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目的地 > 正文

来势汹汹的沉浸式娱乐 会成为下一匹文旅黑马吗?

2018-03-11 10:48:41  新旅界 王薪宇 要晗飞

“2016年市场上兴起的沉浸式娱乐并不多,2017年后,沉浸式娱乐就像雨后春笋一样发芽成长,很多项目都已展露头角。”

刚从会议场上下来的周箫,匆忙赶赴新旅界的约访,身上带有“触电”字样的黑色卫衣显得格外引人注目。

这件卫衣是周箫出镜率最高的“战袍”。穿着“触电”参加行业会议,周箫希望能有更多的人了解触电,了解沉浸式娱乐。

图1:万娱引力CEO周箫

事实上,国内刚兴起的沉浸式娱乐已有落地很多项目,譬如VR虚拟现实体验馆、多媒体的沉浸科技展、沉浸式演艺、沉浸式戏剧等。

自传统演艺迭代升级至沉浸式后,“沉浸式”成为各企业追捧的对象,只要挂名“沉浸式”就能够成为新兴事物,随即被人们追捧。

对于新兴事物,大家可能还一知半解,线下沉浸式娱乐到底是什么?这是一种重体验、重参与性的线下娱乐体验活动“沉浸式”最早发源于戏剧领域,英国剧团Punchdrunk从2000年成立开始,就尝试着这种新的演剧形式。观众不再是坐在剧场的座椅之上,而是在一个演剧空间里主动地探索剧情,并且全身心地进入剧场情境。

Punchdrunk最为著名的作品《Sleep No More》,2009年一经推出便收获了极大的成功。剧场在一个三座废弃仓库改造的空间里。观众戴上一个白色的鬼魅面具,就可在这个5层楼的空间里随意探索,演员就在你面前零距离的表演,而你也可以远离演员和人群,在这个幽灵般的迷宫里自由探索。在这里,你既是观众也是演员。

国内线下沉浸式娱乐兴起于2015年,整个产业链发展处于探索阶段,属于小众市场。2016年后,相关沉浸式娱乐项目落地,各企业、投资方蠢蠢欲动,或观望或已在尝试接触中。目前,市场上已出现了层出不穷的线下沉浸式娱乐项目,呈现形式不大相同。

“沉浸式”加速嫁接文旅

“2016年市场上兴起的沉浸式娱乐并不多,2017年后,沉浸式娱乐就像雨后春笋一样发芽成长,很多项目都已展露头角。”国内沉浸式娱乐公司万娱引力的CEO周箫接受新旅界(LvJieMedia)采访时表示。

事实上,沉浸式只是外壳,里面可装入戏剧、演艺、多样的线下综合体验。在国内,戏剧最早采用了这种新呈现方式。2015年孟京辉《死水边的美人鱼》作为中国第一部原创沉浸式戏剧,引爆关注度。

旅游界也很快意识到这种新的呈现形式能够完美的嫁接到旅游演艺上,2017年4月,首部漂移式多维体验剧《知音号》在一艘游轮上开演,这是湖北省推动“十三五”全域旅游发展战略的重点创新文旅项目,由武汉旅游发展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联合印象演艺系列导演之一樊跃共同打造。

《知音号》以上世纪初大汉口的商业文化为故事背景,从知音号码头露天部分拉开序幕,为游客设置了鲜活的老码头实景体验区,随后游客将登上一艘具有上世纪20-30年代风格的蒸汽轮船,分层移步观看触及心灵的武汉故事。《知音号》不分观众区和表演区,每一个角落都发生过、发生着或即将发生不可预知的故事,而游客就是故事的一部分。

这种全新的表演形式取得了巨大的成功,《知音号》开演至今十一个月,几乎场场爆满,接待人次超过15万。中国国旅(武汉)国际旅行社项目部经理魏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冬季是武汉传统意义上的旅游淡季,但《知音号》的火爆程度未减,不少外地游客点名要看《知音号》。”

另一著名旅游目的地敦煌,也在加速打造沉浸式演艺项目,2018年1月27日,大型沉浸式演艺文旅项目《极乐敦煌》举行启动仪式。据介绍,该项目的创作经过长达三年的精心打磨,采用“实景艺术呈现+多维(4D、5D、7D)影院技术+数字成像技术+机械互动技术+真人演艺”的组合式手段,在观众与故事交融和互动的特别上,观众既不是简单的行走观看、也不是置身事外的被动观看,而是随着故事的情节设置,边互动边体验边参与的观看。

