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目的地 > 正文

新奥携手王潮歌打造《只有红楼梦》戏剧幻城

2018-07-04 09:32:36  新旅界 王薪宇

王潮歌和新奥集团试图通过《只有红楼梦》戏剧幻城,用当代的创新艺术形式,传播《红楼梦》惊人广博而深厚的文化内涵。

二百七十多年前的某一天,家道中落的官宦子弟曹雪芹开始了一本小说的写作。在当时,这不是一件被世人推崇的事业,但曹雪芹披阅十载、增删五次、呕心沥血、辛苦备至,将满腹才情和一腔血泪全部倾注书中,以至生活穷困潦倒、晚景凄凉。他的动机是什么?他想告诉世人什么?他为何要用一生艰辛换来这本没有带来任何利益的小说?

\

上述谜团至今仍未有确切答案,然而中华民族的文化宝库中却多了一块儿稀世瑰宝——《红楼梦》。《红楼梦》于一茶一饭中隐滚滚红尘、在一颦一笑中看世间百态,布局恢弘,哲思深邃,笔触又极致细腻,被公认为举世经典。

文学界、艺术界的精英们对这块儿瑰宝的崇敬之情,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我觉得这辈子我是不敢碰《红楼梦》了,碰了就是有罪,碰了就是亵渎”,著名导演王潮歌曾这样表达。

王潮歌所谓的“碰”,是指艺术家依据《红楼梦》进行二次创作。《红楼梦》凝聚了曹雪芹毕生心血,又是公认的经典,每个人心中都有不同的解读,不少红学家和红楼迷毕生钻研此书。在此情景下,艺术家以《红楼梦》为主题进行创作,无疑要接受以下几个拷问:曹雪芹写作字字血泪,你有什么资格诠释他的作品?你何德何能把这部伟大作品和你的名字放到一起?每个人心中都有一部红楼,你凭什么凌驾于众人之上,凭什么要大众接受你的理解?

“《红楼梦》是太伟大的作品,我没有能力在上面加上我自己的理解,我自己那点心思只能在心里偷偷的想”,对于这部超越时代的经典,王潮歌甚至认为,“在当下谁都没资格碰,想都不能想,想想都有罪。”

然而王潮歌终究还是做了“想想都有罪”的事。6月22日,在河北廊坊市“梦廊坊”文化产业园区一片空旷的工地上,一座以《红楼梦》为创作源泉的宏大作品破土动工。该作品名为《只有红楼梦》戏剧幻城,由王潮歌和新奥集团共同打造,是以《红楼梦》的戏剧呈现为主要内容的文化旅游园区。《只有红楼梦》戏剧幻城的5个大剧场及若干园林小剧场,以及“丝绸之路国际文化交流中心”的5个大剧院,共同构成的中国最大的戏剧演出群落。

《只有红楼梦》戏剧幻城开工仪式现场▲

王潮歌和新奥集团试图通过《只有红楼梦》戏剧幻城,用当代的创新艺术形式,传播《红楼梦》惊人广博而深厚的文化内涵。

在当下,打造一座文旅项目是顺应“潮流”之事,文化主题公园、旅游演艺、文化小镇等启动、落地、开业的新闻,几乎每天都有。但即使如此,《只有红楼梦》依然是一个值得期待的项目。

第一个关键词:情怀

情怀,是《只有红楼梦》的第一个关键词。如今“情怀”乃至“梦想”等词汇被过于频繁的用于商业场景,致使意味混杂、失语,但这两个词汇对应的精神力量却不会被消灭,即一个人或一群人发自心底想做成某件事的强烈愿望,为此可以不计付出、不求回报。

《只有红楼梦》是一个因“情怀”而生的项目。在6月22日的项目开工仪式上,新奥集团董事局主席王玉锁坦言,“今天内心有点激动,这一刻,我已经盼了8年”。能让新奥集团掌舵人内心泛起波澜的,不是该项目的商业价值。

新奥集团年营收超千亿元,2017年位居中国民营企业500强的第24位,相比这个大型企业集团,一座文化旅游项目对收入增长的贡献是非常有限,例如商业上最为成功的旅游演艺之一《印象刘三姐》,2017年票房收入也不过2.1亿元。王玉锁为人十分低调,平时甚少出现在媒体的聚光灯下,然而此次却难掩激动之情,第一个上台讲述《只有红楼梦》诞生的前前后后。

