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分销 > 正文

短途通航爆发前夜:没补贴飞一班亏一班 OTA入场

2019-07-03 12:24:11 21世纪经济报道

飞行距离不超过500公里、飞行时间在1~2小时,即为短途通勤航空。

如果往返两地行程的时间从四五个小时缩短到30分钟到1小时之间,价格翻一番,交通方式从汽车或火车变成飞机,你会愿意买票吗?

这也是现在国内一些偏远地区的短途通航市场参与者们想要知道的。

OTA入场

2018年1月12日,往返荆门和武汉之间的短途通勤航班开通,也是湖北第一条短途运输航线。但这条航线开航即亏,据当地媒体报道:一年来时开时停,2018年仅飞行23天,占开航来一年飞行天数的6.5%,年运送旅客82名。

在通用航空短途运输中,飞行距离不超过500公里、飞行时间在1~2小时,即为短途通勤航空。

民航专家綦琦指出,通勤航空发源于美国,是专门为了方便偏远地区的村镇、社区、矿山等地居民日常出行和经济往来的航空运输方式,其特点是使用30座以下的小飞机以定期或不定期航班的方式高频次的往返于飞行距离通常在400公里以内的客源地机场和支线或部分干线机场,通勤航空可谓支线航空的支线。

截至2018年12月29日,我国通航企业数量436家,通用航空器数量2581架,取证通用机场202座。但相对于欧美成熟市场,中国的通用航空事业还处在“襁褓”期。

除了市场尚属早期需要培育之外,票价过低、难以为继也是目前国内通航市场面临的困境。“就现状看,部分通航企业在亏本。与民航相比,八个位子,是亏本的根源。”携程机票事业部通航项目负责人姬宇对21世纪经济报道解释,“通航的飞机一般在30座以下,市面上大多是10座左右,一趟下来上万块的飞行成本,均摊到每一个座位要上千元,这也是现在通航企业面临的问题:如果没有补贴,飞一班就要亏一班。”

在这个困境下,OTA(在线旅行平台)入场“卡位”。以上述往返于荆门和武汉之间的短途航空为例,其一开始由通航运营企业珠海通航负责运营,定位是针对荆门、武汉两地市民日常通勤飞行和商务飞行的短途航线,定价200多元。

“两个月前,为了改善传统落后的线下售票流程,荆门武汉短途通勤航空入驻携程平台进行销售。”珠海通航方面介绍,“如果客人从武汉天河机场要搭乘短途通航飞到荆门漳河机场,还可以在独立贵宾候机楼享受独立的候机和安检登机服务。”

启动线上销售两个月时间后,携程近期首次对外披露了运营数据:两个月内,该航段实现了过去1年全年的订单量。从测试阶段到正式上线以来,在端午小长假前,搜索量环比甚至出现了超5倍的增长。“OTA模式介入之后,知道这条航线的人越来越多。”

“当前移动互联网普及率超过98%,消费者的行为习惯大量集中在线上移动端,珠海通航与携程合作将荆门武汉的通勤航线搬到线上,迎合了当地更多人群的消费习惯。”姬宇对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

荆门往返武汉,同样的行程,如果选择大巴车或搭乘普通列车,单程耗时在4~5个小时左右。而选择短途通勤航空,可大大提升出行的效率。

“这给了我们后续进一步合作的信心。”姬宇表示,未来携程通航将继续在内蒙古、云南等区域,挖掘通勤航空市场的潜力。

“这条航线成功的关键在于旅客出行的便捷性,当然还有价格。之前不尽如人意的主要原因是该航线执行的不稳定,需要有竞争力的机票价格和方便的购票渠道。”綦琦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时表示,通航是最贴近客源的民航运输。通勤航空的服务对象很有针对性,大到一个村镇小到一个居民社区、厂矿企业。这种和客源地的“零距离”是传统支线模式不可能实现的。

对于刚起步的国内通航市场来说,OTA的入场会是一剂良药吗?

黎明前的通航市场?

国家发改委与民航局最近印发的《关于促进通用机场有序发展的意见》明确提到,要科学编制通用机场布局规划,发挥通用航空短途运输“小机型、小航线、短航程、组织方式灵活”等特点,为人民群众提供“飞得到、坐得起、用得上”的交通出行服务。

国务院印发的《关于促进通用航空业发展的指导意见》早前提出,到2020年,全国将建成500个以上通用机场,通用航空器达到5000架以上,通用航空业经济规模超过1万亿元。

姬宇把通航市场的模式描述为“如唱戏搭台,各司其职,局方给予合适的政策,相关方给予一定的补贴支持,一起为国内通航市场搭建了一个戏台。引来通航企业,配备飞机、机组飞了起来,是‘登台表演’。但一出好戏需要观众欣赏,这个时候就需要运营方及我们参与进来,为这台大戏摇旗呐喊。”

“通航飞机主要是小型直升机,很多通航公司仅是注册,执行飞行任务很少,或者说飞机机队和飞行任务都集中在少数几家大型的通航公司。通航短途运输是很重要通航定期业务场景,特别是地面交通不便的区域。”綦琦表示,短途通勤航空更加趋近于基本航空运输,在市场培养初期是需要培育的。

姬宇认为,对于通航企业来说,要做好技术服务,给予其一个展示渠道;对于旅客,做好相应告知及服务;对于社会,则是推出一种便捷的出行方式。做到了这三点,再结合线上的流量,销量提升便是必然事件。

据悉,自2017年12月上线首条短途通勤航线以来,目前携程平台在售的短途通勤航线近百条,覆盖了全国100%的运营航线,包括新疆、内蒙古、云南等通航机场较多的地区。携程回访数据显示,表示愿意再次乘坐的乘客比例高达92%。

在通航短途运输一个完整链条中,政府或机场都在掏补贴,通航大多也在亏本,但是各方已入场、积极投资市场,寻找一条切合市场发展规律的新路。

至于为何入局该市场,姬宇认为,除了政策调整创造良好的经营环境外,“参照国内与国际的通航短途市场,短途运输就是对出行方式缺失的一个补充。通过进入通航领域,包括公务包机、直升机接驳、低空旅游、空中救援等,资源整合形成生态链条,增长幅度一定是可观的。长远看,资本层面的合作说不定也会到来。”

綦琦认为,“普洱航空、华夏通航、内蒙通航等运营的短途航空市场收益很好,可持续性强。现在很多资本已经开始布局该市场,中国通勤短途航空运输市场快速增长的时点即将到来。”

标签: 短途通航 OTA 民航
版权声明:原创内容版权归新旅界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摘录或转载的第三方内容,仅为分享和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新旅界的立场,也无法保证其真实性,转载信息版权属原媒体及作者。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擅自转载使用,请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一周热门 更多 品牌栏目
更多 文旅高层说
更多 文旅大咖说
更多 评论员专栏
  • 曾博伟

    博士,长期负责中国旅游发展战略制定、主持旅游政策研究和旅游体制机制改革工作,执笔起草众多国...

  • 魏翔

    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经济学博士、副教授,青禾研究联席专家

  • 刘锋

    北京巅峰智业旅游文化创意股份有限公司创始人、教授、博士;国际休闲经济促进会副主席,财政部政...

  • 王兴斌

    曾任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旅游研究所所长,国务院特殊贡献专家津贴获得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