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目的地 > 正文

海航集团董事长王健意外离世 他是海航缔造商业奇迹的秘密

2018-07-05 14:29:25  新旅界 王薪宇

海航集团发布讣告,海航集团联合创始人、董事长王健在法国公务考察时意外跌落导致重伤,经抢救无效,于当地时间2018年7月3日不幸离世。

7月4日,海航集团发布讣告,海航集团联合创始人、董事长王健在法国公务考察时意外跌落导致重伤,经抢救无效,于当地时间2018年7月3日不幸离世。这对于尚未完全解决流动性危机的海航集团,无异于一次空前严重的打击。

事发在普罗旺斯省阿维尼翁东边小村镇Bonnieux,据财新网报道,当时王健试图爬上一堵矮墙去看风景和拍照片,第一次失败后,他试图跑起来跳上去,结果不慎翻了过去,然后从十米高的地方摔落。目前海航集团董事局主席陈峰已经飞往法国,其他在外的海航高管正赶回公司总部海口。

海航的两个掌门

王健在海航集团25年的发展历程中,起着主导作用。创办海航之前,王健和陈锋同在民航局工作,为同一个办公室的同事,后跟陈峰一起离职创办海航。

王健在海航的地位几乎可以和陈锋平起平坐,他曾在一次内部会议上说:“我做总结和陈总做总结都是一样的,陈总往往取代我的角色,把CEO的工作全给布置了,而有时候我又把陈总的角色给取代了,我俩坐在这看似是两个人,实际上是一个人,所以大家别把我们看成两个人。”

陈峰也在会上说:“我跟王健同志两个人角色总是互换。”

据海航一位离职员工说,王健是海航融资和资本运作的实际操盘手。而融资和资本运作是海航的命脉,海航从1000万元起家,仅用25年时间,到总资产逾万亿元、年收入逾6000亿元,缔造这一商业传奇的核心秘密就掌握在王健手中。

简而言之,海航起家的航空业是资金密集程度最高的产业之一,航空业伴随着大量融资工具、金融衍生品乃至各种资本运作手段。对这类工具的深刻理解和熟练运用,加上王健本人激进扩张的理念,海航得以实现这一商业史上的奇迹。

海航最津津乐道的故事之一是,“起家资金仅有1000万元,连半个波音飞机的翅膀都买不起”。启动资金不够买半个飞机翅膀,也没有任何能用于抵押贷款的重资产,海航如何启动业务?

陈锋和王健创造性的用“内联股份制”的融资模式向社会公开发股,奇迹般融到2.5亿元,以这2.5亿元为信用担保,撬动银行贷款6亿元,买下2架波音737,成功迈出第一步。海航法人股也在全国证券交易自动报价系统(STAQ系统)正式上市交易,成为全国航空运输企业中的首家上市公司。

1995年,海航资金链面临危机,陈锋和王健前往美国,在华尔街呆了三个多月,他们最终说服大名鼎鼎的索罗斯,让量子基金控股的美国航空有限公司花2500万美元购买了海南航空25%的股份,成为海航的第一大股东。海航也由此成为首家中外合资的航空公司。

可以说,海航没有靠山、没有资金,迫不得已从成立之日起,就钻研各类融资工具、尝试各种融资手段、在各个国家的金融市场上摸爬滚打,以此维持生存的发展,这与其他民航企业背靠地方政府和银行支持,形成鲜明的对比。

金融驱动滚雪球

航空业具有重资产、现金流稳定等特点,天生会接触大量的融资工具,银行信贷、证券、融资租赁、保险、信托、期货、对冲基金以及各类金融衍生品,都能在航空业找到合适的应用场景。

长期浸淫此道,王健治下的海航集团对对金融的理解的布局领先国内企业一个时代。他曾经给员工讲过一堂课,内容是“死去吧”,课程的中心内容很简单:管我要钱的时候我就让你们“死去吧”,“不要天天老盯着公司那点钱,要看到外面广阔的天地,纽约有上万亿美元,伦敦交易所、香港交易所有那么多钱。给你们发工资,你们永远成不了百万富翁,你们要去拿投资人的钱。”

王健的经营理念,对海航的影响极其深远。海航今天有如此的规模,以及背后潜在的风险,都跟这一经营理念指导下的海航跃进模式有关。

截止2017年底,海航控股、参股各类金融企业数量达22家,银行、保险、信托、期货、证券、金融租赁等全方位涉猎,甚至成为德国最大银行德意志银行的第一大股东。以数量来看,海航旗下金融企业仅次于即将土崩瓦解的“明天系”,在一众民营企业中遥遥领先。

借助着这一“无所不包”的金融布局,海航集团打通了从传统信贷到互联网金融在内的数十种融资模式。曾有媒体称海航,“其融资工具之复杂、融资领域之广泛,堪称当代杠杆融资百科全书”。

金融带来源源不绝的“弹药”,海航做起各类并购、投资业务长袖善舞。2015年,海航首次进入世界五百强,位居464,2016年已经升至第353位,2017年更是高居第170位。取得这一成绩,正是源于不间断的并购和投资,尤其是近几年的激进海外扩张,所获得资产通过各个金融通道抵押、证券化等,进一步放大,带来更多的“弹药”。

王健高超的金融手段造就了海航,但也埋下了隐患。金融是海航的命脉,维持这个庞大的商业帝国靠的是高负债,流动性宽裕时借新还旧,债务规模尚可支撑。而随着国内金融环境的改变,去杠杆收紧流动性,使海航以及同样激进扩张的万达、安邦等陷入流动性危机。

不同于安邦的纯金融、万达的房地产,海航在金融之外有航空主业,航空是扎扎实实的实业,这成为海航集团的护身符。2017年以来官媒人民日报多次发声力挺海航,头版刊发《海航扎根实业保持定力》,并多次强调海航的实业属性、企业家精神以及“一带一路”上发挥的重要作用。工农建交等国内八大银行齐表态支持海航,给予8000亿元巨额授信。

海航也紧急处理海外资产,据媒体爆料其计划2018上半年套现不少于1000亿元。据新旅界(LvJieMedia)不完全统计,近3个月以来海航抛售海外资产套现不少于600亿元。各方支持以及加速抛售资产,海航的流动性危机正在被解除,去杠杆、削减债务规模的工作正在有条不紊的推进。

此次王健的意外离世,无疑会严重打乱海航走出危机的节奏,海航多项业务和大量交易将受到严重影响。这是否会拖缓甚至阻碍海航的复苏,还有待进一步观察。但最严重、最不可逆的损失是,海航失去了它的基石之一、始终驱动其前进的金融大脑,而王健永远离开了他一手缔造的商业奇迹。

愿逝者安息。

标签: 王健 海航
Copyright © 2016 LvJie Media Co.,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6046465号 以上内容版权归旅界传媒科技(北京)有限公司所有
Copyright © 2016 旅界传媒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