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目的地 > 正文

只有10%项目实现盈利 低空旅游在中国还欠哪些火候?

2019-11-26 11:56:23 新旅界 屈菲菲

目前,国内低空旅游市场规模在5000万左右,与国外相比,甚至还不能称之为产业。

不知不觉,低空旅游正在成为各地发展旅游的“新宠”。刚落下帷幕的2019中国热气球俱乐部联赛四川·长宁站赛事上,热气球运动“火”了一把。新疆阿克苏地区也于近日启动低空旅游高端产品,吸引游客乘坐直升机观赏秘境。

如何在低空旅游的版图上布局?国内不少城市已经开始了积极探索。然而据业内人士估算,国内只有10%左右的低空旅游项目实现盈利,低空旅游行业在中国成熟或许还需要更长的时间。

产业萌芽阶段,盈利难度大

“什么叫低空旅游?低到多少算低空?离地一米算不算是低空旅游?这些问题实际上很多业界的人也不是很清楚,其实低空旅游涵盖的面非常非常大。”中体飞行CEO赵磊明说。

在很多人眼里,开飞机带大家观光就是低空旅游,但是仅仅凭坐飞机观光来实现低空旅游盈利,其实很难。

相比欧美发达国家,中国航空运动的产业化程度处于初级阶段,产业链不完整,市场规模有限,个人消费尚未呈现爆发式增长,所谓的“风口”还未到来。因此,不论风险资本还是产业资本均未对航空运动领域进行正式布局。2016年到2017年间,信中利资本曾以千万级人民币的天使基金小范围试水航空运动,但并未取得预期中的增长和回报。

之所以没有取得很好的市场回报,除了产业还未形成,也和国人在低空旅游消费上缺乏冒险精神不无关系。部分国人看待低空旅游的态度是“你倒给我钱,我也不坐”,低空旅游吸引国内消费者还需要时间等待“年轻市场”的成长。

(来源:来自中航空旅)

政策制约也是低空旅游发展不如预期的原因之一,飞行体验的弹性化需求与空域管制存在刚性矛盾,“黑飞”现象频出,飞行体验旅游走上正规化发展的路径还有待于政策的持续放宽。“尽管国内低空空域已逐步放开,也开始仿效其它国家的管理方式,但是尽可能修正法案法规与国际接轨仍然比较重要。”中航空旅CEO唐亚兰在接受新旅界(LvJieMedia)采访时表示。

目前,国内低空旅游市场规模在5000万左右,与国外相比,甚至还不能称之为产业。

据了解,以滑翔伞、热气球、特技飞行等航空运动主题的节庆赛事活动的市场规模大约在每年3000万人民币之内;航空运动类的私人空中游览的票务收入,目前全国市场总规模预计在2000万人民币左右;运动类航空器、航空器材的年销售量有限。以具有标准适航证的热气球为例,2018年销量不足60套。滑翔伞、动力伞、动力三角翼等其它航空器材年销量累计数百套。全国最大规模的热气球俱乐部,处于适航状态的热气球数量不足30套,且多数热气球不具有标准适航证,不可以进行载人商业飞行。

仙踪行热气球乐园CEO刘锋表示,打造一个世界级飞行胜地的运营门槛、投资门槛、营销推广门槛、多元业态的综合管理门槛较高,服务私人空中游览的2C的商业模式,在国内尚不成熟。形成一个世界级别的空中游览目的地,中国尚有一段路要走。

人口优势无可复制

赵磊明表示,相较国外成熟的低空旅游经验,实际上只需要借鉴管理体系,因为市场体量不一样,中国有国外无法复制的人口优势,其他的还需要国内市场自我摸索。

中体飞行打造的衡水航空飞行营地正在尝试“漏斗型模式”,客单价从几十到几千块,既有几十块钱的针对青少年开展的科普活动,有几千块钱的跳伞体验,也有高达几万学习飞行的课程。据赵磊明介绍,目前营地一年人流量在50-80万之间,不同的消费人群有合适的低空旅游项目。

“我们在设计一些单次消费价格低、消费频次高的项目供游客体验,先用低价格吸引大家来观看了解低空飞行项目,然后这些人群有一部分会选择深度体验,接下来慢慢会有人成为低空飞行项目的爱好者,这就是我们正在建立的‘漏斗型模式’。”赵磊明说。

在他看来,只要因为飞行而发生的旅游活动,哪怕就是看一看热气球,也属于低空旅游的范畴。所以价格并不是制约低空旅游的因素,因为低空旅游项目接待能力有限,无法服务所有的游客。以目前体验单价最高的高空跳伞来说,3000块的单价,300万人的城市只要有百分之一的人去体验一次,也是近亿的营收。

“高单价的飞行项目会影响低空旅游,但并不是主要制约因素,关键在于低空旅游行业缺乏专业的产品设计、和完善的线上线下飞行服务。”中航空旅CEO唐亚兰说。

近年来,随着国家出台一系列鼓励体育产业发展、航空飞行营地、露营产业等政策引导,房地产转型、文旅景区消费升级等企业端需求推动,产业资本或上市公司对航空运动领域关注度增加。

