦集团的业绩,转为总体盈利的呢?中诚信证评分析认为,腾邦集团利润主要来源于公允价值变动收益和投资收益。资料显示,2018年腾邦集团实现公允价值变动收益4.48亿元,基本来自投资性房地产公允价值变动;实现投资收益3.34亿元,主要来自处置了部分股权及参股企业分红。中诚信证评分析指出,公允价值变动收益和投资收益的可持续性较弱。

甩手腾邦国际难自救,部分固定资产反复质押变现困难

危机之下,腾邦集团开始自救,首先从出售腾邦国际的股份开始。去年年底,腾邦集团与深圳市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投控”)、深圳市福田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福田投控”)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按照协议,深投控和福田投控从钟百胜和腾邦集团手中购买腾邦国际股权,成为腾邦国际重要战略股东。时隔半年,并无两家深圳国资企业入股腾邦国际的新消息披露。

今年5月,钟百胜和腾邦集团将所持的腾邦国际的决策权全部委托给史进,史进因此成为腾邦国际的实际控制人。但截至目前,史进并未获得腾邦国际任何股份。周鸣岐告诉记者:“没有转让股份,仅通过委托决策权,就成为实际控制人,并不是很正常的现象。”

史进未持股却实控腾邦国际的“尴尬”,或许和钟百胜及腾邦集团所持腾邦国际的股权质押比例相对较高、且多被司法冻结有关。

截至6 月10 日,钟百胜与腾邦集团合计持有约1.74亿股腾邦国际股份,其中,约1.52亿股质押,约1.52亿股被司法冻结,占合计持有腾邦国际总股份的87.33%,约3.47亿股已被轮候冻结,占合计持有腾邦国际总股份的199.07%。

钟百胜放手腾邦国际不久,6月底腾邦集团的元老、钟百胜的“老搭档”段乃琦也辞去腾邦国际的常务副总经理职务,但仍继续担任公司董事职务。

钟百胜和段乃琦放手腾邦国际,或许意味着腾邦国际的“钟百胜时代”已经落幕,腾邦集团依靠腾邦国际的股份融资的办法陷入僵局,腾邦集团的流动性危机仍然待解。

周鸣岐分析认为,腾邦集团底层资产质量不佳,在金融渠道已很难获取资金的现状下,可能只有靠抛售一些房产物业,暂时缓解目前的流动性危机,但其房产存在反复抵押融资的问题。

公开资料显示,截至2018年年底,腾邦集团共有投资性房产约15.57万平方米,约有60.56亿元的账面价值。不过,部分房产早已经处于质押状态,其中腾邦物流大楼、赛格储运大厦等固定资产存在被追加质押的可能。

换言之,腾邦集团已经“甩手”腾邦国际,即便想出售部分固定资产变现,也并非易事。

版权声明:原创内容版权归新旅界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摘录或转载的第三方内容,仅为分享和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新旅界的立场,也无法保证其真实性,转载信息版权属原媒体及作者。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擅自转载使用,请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一周热门 更多 品牌栏目
更多 文旅高层说
更多 文旅大咖说
更多 评论员专栏
  • 曾博伟

    博士,长期负责中国旅游发展战略制定、主持旅游政策研究和旅游体制机制改革工作,执笔起草众多国...

  • 魏翔

    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经济学博士、副教授,青禾研究联席专家

  • 刘锋

    北京巅峰智业旅游文化创意股份有限公司创始人、教授、博士;国际休闲经济促进会副主席,财政部政...

  • 王兴斌

    曾任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旅游研究所所长,国务院特殊贡献专家津贴获得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