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目的地 > 正文

中小景区:经过疫情还没死,我们还是挺厉害的

2020-06-19 10:12:50 新旅界 吴亚

绝处逢生4个月,前路漫漫可期否?

过去的4个多月,在疫情的影响下,中小景区的“举步维艰”再次被搬到台前。至今,这种“困顿”也仍未结束。

“我一直觉得,经过疫情还没死,我们还是挺厉害的。”刘威(化名)用“绝处逢生”来形容今年上半年的惨淡业绩,“得亏去年景区运营还行攒了点小钱,还能承受小团队的人力成本。原计划的端午小长假大干一场的,如今,疫情反复一切又悬了。”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我国有2.6万个景区,近7000个A级景区。中小型景区在整个景区体系中占有较大比重,其中对于大多数非国有制的中小景区来说,他们的境遇并不乐观。

“此前的五一假期有短暂客流,比起之前经营状态确实有所好转,但也是勉强维持生计,以后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刘静(化名)所经营的景区,也遇到了和刘威一样的困境,“谁不知道自救啊,问题是怎么自救?苦点没事,就怕疫情反复。”

4个月:坚守与离场

景区可谓是文旅复工复产的“主力军”,据文化和旅游部的数据显示,仅在“五一”假期首日,全国A级旅游景区便开放8498家,收入近百亿元。最近,在浙江杭州余杭区山沟沟景区的玻璃桥上,一群游客在桥上集体跳广场舞视频在网络传播,网友惊呼“桥要挑断了”“危险”在网络引发热议。

“很多网民都会觉得景区开门接待游客了,就有收入了,一切就好了。事实上,不是这样的。景区现在是既害怕游客来,又盼着游客来。” 刘威不知如何表达这种矛盾的心里,当前疫情尚未被完全消灭,景区只要开门接待游客,就需要承担着相应的不确定性风险。比如杭州这一景区,游客是玩嗨了,连带着景区也被骂了;但游客不来,那就是零收入。

“大多数的中小景区,资金投入有限、规模小、景点也相对单一,就指着像玻璃栈桥、吊桥等这样的一些网红项目吸引客流呢。现在跨区域旅游还没有放开,游客都是本地人周末出来看一看,真到蜂拥而至的时候,我们也是没有办法啊。”让刘威最头疼的,还是当下景区的经营“难题”。“虽说去年挣了点小钱不至于团队解散,但这不是长久之计啊。市场并未迎来‘报复性增长’,反而是疫情带来的‘包袱’都还没有解决呢。重重重压之下,我们也只能是乐观对待了。”

AndyLiu(化名)也面临着同样的困境,但他目前正寻找方法“逃生”。“经营三年,不长也不短,舍不得也没办法,不想断手在自己手里,还是给它找个好去处吧。”在他来看,寻找有实力的相关公司接手,是目前唯一的解决之道。“对于目前仍然挣扎在生存线上的中小旅游景区来说,如若条件允许,我相信很多人都会选择这条路的,总比直接破产或者倒闭强。”

事实上,纵使旅游业复苏之气渐浓,旅游业面临的局面趋好,但仍有景区没有挨过疫情“寒冬”。5月7日,河南洛阳市栾川县的4A级景区养子沟景区申请破产;同样作为知名度颇高的4A级景区,狼牙山景区也在5月因经营方资金链断裂,而陷入了重组的旋涡之中。

养子沟景区(图片来源:养子沟景区官网)

“民营景区难,这里面大多数的中小景区更难。纵使疫情不是压垮景区的唯一稻草,却是给死亡按下了快捷键。不论是转型期带来的阵痛,还是疫情带来的市场洗牌。2020,中小景区都太难了!” AndyLiu感慨道。

当然,也有景区情况有所好转。

刘静也曾考虑过如AndyLiu那样的思路,把景区转手他人。“此前的五一假期有短暂客流,比起之前经营状态确实有所好转,但也是勉强维持生计。即使这样,还是心有不舍。”在她看来,今年前半年形势不好,后半年不乐观,疫情影响可能会持续一年,2020年要过苦日子是必然的。“疫情只是导火索,如今疫情又反复,真不知道未来会怎样。”

前路漫漫可期否?

