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上市公司 > 正文

锦江酒店拟定增50亿元 为中端酒店争夺战筹备“弹药”

2020-09-07 10:25:49 新旅界 王薪宇

逆势扩张的机遇期

(图片来源:锦江酒店官网)

危机是重大打击,也是行业格局大洗牌的窗口期,一场危机势必淘汰一批企业,但也会造就一批企业。在竞争对手们战略收缩之际,提前布局、逆势扩张,往往能实现弯道超车,掌控危机后行业发展先机。

9月3日,锦江酒店(600754.SH)宣布拟非公开发行股份募资50亿元,其中35亿元用于酒店装修升级项目,15亿元用于偿还金融机构贷款。

从50亿的定增金额来看,锦江酒店此次无疑是大手笔。截止9月4日收盘,锦江酒店市值371亿元,定增后摊薄总股本比例预计为15.66%。目前锦江酒店实际控制人锦江资本持股50.32%,若按照本次非公开发行股票的数量上限1.50亿股测算,本次发行结束后,锦江资本持股比例将降至43.5%。

中端酒店已占半壁江山

从募集资金的去向来看,中端酒店是重点投向。锦江酒店表示,“为把握酒店行业发展机遇、巩固和提高公司行业地位,推进公司品牌升级迭代、提升酒店服务品质,升级酒店设施、增强公司持续发展动力,公司拟对锦江系列部分酒店装修升级为郁锦香、康铂、凯里亚德、锦江都城、丽芮、丽怡、丽亭、丽柏、欧暇·地中海、维也纳系列等中端品牌以及白玉兰等经济型品牌。”

(图片来源:锦江酒店官网)

锦江酒店十分重视中端酒店的扩张,2013年开始重点布局中端酒店,此后通过一系列大手笔的并购不断壮大在这一市场的规模。2015年-2017年间,锦江先后收购法国卢浮酒店集团、铂涛酒店集团、维也纳酒店集团,夯实国内外中端酒店布局,成为国内中端酒店数量最多的酒店集团。

锦江酒店将“中端酒店扩张慢”视为企业一大经营风险,曾明确表示,“在未来几年内,各主要企业仍将进一步扩张门店数量,特别是在中端酒店数量相对较少的二、三线城市,以扩大市场覆盖,保持和提高市场份额和领先地位。如果公司旗下各中端系列品牌有限服务型酒店未来扩张速度显著低于其他主要竞争对手,则可能由于市场覆盖率相对下降而降低客户的满意度,从而间接对其经营成果造成不利影响。”

与之对应的是,锦江酒店旗下中端酒店占比不断提升。上半年,锦江酒店中端酒店净新增352家,经济型酒店则净减少47家,截止2020年6月30日,锦江酒店旗下共有3915家中端酒店,占全部开业酒店比例44.4%,中端酒店已经占据半壁江山。

面对新冠疫情的冲击,锦江酒店业绩大幅下挫。今年上半年锦江酒店营收40.9亿元,同比下降42.7%,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2.85亿元,同比下降49.7%。锦江酒店扩张速度也被拖缓,上半年净新增酒店仅305家,而2019年全年新增1617家。随着此次大笔募集资金的注入,可以预见,锦江酒店将迎来一波新的扩张高潮。

定增融资政策松绑

除了加速中端酒店战略,此次定增还将降低锦江酒店资产负债率,减轻财务压力。截止2020年6月30日,锦江酒店资产负债率63.04%,在酒店企业属于较高水平,远高于同行平均值40.48%,尤其是有息负债高达160亿元,高居全国酒店企业之首,甚至接近首旅酒店整体市值。2017年至2019年,锦江酒店利息支出分别为5.5亿元、4.7亿元、3.7亿元,几乎占到当年净利润的一半,巨额的利息支出侵蚀了盈利水平。

