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上市公司 > 正文

2021主题公园财报成绩单:“给点阳光就灿烂”求稳求新打持久战

2022-05-07 09:56:55 新旅界 姚竹君

2021年熬过来了,今年仗怎么打又是个问题。

时至现在,上市公司财报季已基本宣告结束。在看过酒店、景区的2021成绩单后,我们再来看主题公园。

2021年,疫情对中国旅游业的冲击不减反增。国内四家主题公园上市企业——华侨城A、华强方特、宋城演艺,以及港股上市的海昌海洋公园,其旗下的各主题公园都反复面临“刚开园就闭园”的窘境,持续承受巨大经营压力。

\

北京欢乐谷

整体来说,虽然各家营收都相比2020年有所增长,但由于营销、开拓市场、项目升级等投入成本也在同步增加,所以利润的恢复情况并不理想。企业不得不靠转让部分项目股权、提前计提减值不良资产、转移重资产投资压力等方式才得以实现净利润正增长。

但从中也能看出,各家都展现出了“给点阳光就灿烂”的强大生命力,且为面对疫情打长期战做好了准备。各家都开始在自家“重点项目”上下功夫,如北京欢乐谷、杭州宋城、上海海昌海洋公园和方特东方欲晓等,使其盈利能力有所提升。同时,为保留更多“资本”来对抗疫情带来的损失消耗,企业也在通过更多方法轻装上阵,采取多种手段降低负债、确保现金流。

企业也并未停下拓展版图,都在加速推进新项目的落地。可以看出,几家企业虽然都对近两年的盈利情况不尽乐观,但长远来说仍对文旅行业市场保持着充足的信心。

疫情冲击仍在持续回血多靠断尾求生

单看营业收入,主题公园类上市企业的经营情况在2020年其实整体有所好转。

2021年内,巨头华侨城A实现营业收入约1025.84亿元,首次突破千亿规模,同比增长25.25%;海昌海洋公园由于去年受冲击极为严重,今年的好转程度也就更加显著,营收24.6亿元,同比增长110.6%;宋城演艺实现营收11.85亿元,同比增长31.27%;华强方特的营业收入则为44.97亿元,同比增长11.82%。

\

得益于上半年较好的疫情控制和各主题公园不断自我优化与,四家企业在入园客流量等方面都或多或少有所恢复。

 | 华侨城方面,2021年公司旗下的27家景区、28家酒店、1家旅行社、7家开放式旅游区、1台旅游演艺共接待游客7797.9万人次,为2020年182%的水平,恢复至2019年的150%;

 | 海昌海洋公园2021年的总售票人次为659.3万、同比去年增长22.5;总入园人次为989.9万,同比增长18.9%,两者分别恢复至2019年的的50.2%和60.0%;

 | 方特主题公园在2021年游客接待量同比口径已恢复至2019年同期的8成;

 | 杭州宋城在春节黄金周、五一小长假和国庆黄金周期间,总接待人次、总演出场次、营业收入、散客占比、游客逗留时长等指标全面接近或超越2019年同期。

但如果算上盈利情况一起看,数据的变动就显得不那么乐观。

四家中,仅海昌海洋公园和宋城演艺两家的净利润实现了同比增长:2021年,海昌海洋公园实现年内溢利约8.34亿元,为5年内最高;而2020年同期该数据为亏损14.78亿元,实现大幅度扭亏为盈;宋城演艺则实现净利润3.15亿元,同比增长117.98%;扣非净利润2.68亿元,同比增长115.15%。

\

海昌海洋公园

但两者的“高增长”来源并非营业利润。宋城演艺方面,本年的“崛起”主要得益于2020年一次性计提资产减值18.32亿元,令其在2020年迎来净亏损17.52亿、扣非净亏损17.68亿历史性低谷,但也为本年的增长做出铺垫;而海昌海洋公园的收益则得要益于2021年10月向亚洲私募股权基金MBKPartners转让武汉、成都、天津、青岛的主题公园项目100%股权,售价65.3亿元,收益约24.7亿元。

另外两家则是看起来就损失惨重。文旅巨头华侨城在盈利上出现了大幅下跌,2021年的净利润仅有37.99亿元,同比减少70.05%;扣非净利润为22.97亿元,同比减少76.29%。诚然,房地产业务毛利下降38个百分点或许是利润下降的核心原因;但单看旅游业,情况也不容乐观。华侨城财报提及,2021年其旅游综合业务毛利率32%,同比降低10个百分点,相比于去年,利润空间也被进一步压缩了。同时,疫情给旅游业带来的冲击使得旅游综合业务在华侨城营收中的占比从52.76%退回至42.23%。

\

华强方特信用减值及资产减值说明

华强方特更是迎来上市后首亏,录得净亏损2.45亿元,同比增加150.56%,扣除3.2亿元政府补助等非经常损益收入之后,净亏损更是达到5.35亿元,同比增加456.77%。