企查查数据显示,我国共有景区相关企业15.26万家,其中企业状态为在业/存续的共12.62万家。从地域分布来看,广东省以2.26万家相关企业拔得头筹,山东省和四川省则以0.90万家和0.83万家居于第二和第三。

从景区相关企业的注册量来看,2015年以来的五年之间,景区相关企业注册量整体呈上升趋势,2016年在五年中增速最快,当年共新增1.76万家,同比增长55.8%。2018年相关企业增长量达到最高,为2.64万家。2019年景区相关企业的注册量为2.58万家。

在刘静看来,纵观中国文旅产业40年发展史,中小景区的“短板”都未得到解决,其中最为关键的便是盈利模式。

“大多数中小景区都没有形成成熟且稳定,又相对系统化的盈利模式。” 景区门票售卖、餐饮服务、住宿服、景区店铺招商与开发、文创等产业链的衍生,这都是较为常见的景区赢利方式了。“一个健康的景区盈利生态,往往是多种盈利方式的混合共振,然而在现实中运营中,大多数景区均未实现这种统一。

“模式和运营是本源的话,盲目跟风就是毒药。长久以来,中小型景区由于受资金和技术水平的限制,以传统的观光型旅游产品为主。针对新产品的开发,也大都数较为浅层,且模仿、复制较多,最后难免千篇一律,很多所谓网红项目就是这种思路打造出来的。然则,这样的产品在市场上有一定热度,却不具备持续的生命力。”她补充道,加之在激烈的客源市场竞争中,游客多喜好“刺激”、“猎奇”的体验项目,这更促使一些中小景区只求一时之火爆,不顾长远之生存。

网红打卡地:天空之境

“往往这些所谓网红景区、网红项目,也是疫情之下死得最快的。当前中小景区所面临的困境,怪疫情吗?是!也不全是。不是说中小景区就是不行,而是有太多的中小景区没有找到,让自己立足于市场的健康模式和成长方法。”在她看来,中小景区目前处在一个“尴尬”的局面。

景区行业,可谓是“冰火两重天”。

“新冠疫情岂是‘黑天鹅’这三个字就能说清楚的。自疫情爆发以来,各行各业都在积极探讨适合行业的求生之路,其中不乏‘权威’、‘大咖’的声音,各种线上培训热热闹闹,实则又有多少有用呢?”刘静认为,真正惨的是那些民营资本所投资的中小景区。“尤其是那些正准备发力市场的中小景区,这一下子不仅打击了信心,甚至有可能直接导致其退出旅游市场。并且,这类景区在市场上的话语权太少,发声很弱,很容易被忽略。”

然而,家家都知道要自救,却奈何都有心无力。

“现在才是考验景区经营者能力的时候,短期内很难有大量资金支援是现实。合理用好手里的每一分钱,尽量控制经营成本,并寻找筹钱渠道,这是大多数中小景区现在要重点考虑的问题。”她说道,做“减法”这是人人均知道的道路,但说着轻松做起来却是很难。“以筹钱为例,疫情重创各行各业,这种时候,谁又能来为中小景区输血呢?”

那么,前路漫漫,未来可期吗?

刘静认为,下半年景区要集中做“减法”保现金流的同时,也要提前规划做“加法”。“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对于大多数中小景区来说,会迎来反弹的板块,还是在周边游、乡村游、休闲旅游、亲子游、康养度假等方面,关注本区域市场特色,聚焦本地市场,打造本地特色体验,会是比较有潜力的方向。”

标签: 中小景区 疫情
版权声明:原创内容版权归新旅界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摘录或转载的第三方内容,仅为分享和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新旅界的立场,也无法保证其真实性,转载信息版权属原媒体及作者。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擅自转载使用,请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一周热门 更多 品牌栏目
更多 文旅高层说
更多 文旅大咖说
更多 评论员专栏
  • 曾博伟

    博士,长期负责中国旅游发展战略制定、主持旅游政策研究和旅游体制机制改革工作,执笔起草众多国...

  • 魏翔

    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经济学博士、副教授,青禾研究联席专家

  • 刘锋

    北京巅峰智业旅游文化创意股份有限公司创始人、教授、博士;国际休闲经济促进会副主席,财政部政...

  • 王兴斌

    曾任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旅游研究所所长,国务院特殊贡献专家津贴获得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