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上市公司 > 正文

上市旅企融资也不易:疫情以来仅6家公司成功增发

2022-06-06 10:00:06 新旅界 Joe

疫情以来文旅上市公司融资情况一览。

资金平稳流转是企业维持正常运作的关键。疫情的爆发,加速了不少文旅企业资金链条的断裂,从而导致部分公司因此破产,甚至倒闭。此外,今年以来经济下行压力之下,不少缺乏融资渠道的文旅企业更是联合起来,通过行业协会等组织向官方喊话,希望得到切实的援助,可见当下行业之艰难。缺乏融资平台的企业尚且如此,那么,已经登陆资本市场的文旅上市公司疫情以来融资情况如何?

新旅界(LvJieMedia)通过梳理A股、港股、美股超50家文旅上市公司的融资数据发现,在2020年1月24日起至2022年5月25日期间,至少16家上市公司发布了定增预案,资金缺口超340亿元;至少5家拟通过发行公司债、超短融、可转债和中期票据等企业债来获取融资,发行规模逾110亿元。在这些发布了融资预案的上市公司中,有几家是成功实施增发的?又有几家目前已经成功发行了企业债?疫情之下,他们募资的用途都有哪些?

仅6家公司成功增发

数据显示,疫情以来,超16家上市公司发布了定增预案,增发用途以项目融资、补充流动资金、偿还债务和贷款为主,同时也不乏拟收购资产以实现重组上市的。不过,募资结果并不尽如人意,在这期间完成了定增的仅6家公司,分别为首旅酒店、曲江文旅、岭南股份、三峡旅游、锦江酒店、三特索道,募资总额97.83亿元。其中募资总额最大的是锦江酒店,达50亿元。首旅酒店则以30亿元的募资总额紧随其后,其他上市公司募得资金规模为2到8亿不等。

\

(点击可查看大图)

尽管疫情以来行业并不景气,但低迷之下并非“无战事”,如成功补给大量“弹药”的锦江酒店和首旅酒店在中高端市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仍在继续。

按照锦江酒店此前规划,此次50亿元定增融资中,35亿元用于酒店装修升级、15亿元用于偿还金融机构贷款。

\

锦江酒店2021年募集资金专项报告

锦江酒店认为,目前对于一二线城市,大量的单店规模50间房左右的小规模连锁酒店还有一定的连锁化机会存在。对于三四线以下城市,酒店品牌连锁化程度相对较低,经济型酒店市场尚属刚需产品,中国城镇化过程中的酒店品牌产业升级还有较大的成长空间。

而锦江酒店的35亿元也将用于进一步优化经济型酒店和中端酒店布局。财报显示,仅2021年,锦江酒店新开业酒店1763家,超额完成目标263家;净增开业酒店1207家,目前已开业酒店总计为10613家,中端酒店与经济型酒店占比分别为51.98%、48.02%。

\

锦江酒店2021年新店开业情况

中高端酒店占比不及锦江酒店的首旅酒店则把大部分定增资金投入了酒店扩张及装修升级项目。首旅酒店称,本次募投项目规划中,该公司将对首都地区“京伦饭店”“民族饭店”进行装修升级。同时,首旅酒店拟在北京环球影城附近规划主题酒店,以抢占市场先机。

据年报,首旅酒店2021年全年共开店1418家,较去年同期增长56.0%,其中新开中高端酒店276家。截至2021年底,首旅酒店中高端酒店数占比为23.4%,中高端酒店房间量占比提升至31.6%。受益于首旅酒店中高端品牌的较快发展,中高端产品占酒店收入比例从2020年的42.3%提升至2021年的46.9%。

\

首旅酒店2021年新店开业情况

值得一提的是,疫情以来,除了成功实施定增,首旅酒店在企业债发行上也收获颇丰。其中,2021年,首旅酒店就发行了三期超短融,募资总金额达13亿元,用于偿还如家酒店集团并购贷款以及以职工薪酬、物料消耗和支付各项贷款利息等为主的日常营运支出。2022年,首旅又发行两期共9亿超短融用于偿还债务及补充公司的日常营运资金。

相比酒店赛道,景区类上市公司目前成功实施定增的情况并不乐观,至今收获到用于景区及接待能力提升的企业仅曲江文旅和三峡旅游两家。

其中,曲江文旅所募得2.29亿元将用于大唐芙蓉园夜游系列水舞光影秀、《梦回大唐》黄金版、御宴宫提升改造、补充流动资金及偿还银行贷款等项目。根据定增预案,《梦回大唐》黄金版、水舞光影秀等演出的推出,将为大唐芙蓉园带来新利润增长点能弥补部分门票收入。