“锦江酒店负债率高,主要是收购铂涛、维也纳和卢浮酒店造成的后遗症。2015年年初以100亿收购了法国卢浮酒店,2015年10月又收购83亿收购铂涛酒店,两笔收购都是现金收购,当时就有很多争议,认为收购估值过高,现金收购带来债务压力过大”,一位行业资深人士向新旅界(LvJieMedia)表示。

虽然接连的巨额收购带来了债务压力,但锦江酒店也借此迈进了发展快车道,迅速崛起成为全球规模第二大的酒店集团,年度营收从2014年的29亿元,跃升至2019年的151亿元,5年翻了5倍,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从2014年的4.9亿元,提升到2019年的11亿元。

锦江酒店官网

“锦江酒店这次融资是适逢其时,今年由于疫情,监管部门放宽了定增融资的限制,将发行价格由不得低于定价基准日前20个交易日公司股票均价的9折改为8折,为投资人留足了打折空间。股票锁定期也从36个月和12个月分别缩短至18个月和6个月,方便投资人出货。定向增发的发行对象数量也从不超过10名,放宽到35名,每个参与者的资金要求相应降低了”,某旅游证券分析师告诉新旅界(LvJieMedia)。

事实上,在疫情期间松绑定增规定之前,旅游类上市公司近2年没有企业通过定增进行融资了。2017年2月,监管部门发布定增规定,实施了“定增打折率不超过90%”“定价基准日限定为发行期首日”等一系列措施,使参与定增的投资者的盈利空间大幅压缩。定增的吸引力不再,此后旅游上市公司融资被迫采取发行可转债的方式进行融资。

但可转债发行门槛较高,要求上市公司连续3年盈利,且加权平均ROE平均不低于6%,发行后累计公司债券余额不能超过最近一期末净资产的40%,近3年累计分红达到年均可分配利润的30%等。这限制了盈利能力差、负债率高、不愿分红的企业的融资能力。不少上市旅企恰恰存在这些问题,因此这3年来,上市旅企在资本市场上的融资规模骤减。

(截图来源:天眼查)

锦江酒店上一轮融资是2016年,赶在了“最严定增新规”实施之前。2016年为缓解资金压力,锦江酒店就开启了一轮定增募资,增发1.5亿股融资45亿元,其中43亿用于偿还银行贷款,2亿元用于偿还锦江国际集团旗下财务公司借款。大大缓解了财务压力和利息支出。

在此后近4年里,锦江酒店未进行新的股权融资,一定程度上也是受制于严格的定增规定。如今疫情之下,监管放松了定增的闸门,锦江酒店迅速抓住机会实施新一轮定增,一定程度上也是“久旱逢甘霖”,借机再次改善资产负债表,缓解利息支出的压力,补充扩张所需资金。

除锦江酒店之外,新旅界获悉,还有多家上市旅企也开始“起心动念”,打起了定增融资的主义,这一方面是由于疫情打击之下,多数企业面临现金流压力,另一方面也是出于逆势扩张、提前布局疫后市场考虑。定增这一资本市场上的高效融资工具,正在重回上市企业的视野,锦江酒店是第一个,第二个将是谁?我们拭目以待。

版权声明:原创内容版权归新旅界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摘录或转载的第三方内容,仅为分享和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新旅界的立场,也无法保证其真实性,转载信息版权属原媒体及作者。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擅自转载使用,请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一周热门 更多 品牌栏目
更多 文旅高层说
更多 文旅大咖说
更多 评论员专栏
  • 曾博伟

    博士,长期负责中国旅游发展战略制定、主持旅游政策研究和旅游体制机制改革工作,执笔起草众多国...

  • 魏翔

    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经济学博士、副教授,青禾研究联席专家

  • 刘锋

    北京巅峰智业旅游文化创意股份有限公司创始人、教授、博士;国际休闲经济促进会副主席,财政部政...

  • 王兴斌

    曾任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旅游研究所所长,国务院特殊贡献专家津贴获得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