值得注意的是,本年的亏损部分是由于2021年计提了0.24亿的信用减值和5.6亿元的资产减值,两者带来的损失同比去年分别增加390.63%和1,868.67%。两者显然都与疫情影响脱不开干系。但即便没有这部分,在其营业收入同比增长11.82%的情况下,华强方特的营业利润仍亏损1.44亿,盈利同比去年减少118.98%。

\

“方特华裳节” 图源:华强方特官网

总体来说,虽然各家的营业收入都略有增长、但好转程度十分有限,疫情带来的冲击仍然巨大。一方面,本年的增长本就是相比于情况惨淡的2020年而言,即便有个别项目表现亮眼,整体仍难以恢复疫情前水平;一方面,排除各类非经常性损益,企业存在“增收不增利”现象,营业成本高,毛利率多呈下降趋势。宋城演艺的“主题公园+演艺”行业毛利率同比去年下降6.24%;华侨城的旅游综合行业毛利率比去年减少9.66%;华强方特的毛利率则是从47.79%略微下调至45.97%。可见,2021年对主题公园类上市企业来说仍是格外艰难的一年。

经营之道:求稳求新,做好长期战准备

增长背后有“减少”,并不意味着行业没有提升。相反,正是在这样艰难的大环境下,才能鲜明地看出各家主题公园是如何求稳求新,以备与疫情长期抗战。

企业经营:收缩规模、确保现金流

在企业经营方面,主题公园纷纷采取措施来降低负债、确保现金流,并收缩资产规模、变卖或减值不良资产,尽可能让自己“轻装上阵”,有足够的储备去跟疫情打持久战。

1)降低负债率,确保现金流

疫情期间,现金为王。在主题公园企业中,无论净利润是盈是亏,四家主题公园企业的现金流2021年全部为正,且资产负债率较为稳定或实现大幅减少。

华侨城现金流量净额192.38亿,同比减少9.34%,资产负债率和往年近似稳定在70%左右,达74.84%;华强方特为14.46亿;同比减少35.47%,资产负债率56.32%,与往年基本持平;宋城演艺为7.5亿,同比增长90.5%,资产负债率19.04%,常年稳定在20%以下。卖了4+1座公园的海昌海洋公园更是在现金流上大幅“回血”,净负债比率从2020年的228.0%降低至53.5%,开始有更多余裕进行后续发力。

\

图源:图怪兽

2)进行资产减值,专注核心项目及业务

这方面宋城演艺已有先例。2020年时,宋城演艺就曾因线上直播业务发展失败,一次性计提承载该业务的花房科技资产减值18.32亿元,虽然使得当年的财报数据十分惨烈——净亏损17.52亿元,同比减少230.8%;但也使得企业能更专注于自己擅长的业务。

华强方特本年同样做好了这一“最坏打算”,计提了0.24亿的信用减值和5.6亿元的资产减值。财报中指出,两者主要是为“应收账款坏账准备增加”和“公司主题公园板块的个别子公司出现了持续亏损的情况”做出准备。这使得华强方特得以消化疫情期间盈利能力偏弱的资产,增强其后续抵御风险的能力,并将重心放在“红色三部曲”系列等能为自己带来更大利益的重点项目上。

主题公园经营:发力夜经济,提升二消质量

而在主题公园经营方面,疫情这把悬在各公园头上的“达摩克里斯之剑”让各家都开始注重尽可能提升盈利效率。要增加短期营业效率,自然主要靠两点:强化营销能力,在短时间吸引更多游客前来;强化二次消费吸引力,提升单位时间内的二次消费频率与质量。

\

方特主题乐园夜间精彩活动 图源:华强方特官网

在强化营销方面,华强方特凭借其在文化板块的优势,在营销上持续发力。财报中华强方特提及,2021年公司通过细分公园客群、下沉宣传渠道、深挖电商资源,并和央视宣传合作打造品牌高度,以增强品牌影响力;同时充分利用“两微一抖”、B站、小红书等新媒体资源,有针对性地开展园区活动宣传,吸引游客入园。同时,华强方特还通过推广方特旅游APP及相关小程序、和携程等OTA深度合作等方式增加游客对自身的触达渠道。

而二次消费方面,早在疫情之前各大主题公园就已经在致力于扩大二销占比,近两年这一过程更是被按下了加速键。

\

海昌海洋公园收入结构分析(制表:新旅界)

以收入结构较为详细的海昌海洋公园为例。疫情后,其二销占比有显著提升,门票占总收入的比例从疫情前的将近70%调整至现在的不到50%。与此同时,饮品食品、园内其他游乐项目费用、货品(周边)贩卖三项二销都同比有了1-4%左右的上涨幅度,总占比约20%。在这些二销项目中,饮食饮品占比最大,其次为园内游乐费用,再次为货品贩卖。另外,其酒店运营收入也略有增长。整体营收结构有显著改善。