\

西安大唐芙蓉园 图源:曲江文旅官网

从曲江文旅年报来看,公司定增的回报正逐步显现。财报显示,曲江文旅2021年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权益12.10亿元,较上年末增加2.09亿元,增幅20.85%,主要是本期确认公司定向发行股票的股本溢价所致。期内,大唐芙蓉园新春灯会、《梦回大唐》黄金版、大型水舞光影秀《大唐追梦》等项目收入均较上年同期增加。

三峡旅游的野心则不止于一轮定增。在完成“两坝一峡”新型游轮旅游运力补充项目和长江三峡省际度假型游轮旅游项目8.16亿元定增后,三峡旅游今年又马不停蹄地发布了新一轮的定增计划——拟以发行股份的方式向基地公司购买其持有的长江旅发、向交旅投资购买其持有的行胜公司并募集配套资金。

不过,市场对此次重组及定增行动似乎并不看好。预案发出当天,公司股价下挫7.70%,次日下跌达9.09%。但三峡旅游表示,“公司将就本次发行股份购买资产是否摊薄即期回报进行认真分析,并制定填补回报的具体措施。公司及相关各方仍对完成本次重组充满信心。”

5家公司定增遭到终止

相比三峡旅游的“梅开二度”,包括新华联、棕榈股份、大东海A、凯撒旅业及西藏旅游几家公司原定的定增计划可以说是颗粒无收,其中定增预案在董事会内部就被终止的包括大东海A和凯撒旅业,最终止步证监会的有新华联和西藏旅游,而大东海A更是因为收购标的“撞枪口”叠加年度业绩不达标而败走A股主板市场。

大东海A定增原本是出于保壳和自救,但由于其选中的收购对象恰好为教育类公司,撞上今年实施的教育双减政策,收购计划被迫取消,配套的定增计划也取消。定增取消后,多年来业绩未见有起色的大东海A最终还是倒在了疫情期间。由于公司年度2021年度扣非净利实为-418.84万元,再加上公司年度营收仅3023.45万不足亿元,这意味着大东海A触发了深交所财务类强制退市条件,将被深交所终止上市。

\

*ST东海A收深交所终止股票上市公告

凯撒旅业斥资62亿元吸收合并众信旅游,为此配套融资17亿元。两大出境游龙头企业“抱团取暖”,一时间引发多方关注。在业内人士看来,凯撒旅业吸收合并众信的原因,一是作为出境游巨头,业务上能够互相整合。二是众信旅游现今正处在巨额亏损的低谷期,股价大幅下跌,收购成本比较低。

但在预案披露5个月后,该合并事项宣告终止。对于终止的原因,两家公司公告称,“鉴于本次重大资产重组采取吸收合并的方式,涉及环节较多,且受新冠肺炎疫情以及本次交易的市场环境变化影响,继续推进本次重大资产重组事项可能面临较大不确定性风险。”

值得一提的是,在与凯撒旅业宣布“分手”后仅三天,众信旅游宣布阿里网络拟以2.42亿元的总价,受让众信旅游6.04%的股份,阿里网络成为众信旅游第二大股东。同时2020年下半年开始,众信旅游出境游批发业务两大品牌——优耐德旅游与全景旅游转型国内游,面向中高端市场。凯撒旅业则通过多元的业务布局,在挖掘短途游和开发本地休闲文化产品的同时,进一步延长产业链至文旅地产服务、新零售、免税等领域。尽管如此,凯撒旅业和众信旅游仍延续此前亏损的态势,分别亏损6.5亿元、4.6亿元。

\

(图源:摄图网)

西藏旅游的定增则是其大股东新奥控股希望将旗下新绎游船注入到公司。新绎游船是此前上市公司北部湾旅的经营主体,主营业务为海洋旅游运输服务,主要运营北海-涠洲岛、北海-海口以及蓬莱-长岛3条海洋旅游航线,拥有包括高速客船、普通客船、客滚船在内的20艘船舶。此次新绎游船作价13.7亿元注入西藏旅游,为此,西藏旅游配套定增6.85亿元。西藏旅游称,此次交易旨在提高上市公司整体盈利能力、加快聚焦旅游主业、整合优质旅游资产。