“这个项目满足了我三个愿望,第一个是回报家乡、回报父老乡亲,我是廊坊人,希望《只有红楼梦》戏剧幻城能够成为廊坊独具吸引力的文化新地标,带动廊坊将毗邻京津的区位优势转化为区位价值,加快经济社会发展”,他说。

“二是实现‘传统经典,当代表达’的愿望,对传统文化进行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表达,创造能够代表中国人、中国文化的当代表达符号,让世界了解中国。”

“三是推动廊坊产业升级、转型的需要。当前,京津冀区域正在大力推进产业转型,身处其中廊坊应当如何定位、如何发展?我认为发展文化产业既符合国家大政方针、未来趋势,又能与京津冀现有的产业形成互补,是一条可行的路子。”

为此,王玉锁从2009年开始四处奔波,接触各类艺术家和创作者不计其数,也花费了大量的前期费用,但一直未找到能放心托付项目的主创人选,直到2015年遇到王潮歌。

王玉锁相信王潮歌就是他要找的人,但王潮歌果断的拒绝了这个邀请,理由是“《红楼梦》是不能触碰的作品”。为了实现情怀的人,不会轻言放弃,王玉锁坚信此项目非王潮歌不可,他拿出一个成功企业家必备的素质,锲而不舍。

“他也是倔啊,一遍一遍的找,我走到哪儿他追到哪儿,追了一年多”,王潮歌在项目动工仪式上回忆。

促使王潮歌入伙的,同样是一份情怀,作为一个当代艺术家,总要为这个时代留下点什么,尤其是面临西方文化大举入侵的时刻。

“当时正值迪士尼在上海开业,业绩辉煌,一个个西式主题公园也在国内拔地而起,放眼望去,遍地都是美国小镇、法国小镇、荷兰小镇、西班牙小镇……我作为这个时代的艺术家,我如何面对我的父辈?我又如何面对我的子孙?我是否应该把自己豁出去,名誉、面子、个人得失抛诸脑后,勇敢向前踏一步!”她说。

“失败了,不过是我又一个失败的例子,好多人做‘红楼梦’都失败了。万一我成了呢?万一我成了呢!那时候,我们的孩子,他们会以我们这样的皮肤、语言、音乐、服饰为荣!他们不需要懂米老鼠,不需要学西方审美,他们会跟全世界的人说,来!过来看看我们的,看看我们的粉墙黛瓦、高山流水、大象无形,这是我们中国的,你们也学学!万一这一天真的来了,我跟王玉锁主席的冒险,值吧?”

冲着这个“万一”,王潮歌豁出去了,和王玉锁一起踏上冒险之旅。这个情怀项目还吸引了更多人的加入,例如北京市建筑设计研究院总建筑师王戈,以及优秀的灯光、舞台设计等团队。

第二个关键词:艺术

艺术是《只有红楼梦》戏剧幻城的第二个关键词。

出于情怀也好,出于商业利益也好,项目最终都要落实到内容上。近几年国内旅游演艺遍地开花,它们和《只有红楼梦》有何本质不同?优秀的剧作导演乃至旅游演艺导演不乏其人,为何非王潮歌不可?

答案在于《只有红楼梦》的艺术性。多数游客难以区分一台旅游演艺是商业属性还是艺术属性。但这不意味着旅游演艺没有商业和艺术之分。艺术和商业的分野在于,艺术注重自我表达,商业注重迎合需求。艺术是源于艺术家内心对某个主题探索和思考,创作过程以艺术家为中心。商业则是以市场为中心,基于对市场需求的研究,创作者的任务是准确判断市场需求、满足需求。

艺术家不迎合任何人,但其作品中注入的主题表达,往往具有深刻的思想冲击力,人群会被主动吸引,心灵被激发。伟大的艺术品,是由于其最广泛、最深刻的改造了人群的思想。

《蒙娜丽莎》

例如,达芬奇的名画《蒙娜丽莎》之所以伟大,是由于《蒙娜丽莎》之前,艺术服务于宗教,几乎所有画作都是用于突出宗教的神圣、伟大。《蒙娜丽莎》是第一个画普通平民的油画,并用了多种世界首创的表现手法,例如第一次系统的运用透视原理等,使主题表达更具震撼力。《蒙娜丽莎》震撼性的提出“艺术要为人服务”这一思想,这掀起了全社会的思想冲击,这种冲击从艺术领域溢出,引起质疑宗教、反抗神权统治的启蒙运动。

《泉》

再例如1917年,达达主义艺术家马塞尔·杜尚,从商店买来一个男用小便池起名为《泉》,将此作为自己的艺术品。这一匪夷所思的艺术作品被认为是现代艺术史的里程碑,《泉》瓦解了《蒙娜丽莎》以来形成的人文主义艺术观念,即艺术是为了个人的审美和理性服务,其对人文主义的艺术规则提出尖锐质疑:谁说艺术是为了“美”而存在?

