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目的地 > 正文

安徽一景区仅限旅行团游客进入 百名散客被拒景区门外

2019-05-07 10:32:09  经济参考报 程士华 冯松龄

佛子岭景区是安徽省首批风景名胜区,景区的佛子岭水库拥有新中国第一大坝。

“本来一家人出来想开心放松下,结果景区进不去,想走也走不了,早知道就不来了。”在安徽省霍山县的佛子岭景区大门外,游客卢女士满脸焦急,向景区内张望着,寻找她的丈夫。

佛子岭景区是安徽省首批风景名胜区,景区的佛子岭水库拥有新中国第一大坝。《经济参考报》记者2日下午在现场看到,有近百名游客被景区工作人员堵在景区门外。

记者询问景区工作人员,对方答复说,景区水库大坝正在维修施工,暂停对外开放,建议游客步行上山三公里去体验游船项目。

但是,记者看到,陆陆续续有一些游客被引导着进入景区大门。水库大坝上也有一些游客正在走动观赏风景。对此,景区工作人员解释说,允许进入的是旅行团游客,散客不允许进入。

卢女士说,她一家四口人自驾游,从200多公里外赶到霍山县佛子岭景区。她丈夫刚才挤进了景区,她带着两个孩子,不敢向人群里挤,结果现在想玩也进不去,想走也走不了。来之前,她查询了佛子岭景区官方网站,并没有看到有暂停开放的通知。

五一假期旅游需求激增,记者调查了解到,部分景区在管理、设施配套等方面依然存在短板,不少游客乘兴而来、败兴而归。除了景区管理混乱的问题,一些景区周边的道路出行、餐饮住宿等配套服务的拥堵不堪和供不应求,也让游客发愁,严重影响出游体验。

“旅游服务的供给,已经从景区内向景区外的公共设施延伸。”山东旅游规划设计院院长陈国忠认为,比如堵车、食宿等问题,仅仅靠景区管理是无法解决的,需要当地政府来从更高层面进行统筹规划。

有些地方,还没到景区,道路就堵成了停车场。记者前往大别山彩虹瀑布景区途中,距离景区3公里时,车辆就在高速公路上排起了长队,需要耗时一个小时左右才能到达。看着堵成一锅粥的现场,记者不得不选择前往其他景区。

旅途中,吃饭有时也成了难题。在佛子岭景区外的070县道和晾甲路交口,记者看到有个指示牌上写有“二桥农家乐”、“土厨子农家乐”等三四个餐馆名。记者循着标识牌所指示的方向开车进入,一些餐馆里,等待就餐的游客排成长队。记者在一家餐厅排队将近一个小时,还是轮不到,不得不再去找其他餐馆。从中午12点,一直折腾到下午3点,才终于吃上了饭。

类似难题不仅在吃饭方面,住宿方面也令人头疼,景区周边客房普遍爆满。一些酒店甚至临时加价宰客。假期期间,记者通过艺龙APP预定了天津市滨海新区客运来快捷酒店的一间三人间,在线成功支付了242元房费。但是,几个小时后,该酒店电话称,所预定的房间没了,如需入住,需要补80元“涨价费”,酒店才愿意提供两个标准间。

从“春运堵”到“出游堵”,折射我国社会需求正在发生变化。陈国忠认为,四天的假期时间,以及适合出游的春夏之交的天气条件,很多人规划安排了中短途的旅行计划,这是今年五一旅游市场火爆的主要原因。旅游需求的热情高涨,使得景区拥堵成为这个假期最为受关注的话题。与“春运堵”相比,“出游堵”体现了公众在更高层面的需求。

陈国忠认为,“上车睡觉、下车拍照”的走马观花跟团游,正在逐渐被深度体验游替代。在旅游业散客化时代,应抓住订单式旅游需求向自由行需求转型的机遇,尽快提升旅游服务产品供给水平。如果不能抓住这一变化,旅游行业就会停留在初始阶段,难以完成升级蜕变。

专家建议,提高复游率,解决消费短板从而带动经济发展。我国复游率低于日本等国家,主要原因是景区服务水平参差不齐,难以满足散客化时代的高水平需求。解决“出游难”问题,释放更多旅游需求,需要从政府层面优化旅游规划,比如景区周边的道路、停车场、餐饮、酒店等配套设施的资源优化,从更高层面着眼,才能有效提高旅游服务产品的质量。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16 LvJie Media Co.,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6046465号 以上内容版权归旅界传媒科技(北京)有限公司所有
Copyright © 2016 旅界传媒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