然而,在筹划9个月后,去年12月28日,西藏旅游宣布终止重大资产重组并撤回相关申请文件。对于终止原因,西藏旅游仅简要透露,系综合考虑资本市场环境以及自身实际情况等因素后作出的决定。

公司债:华侨城A“借新还旧” 天目湖拓展主业

除了定增,通过发行公司债、可转债以及超短融等工具进行募资也是上市公司常用的融资手段。Chioce数据显示,疫情以来成功发行了企业债的上市旅企主要包括华侨城A的公司债、首旅酒店的超短融产品,以及天目湖发行的3亿元可转债,到目前为止整体成功发行的规模逾90亿元。

\

作为旅企龙头,随着华侨城A在近年业务版图的持续扩张,营收也突破了千亿规模,公司流动资金补充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数据显示,2021年,华侨城综合运用直接融资、发行债券、权益融资、保债计划、供应链融资等多种手段实现融资586.25亿元。截至年底,公司有息负债总额1402亿元,占总资产的比例为 29%。同时,公司有息负债以中长期负债为主,其中短期借款及一年内到期非流动负债占比20.2%,长期借款及应付债券占比 79.8%,负债结构保持稳定。

\

截取自华侨城A2021年财报

其中,在短期负债方面,华侨城A发行的2021年公司债券三期实际募资共计62.6亿元,募集资金在扣除发行费用后,全部均用于偿还公司债券本金。也就是说,华侨城A去年公司债基本用于“借新还旧”。

而这样的情况今年仍在继续。今年5月份,深圳华侨城股份有限公司2022年面向专业投资者公开发行公司债券项目状态更新为提交注册,该债券发行类别为小公募,发行金额为100亿元。该债券募集资金在扣除发行费用后,拟将不少于30亿元(含30亿元)用于偿还回售或到期的公司债券,剩余部分用于偿还有息债务、补充流动资金、并购房地产项目公司或者标的项目等。

可转债方面,疫情期间仅天目湖成功发行了3亿元,募集资金扣除发行费用后,将全部投资于南山小寨二期项目、御水温泉(一期)装修改造项目。根据预案,南山小寨二期项目建设期为2年,项目投资总额2.65亿元,公司拟使用募集资金投入2.4亿元。提及投资该项目的考虑时,天目湖表示,一方面旨在弥补南山竹海区域旅游产品短板,推动区域整体提档升级;另一方面将完善南山竹海区域酒店布局,进一步丰富公司酒店产品线。按天目湖2022年的经营计划,公司今年将落实南山小寨二期项目的开工建设工作。

整体而言,疫情以来,尽管文旅上市公司在二级市场的支撑下,资金流转要相对灵活多样一些,但受市场环境影响,迫于生存及维持正常运营需要,这些企业在一级市场的融资意愿有增无减。从融资成功率来看,以定增募资为例,到目前为止融资的到位率还不到30%,可见监管对市场资金流向的把控仍然较为审慎。

\

深圳欢乐谷游乐项目 (图源:华侨城官网)

当然,这其中也有企业本身的原因,比如西藏旅游、大东海A以及凯撒旅业等均在内部决议的时候就终止了募资计划,这说明企业本身无论是业务经营还是发展战略上,促成融资的时机和条件仍然不够成熟。反观华侨城A、锦江酒店以及首旅酒店等收获融资的头部旅企,资金用途或是抢滩中高端酒店、或是用于更加聚焦文旅产品的开发等,这也是与国家所提倡的接下来文旅产业将迈上高质量发展征程的步调是一致的。

(除特殊标注外,文中图源均来自Choice)

版权声明:原创内容版权归新旅界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摘录或转载的第三方内容,仅为分享和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新旅界的立场,也无法保证其真实性,转载信息版权属原媒体及作者。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擅自转载使用,请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一周热门 更多 品牌栏目
更多 文旅高层说
更多 文旅大咖说
更多 评论员专栏
  • 吴志才

    华南理工大学旅游管理系教授,博导,华南理工大学广东旅游战略与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广东省乡村振...

  • 赵晋良

    新旅界特约评论员,暨南大学旅游管理专业毕业,从事主题公园研究及相关工作12载,现就职于中国旅...

  • 余良兵

    现任永行资本董事总经理,负责消费升级各细分行业的投资。此前曾长期服务于中青旅,曾先后负责投...

  • 曾博伟

    博士,长期负责中国旅游发展战略制定、主持旅游政策研究和旅游体制机制改革工作,执笔起草众多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