《泉》重新定义了艺术:艺术不是一种形式,而是一种思想表达,艺术品本身由谁制造不重要,重要的是艺术表达的思想是谁赋予的,要表达什么。《泉》引起的思想冲击不亚于启蒙运动,古典美学成为过去,诗歌、音乐、绘画、雕塑、建筑等艺术风格被洗头换面。反叛、荒诞、混乱和破坏成为20世纪艺术创作的重要主题,摇滚乐、嬉皮士、黑人运动,乃至普通人难以理解的各种后现代主义流派,均发源于此。

具体到旅游演艺。偏商业的旅游演艺,发心在于满足观众的感官体验,注重使用震撼的声光电特效,以及杂技、特技等危险动作,调动观众紧张情绪。此类翘楚是宋城演艺的千古情系列,如《宋城千古情》、《三亚千古情》等,主题是展示所在地的历史文化,长处在于视效震撼,飞天、遁地、入水一概不缺,战争、爱情、民族特色各类元素应有尽有。场面和观众情绪调动上做到前戏不压后戏,制造高潮迭起的感觉,最后设置压轴大戏令观众心满意足。

而偏艺术的旅游演艺在于呈现一种文化或思想,主题表达完整而新颖,呈现方式上不追求炫技,不以光彩夺目的视效和高难度动作赚取掌声,而是以氛围和意境传递主题。王潮歌的印象系列、又见系列是此类代表。看惯了商业演出的观众,乍看王潮歌的作品,会明显感觉到一种很不一样的感受,演员几乎没有高难度的动作,没有上天入地的杂技,也没有宏大的战争场面,更没有煽情的音乐,然而其意境、氛围却深深渗入观众的心底。

其主题也是展示所在地的历史和文化,但往往集中于一点,挖掘极深。例如《又见平遥》讲述平遥票号东家为从沙俄换回手下王掌柜的一条血脉,耗尽家产雇佣232名镖师一同前往,7年过去东家本人连同232名镖师全部客死途中,而王掌柜的小儿子得以回归、血脉得以延续。

这样的主题相对当地宏大历史是小事件,却极容易引发观众思考,也在挑战观众价值观:一个东家为了手下的高级打工仔家破人亡,到底值不值?233条人命换一条,到底值不值?这是当地真实事件的改编,这对观众心灵造成更为强烈的冲击,也更深刻的了解晋商:不管值不值,他们真的这么干了,他们就是这么一群人!

再例如《又见敦煌》,以造成文物流失海外的王道士为切入点,又一次引发观众的思考:假如给被订上耻辱柱的王道士一个发声的机会,他会说什么?真实的王道士有过忏悔吗?如果他忏悔,我们该给他一个原谅吗?对于商业片,一大原则是永远不要让观众思考,思考会带来压力和不适,会严重影响感官接收刺激体验。但对于一个来到敦煌的游客,思考这些问题是再合适不过的。接收艺术品的思想内涵,必须思考。

千古情系列是经过市场的千锤百炼而来,创作者秉承匠人精神,根据观众现场和导游们的反馈不断修改,是极为精致的工艺品。王潮歌的创作是才华和灵感一瞬间碰撞出来的火花,其秉持的是艺术家精神,不为迎合,但求以新颖的思想和主题带来全新的冲击,激发观众的精神世界。

第三个关键词:唯一

事实上,抛开艺术家的光环,艺术品和工艺品本质上是平等的,满足受众不同的需求,并无高下之分。但目前旅游演艺普遍重商业性,工艺品太多,艺术精品稀缺,原因在于旅游演艺投资大,需要有实力的投资者支持,而有实力的投资者往往是商业思维。

2017年,王潮歌曾在某个会议上谈到这种现象,“很多企业家投资文化产业,先盖个文化小镇,然后说,王潮歌你很厉害是不是?你来,给我做个内容装进去。我大眼睛瞪着他,你想做个生意,想让我做个内容装进去赚钱,你怎么不反过来想?问问我们这个国家的思想者、艺术家想做一个什么样的内容,你来帮助我们、敬重我们、服从我们”。