华侨城同样在扩大二次消费上较为重视。以北京欢乐谷为例,由于欢乐谷并非主打文化IP、主题性特色性明显的主题公园,所以其二次消费仅占总收入的30%左右。但企业仍规划在未来进一步提升其占比,且现在已采取了许多卓有成效的措施。

\

《饼干警长》卡通剧 图源:北京欢乐谷官网

总体来说,各主题公园扩大二消的发力措施主要集中在以下四个方向:优化餐饮体验、优化文旅内容、发力夜经济、引入新文化IP。

1)优化餐饮体验

理论上,二次消费的核心是周边衍生品的贩卖销售,但鉴于大部分主题公园并无实质上足够有影响力号召力的文化IP,难以让衍生品对游客产生强吸引力,加上各主题公园的核心策略都包含增加游客逗留时长、增加其餐饮消费可能性,所以提升餐饮质量就成了提升二次消费必然的发力重点之一。

如北京欢乐谷采取了独立餐饮部门、增加餐饮点自营比例来优化餐饮质量;宋城演艺的上海千古情景区也对带餐秀进行了升级,更加注重格调要求和沉浸式餐饮体验。

\

古街美食 图源:宋城演艺官网

2)优化文旅内容

主题公园每年都会对自身内容进行更新,但疫情带来的压力让主题公园的“求新”变得更具针对性。

以杭州宋城为例,其内容多元化趋势,针对的就是疫情下室内数千人的大规模演出受限,亟需开拓更多户外产品;年轻Z世代客群和家庭亲子客群代替旅行团游客成为旅游演艺核心受众群现状。

为此,杭州宋城积极开拓多剧院、多类型、多场次的演出模式;加速推进内容丰富性和多元化,推出室外版《宋城千古情》、实景演出《风笛之恋》、光影秀《My All》等,并引进《雷雨》、《解忧杂货铺》等知名剧目,承办中国棋院杭州分院第二届“智圣”智力运动会、“智圣”智力运动产业博览会等赛事,有效满足散客、亲子、学生等各类人群的需求。

\

《雷雨》剧照 图源:宋城演艺官网

3)发力夜间经济

2021年中国夜间经济市场规模预计超过36万亿元。疫情期间为了刺激消费,中国各地政府对夜间经济的扶持力度加大,并公布了国家级夜间文旅消费集聚区名单,使得本就热门的夜经济概念影响力再度提升,成为包括文旅行业各主体不得不抓的新机遇。

海昌海洋公园在开发新活动与新的消费触点上下了很多功夫,尤其是在其重点项目上海海昌公园上。如其在2021年7月与携程联合发布的“海昌·夜时光”产品生态体系,就意在借夜经济拓展二次消费的可能,推出“海天鲸艳·水幕光影秀”、山海“鲸”夜间花车巡游、在7度倾斜式沉浸式大展缸下搭帐篷与海洋生物共眠的“海洋鲸奇夜”等特色产品。

\

“海天鲸艳·水幕光影秀”

北京欢乐谷同样选择了将夜间作为扩大二消的突破口。2021年7月,北京欢乐谷六期·天光夜谭正式对外开放,在现有七大主题区的基础上,以夜游、夜秀、夜赏、夜宴、夜购、夜读为体验主旨,开创“夜经济六部曲”。在其中加入“三星堆”文明和“山海经”文化融会贯通的大型演出《金面王朝》、《欢乐魔方》城市空间装置体验秀、《奇幻东方》万千星光幻影秀、《玛雅天灾》特效实景剧等代表性演出,并开展“夜京城光影节”“夜京城穿越城市跑”“北京酒吧文化节”“夜行地图生活市集”“音乐不眠夜巡演”“深夜食堂节”等系列活动,有效增加了游客的停留时间长与夜间消费触点。

\

《玛雅传奇》零距离互动 图源:北京欢乐谷官网

宋城演艺则将发展夜间经济与吸引年轻客群消费发力并行,在夜间推出了万圣奇妙夜、双旦奇遇夜、天灯节、电音泼水节、酷炫潮趴、集装箱音乐会、森林音乐会、悬崖音乐会等广受年轻客群欢迎的特色夜游主题活动,场次和人次创出新纪录。并通过调整优化游历线路、更新演艺产品等方式,使游客在园区的逗留时间从3小时提升至6小时。这一系列举措让2021年杭州宋城获评第一批国家级夜间文化和旅游消费集聚区。