我国的低空飞行需求主要是飞行作业需求,而旅游飞行比例很小,1%尚不到,而目前全世界年通用航空飞行中50%左右的飞行时间是低空旅游所产生的。我国这一比例远远低于国际平均水平。

据不完全统计,2018年围绕景点开辟的低空旅游线路已有90余条。天津、西安、武汉、株洲、三亚、海口、中卫等旅游城市相继开通了观光为主的低空旅游项目。

热气球或是最佳切入点

前两年大火的综艺节目《花儿与少年》给热气球旅行带来了一波热度,很多人去土耳其旅行点名要乘坐花儿与少年“同款”卡帕多奇亚热气球飞行。除了土耳其的热气球备受游客青睐,世界各地的热气球飞行也是各有各的“卖点”,国内近两年不少景区也以热气球赛事切入低空旅游赛道。

2019年7月19日张掖七彩丹霞热气球节,是目前西北地区规模最大的热气球活动。上百套热气球自由飞行穿越整个丹霞景区,不少前去张掖旅行的游客表示以后将考虑乘坐热气球游览丹霞。专业的赛事举办吸引游客,为未来的低空旅游产业储备潜在消费者。

仙踪行热气球乐园CEO刘锋在接受新旅界(LvJieMedia)采访时表示,双人滑翔伞、动力伞、悬挂滑翔机(动力三角翼)、降落伞等航空运动项目在国内开展载人空中旅游缺少相应法律法规支持。热气球因其载客的合法性或许可以成为中国低空旅游产业最具可行性的方案之一。

此外,大多航空项目飞行体验追求刺激、冒险和速度,适合少数年轻群体,而热气球飞行更加平稳、柔缓,可以吸引更多包括老人、儿童在内的客群。

刘锋说,在当前所有的载人航空器上,热气球无论在体验度上还是成本上都更具游客诱惑力。伴随着热气球目的地越来越多,热气球项目的安全度、观赏度可以说经受住了市场的考验,对于旅游生态的带动非常强。

直升机观光

热气球飞行和天气状况密不可分,日出时间到日出后3小时之内,热气球飞行的安全系数最高。为了在日出时乘坐热气球,游客通常必须在当地过夜,可以带动酒店、民宿、餐厅、甚至周边其它小型景点的二次消费,热气球或可成为目的地型景区的又一流量入口。

再者,打造一个目的地景区需要投入上亿资金,但是热气球自带话题和流量,本身可以形成一个目的地,并且投入只有500万-1000万。现在采购一套热气球的成本为10几万,乘坐一次热气球的费用在800元/1小时。但是直升机的采购价在300万起,贵的进口机型价格能达到上亿元,乘坐费用和热气球相比,同等价格只有短短的5-10分钟,采购价格和运营成本非常高昂。

“国内应用最多的的AX-7热气球最多可载客3人,与国外可坐20人以上的进口观光型热气球相比差距不小,最明显的是载客观光能力薄弱。未来巨型热气球实现规模化、产业化运营后,热运营成本有机会降到100元以内/人次,热气球可以说是未来十年内边际成本最低的商业载人航空器。”刘锋说。

但是,现在热气球飞行的现状是不仅载客量低,具有热气球空中游览资质的通航公司也只有五家,甚至目前国内只有两家符合民航局认证的热气球生产厂家。而载客数在20~30席位的进口观光型热气球,目前在国内找不到合法合规的生产厂家,如果从国外进口,不仅无法在国内登记注册,而且成本过于昂贵。

目前我国热气球主要以短期赛事活动形式出现,常态化运营的低空旅游产品尚不成熟。这个行业缺少一个现象级的案例来刺激产业资本的行动。

在一个新兴产业的萌芽阶段,需要有富有远见、行动力和创新精神的文旅领域的企业家、投资者参与进来,才能共同推动中国低空旅游的崛起,为中国旅游吸引全球客源提供更有竞争力、吸引力、复购率的体验产品。

版权声明:原创内容版权归新旅界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摘录或转载的第三方内容,仅为分享和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新旅界的立场,也无法保证其真实性,转载信息版权属原媒体及作者。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擅自转载使用,请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一周热门 更多 品牌栏目
更多 文旅高层说
更多 文旅大咖说
更多 评论员专栏
  • 曾博伟

    博士,长期负责中国旅游发展战略制定、主持旅游政策研究和旅游体制机制改革工作,执笔起草众多国...

  • 魏翔

    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经济学博士、副教授,青禾研究联席专家

  • 刘锋

    北京巅峰智业旅游文化创意股份有限公司创始人、教授、博士;国际休闲经济促进会副主席,财政部政...

  • 王兴斌

    曾任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旅游研究所所长,国务院特殊贡献专家津贴获得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