此外,华侨城投资的四川安仁古镇,也在2017年12月宣布推出大型公馆沉浸式体验剧目《今时今日是安仁》,该剧目历时一年半打造,总投资约7000万元。据制作人杨乐介绍,剧目利用了小镇四个最大最具特色的公馆作为表演场地,共6000平方米。全剧分为四场,展现了上世纪30年代被誉为“西南外滩”的安仁古镇的生活画面,活色生香的呈现了数个极具戏剧性的场景。

沉浸式体验馆蹿红

“沉浸式娱乐并不是为旅游而生,它是娱乐方式的一种升级,是在娱乐体验内容、娱乐科技、互联网游戏下诞生的产物。”中国国际文旅投洽会创始人郝卫东告诉新旅界,“沉浸式娱乐作为旅游目的地之一的核心内容,不知是否能够有足够的能量及吸引力,但旅游市场上确实产生了一批有钱、有闲、有条件的沉浸式游客。”

除了戏剧、旅游演艺外,另一种线下娱乐项目也加紧套上“沉浸式”外壳,即基于IP的线下沉浸娱乐体验馆。

万娱引力正是这一赛道的玩家。2015年5月,万娱引力正式成立,2016年在北京西单大悦城,万娱引力落地了首个“触电·鬼吹灯”沉浸式娱乐项目,这是一场游戏、戏剧和电影的商圈联姻。

图2:触电·鬼吹灯

“触电·鬼吹灯”更强的互动性和沉浸感是沉浸式娱乐的基础,以现象级IP《鬼吹灯》为故事蓝本,利用环绕式声效、舞台级光效、虚拟成像技术,结合真人表演,打造真实的盗墓空间。

玩家需要在正派和反派间选择一个角色,不同的角色,不同的任务,带来不同的参与体验。该项目体验时间30分钟,每一场人数控制在40人以内。

除“触电·鬼吹灯”,万娱引力还和另一热门IP仙剑奇侠传合作,2017年末,在嘉善新西塘越里搭建了一座现实版的仙剑城,这是一个3000平米的超大沉浸空间,再现了《仙剑奇侠传》的经典场景,这就是万娱引力落地旅游景区的首个沉浸式娱乐项目“触电·仙剑奇侠传之锁妖塔”。

图3:触电·仙剑奇侠传之初入江湖

前不久,在这座现实版的仙剑城里,上演了林家堡比武招亲、彩依化蝶、赵灵儿现形、李逍遥林月如赵灵儿于锁妖塔大战镇狱明王等经典片段。“仙剑奇侠传之锁妖塔”项目体验时间90分钟,在这90分钟里,游客可进行二次消费,进城前用人民币兑换铜钱,用铜钱去仙剑客栈喝杯桂花酒,或者找算命先生算一下前世今生。

此外,万娱引力和完美世界就《诛仙》手游打造“触电•诛仙游戏”,还将研发原创IP《触电·西游》。

除了万娱引力外,这一赛道的玩家还有奥秘之家、筑梦文化、TFS超级密室、柒弥等。奥秘之家同样有仙剑主题的沉浸式娱乐项目,旗下“仙剑客栈”,坐落于北京王府井,主打IP内容的线下深度体验,主要利用多空间、多剧情、多环节的深度体验,目前客单价是258/位,单次体验人数在4-8人,体验时长在2小时左右。奥秘之家于2016年9月获得1200万元Pre-A轮融资。

筑梦文化成立于2015年,思路是基于线上头部IP做线下“快闪式”主题乐园,推行沉浸互动体验式的实境娱乐产品。筑梦文化陆续改编并运营了《火影忍者》、《航海王》《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等IP主题乐园,乐园占地500-1000平米,整个浏览体验约2小时。筑梦瞄准“少女心”,主题偏浪漫,通常不涉及解密、微恐等元素。2017年8月,筑梦文化完成千万级Pre-A轮融资。