\

三亚千古情景区“电音泼水节” 图源:宋城演艺官网

华强方特集团旗下的芜湖方特旅游区同样入选了第一批国家级夜间文化和旅游消费集聚区。结合旗下方特欢乐世界、方特梦幻王国、方特东方神画、方特水上乐园四座主题乐园的定位,针对学生、情侣、亲子和合家欢等不同游客群体,多角度融入差异化特色元素,芜湖方特先后成功开发运营了庙会夜场、暑期水陆同欢夜场、跨年夜场、荧光夜跑等数十个文化味足、沉浸感强、参与形式多样的创新型夜游产品,让“方特夜场”成为了芜湖夜经济的一张名片。

\

方特夜场

4)强化IP元素,提升文化引领

IP一词被喊了很多年,但人人皆知,并非所有的“形象设计”“故事设计”都可以演变成真正具有文化影响力和市场影响力的IP。而唯一满足这两条影响力要求的,正是华强方特旗下的“熊出没”。

2021年,华强方特一如既往,持续挖掘其核心IP“熊出没”的潜力。2021年,华强方特旗下的方特动漫完成了熊出没系列第八部动漫电影《熊出没•重返地球》的制作,参与制作《我们的冬奥》主旋律电影,两部大电影先后在2022年春节档及2月中下旬上映,其IP影响力得到了进一步拓展。

\

部分华强方特动漫原创IP 图源:华强方特官网

但目前来看,其在文化IP上的优势并未在主题公园经营上给华强方特带来太多加码,其与主题公园的结合仍以园内项目及元素设计为主,在文创、二次消费上暂时少有增色。根据2018年华强方特的招股书,其二次消费占比仍仅在20%左右,这方面的潜力仍有待挖掘。

华侨城虽做为“老牌旅企”,但在文化经营上从未停止钻研。北京欢乐谷曾尝试培育“饼干警长”等自有IP,也曾和快看漫画等企业合作尝试针对年轻人推出更具吸引力的IP,但最终成果都不算理想。疫情后,欢乐谷确立了“迎接国潮”的定位,因而也将IP的引入定位在了与中国传统神话高度相关的作品中,如今年北京欢乐谷正尝试引入上美的葫芦兄弟、大闹天宫、哪吒闹海等IP,并将以中国神话“山海经”为IP对新区域及部分现有区域进行主题设计,以这一更具国潮风的元素来提升园区的文化属性。

并非所有主题公园都有文化方面的渠道去培育自有IP,因此“引进知名IP”也是一种可行选择。主攻亲子市场的海昌海洋公园附属子公司上海海昌极地海洋世界有限公司于近期与上海新创华签署许可使用协议,获得了“奥特曼ULTRAMAN”系列作品及形象授权,未来将在上海公园内设置奥特曼主题酒店、主题餐厅、快闪店,开发海昌限定款奥特曼商品、花车巡游、AR应用、文艺演出等相关主题内容。

\

海昌海洋公园签署“奥特曼系列”联名协议

这一IP在85-95的“新生代父母”和孩子间都间非常有影响力,可以看出海昌预计围绕这一内容好好做上一番文章。但奥特曼与海洋公园属性是否能够协调,两者以怎样的方式联动才能最大限度发挥叠加效应,或许还需等待时间验证。

对于主题公园来说,2022年会是更不容易的一年,几乎可以说是迎来“开门黑”。以宋城演艺为例,其2022一季报显示,公司主营收入8530.41万元,同比下降72.16%;归母净利润-3858.65万元,同比下降129.15%;扣非净利润-4013.34万元,同比下降130.85%。上海作为各主题公园企业的“兵家必争之地”,现在正处在半封城的水深火热中,恢复出行仍遥遥无期;其他省份也陆续有疫情爆发,五一期间连环球影城都已直接关门。不单是主题公园,整个旅游业乃至整个服务业都只剩一片寂寥。

2021年,各主题公园企业凭借资产整合、“断尾求生”回血和各类经营优化措施熬了过来,但面对很可能会更加惨淡的2022年,仗要怎么打又将是一道难关。

版权声明:原创内容版权归新旅界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摘录或转载的第三方内容,仅为分享和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新旅界的立场,也无法保证其真实性,转载信息版权属原媒体及作者。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擅自转载使用,请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一周热门 更多 品牌栏目
更多 文旅高层说
更多 文旅大咖说
更多 评论员专栏
  • 吴志才

    华南理工大学旅游管理系教授,博导,华南理工大学广东旅游战略与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广东省乡村振...

  • 赵晋良

    新旅界特约评论员,暨南大学旅游管理专业毕业,从事主题公园研究及相关工作12载,现就职于中国旅...

  • 余良兵

    现任永行资本董事总经理,负责消费升级各细分行业的投资。此前曾长期服务于中青旅,曾先后负责投...

  • 曾博伟

    博士,长期负责中国旅游发展战略制定、主持旅游政策研究和旅游体制机制改革工作,执笔起草众多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