其实,这部分企业家违反了艺术规律,《蒙娜丽莎》、《泉》乃至曹雪芹的《红楼梦》,其初衷不是要做一个受欢迎的作品,而是传递一种思想或感情,这种思想甚至挑战了当下的主流观念。艺术创作无法复制,商业作品可以复制,商业作品传递的是感官刺激,换一种特效或动作,可以提供同样的刺激。而艺术作品一旦被创造出来,它就是唯一的,它的思想是唯一的,即使创作者本人原样复制《蒙娜丽莎》、《泉》、《又见平遥》、《又见敦煌》,复制品也起不到同样的效果。

艺术创作无法规划、不可预知、不能复制,但也造成其独一无二的吸引力。《只有红楼梦》戏剧幻城追求的正是这种独特的、唯一的、发自内心的吸引力,这才能成为廊坊的吸引核。如果只是商业演艺,哪怕非常优秀的商业演艺,也是很容易被复制,被其他竞争者抢走受众。

艺术创作,艺术家是核心。王玉锁正是王潮歌期待的“帮助我们、敬重我们、服从我们”的商人。有一段小插曲,可以侧面说明王玉锁对王潮歌的信任。《只有红楼梦》设计阶段,王潮歌推翻了其先前提出的一个重要设计,这一推翻需要多花一个多亿,这不是个小数目。王潮歌提前准备了一大堆说辞和图纸,想证明新设计有多棒,然而都没用上,她刚提出想法,王玉锁就已经安排下属筹钱了。“他对我就俩字,信任,这给了我最大的鼓舞,也是最大的压力”,王潮歌说。

艺术创作不存在套路,完全是灵感和才华的碰撞。《只有红楼梦》戏剧幻城从2017年5月开始启动,到如今破土动工,一年多的时间,王潮歌及团队每天都在跌倒、失败、折磨和较劲儿中度过。这个项目想做成什么样,没人知道。不想做成什么样,王潮歌列举了很多,不想做成主题乐园,不想做文化公园,不想做成特色小镇,不想做成几个剧场凑一起假装一台戏。每一个想法都被否决,每个设计都被推倒重来,这是《只有红楼梦》戏剧幻城项目团队的日常。

王潮歌

做为项目的总构想、总策划、总导演,王潮歌一直在和自己死命较劲儿。把所有能想到的统统否决,那就只剩下想不到的想法了,挤出一个想法,不满意再否决,再想。只有这样决绝的付出和态度,才能深入到前人不曾到过的领域,寻找到震撼心灵的力量。

如今,《只有红楼梦》总构想的工作已经完成,王潮歌对其发掘的创意和灵感较为满意。“我多想今天就把《只有红楼梦》的一切和盘托出,但是不能,我要克制,等到开业那天给你们一个惊诧,你一定没见过”,她说,“它不是你想象过的样子,它是你从来没有到达的地方,你从停车场下车到走到广场的一瞬间,我们的戏就已经开始。每个人都能找到自己心中的红楼”。

只有这样的“红楼”,才能成为廊坊的吸引核,或许也只有王潮歌,才能造出这样的红楼。以《红楼梦》为代表的中国传统文化精髓,在当下中国、在国际上失语,并非精神内核不如西方的文化,仅仅在于创意不足、呈现手法老旧。再优秀的文化,几百年都是一个不变的形式,观众也会失去兴趣。借助全新的表达,王潮歌和王玉锁试图将蜷缩于黑暗一角的中国传统文化精华,重新请出来,请到光明中,请到舞台上。

乔致庸手书的对联

“具大神通皆济世,是真法力总回春”,这是晋商最杰出的代表乔致庸手书的一副对联,悬挂于乔家大院最重要的厅堂,身为一个成功的商人,他没有给后代灌输金钱至上的思想,反而强调有能力的人一定要匡扶世道、救济百姓。这不是乔致庸一个人的思想,也不是晋商一个群体的思想,而是中国五千年来沉淀的文明传统。

同为成功商人的王玉锁,正在践行这一中国优秀传统,用“真法力”令传统文化“回春”。


Copyright © 2016 LvJie Media Co.,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6046465号 以上内容版权归旅界传媒科技(北京)有限公司所有
Copyright © 2016 旅界传媒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