TFS 超级密室目前有《古墓》、《生化危机》、《瓦尔基里计划》、《反恐》四个主题沉浸式场馆,占地面积约 3600 平米。玩家需换上和主题相关的戏服,在解谜的同时和真人 NPC 进行“尬戏”,体验时长在 2.5-3 小时左右客单价在 298 元左右。2017年12月,TFS超级密室母公司缔孚森获得千万元天使轮融资。

这类沉浸式体验场馆,通常脱胎于密室逃脱或游戏体验馆,相比《知音号》、《极乐敦煌》等投资小、占地少,一般开在热门商圈。2016年4月,万娱引力完成Pre-A融资,涉及金额1000万人民币,据其CEO周箫透露目前其已完成A轮融资,暂未正式公布。万娱引力、奥秘之家、筑梦文化、TFS 超级密室等均于近期获得千万元以上融资,这说明投资者对沉浸式娱乐领域的前景十分看好,而得到“弹药”补给的沉浸式场馆也将加速推动这一娱乐体验项目的普及。

盘活落魄的影视基地?

沉浸式娱乐表现形式各不相同,或舞蹈、或表演、或高科技,其大多落地在商业综合体、剧场、景区、甚至是一大块闲置的空间。

东方文旅总裁杨朵轶认为,沉浸式娱乐与旅游的结合空间很大,很有潜力,沉浸式娱乐需要平台,而旅游需要内容,两者可以实现相互接力。目前,东方文旅城、东方文旅小镇正在植入万娱引力的“触电”产品。

据杨朵轶透露,东方文旅城是城市顶级文旅综合体,一般投入在50亿到150亿之间,将覆盖城市全客群,预计购票客流量在300万以上,目前已签约多个城市,今年预计开工建设3个东方文旅城,预计2020年开业。

东方文旅小镇将在建设在5a景区周边,投资在15亿到30亿之间,今年预计开工2-3个,“触电”项目将成为文旅城及文旅小镇的重要组成部分。

其实,对于缺乏内容影视基地、文旅小镇,以“触电”为代表的沉浸式项目或许是一个不坏的补充。触电在这方面也进行了大量的尝试。

“在做触电前,我们考察了全国约20个旅游景区及影视基地。记忆犹新的是云南的一个影视基地,房子建好,电影拍完,剧组就拍拍屁股走人了,然后这个影视基地就荒了”,周箫说,“触电因为场景的需要,未来或还将落地影视基地。为影视基地量身定做内容,以场景构建故事,赋予其灵魂,使落魄的影视基地再次鲜活起来示。“

不同于横店影视城有多个剧组支撑,目前多数影视基地只能靠旅游来维持生计。梦想很美好,但现实很骨感。人迹寥寥的影视基地,没有新的影视作品、没有新的旅游景点,靠一部作品来支撑生计,很难让游客长期买帐,实际上多数影视基地只能吃土。

目前,万娱引力采取两线并行前进模式。其一是落地在购物中心的巡回版,类似于太阳马戏团形式在全国巡回,约两三个月一次。其投资成本在百万级左右,单站可实现盈利,体验人次可达数十万,占地面积为300-1000平米不等;

其二是立足年流量百万以上景区的常驻版,单站可运营多年、投资成本在千万级左右,2-3年可实现盈利,占地面积在3000平以上,票价将根据景区情况设定,收入类型多元,可当地取材原创IP,捆绑酒店,餐饮等形成沉浸式全域旅游业态。

图4:触电·仙剑奇侠传之锁妖塔

周箫告诉新旅界(LvJieMedia):“中国这么多影视城,大部分却都成为了荒城,我觉的很是可惜。用沉浸式娱乐来改变这些地方,赋予他们内容,使这里的场景活起来,这是我们的机会也是我们的使命。”

但杨朵轶认为如果只有沉浸式娱乐,很难盘活已经处于凋零状态的影视基地,“旅游面对的是各类人群,而沉浸式娱乐更针对千禧一代,还是在都市购物中心、主题公园或者综合型景区中会更好。”

拯救老影视基地,好的内容和场景是必不可缺的。未来,沉浸式娱乐能否成为成为落魄影视基地的另一条出路?让我们拭目以待。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16 LvJie Media Co.,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6046465号 以上内容版权归旅界传媒科技(北京)有限公司所有
Copyright © 2016 旅界传媒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