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旅大咖说 > 正文

文旅大咖说 | 单霁翔:从故宫走过的路,看文化遗产的传承和保护

2020-07-25 15:48:14 凤凰网旅游

关于故宫,景区,艺术,单霁翔讲到了那些内容?

从文旅融合、景观、建筑三大维度,谈到新中国之后珍宝故宫的进化之路。历久弥新,追本溯源,关于景观意境、建筑情境、艺文心境,单霁翔讲述他心目中的景区、文化和文物。

7月24日至25日,第五届中国景区创新发展论坛暨中国旅游景区协会二届五次理事会在青海西宁举办。论坛围绕“景区高质量发展”主题举办三场专题论坛。

在“中国文旅大讲坛”的分论坛环节,原国家文化和旅游部党组成员、故宫博物院院长,现任故宫学院院长单霁翔做了演讲。

单霁翔:从故宫走过的路,看文化遗产的传承和保护

原国家文化和旅游部党组成员、故宫博物院院长,现任故宫学院院长单霁翔

以下为单霁翔部分演讲实录:

如果说我们这个地球有40万年的历史,那么人类在这座蓝色星球上生活也有300多万年。其实一直是比较缓慢的发展,但是过去这1万年,我们已经从渔猎时代向往更加辽阔的生存空间,我们不断的探索宇宙的奥秘,但是我想我们还会长久、脚踏实地地生活在我们这座地球上,生活在我们的城市中。

我是2002年从北京市规划委员会主任调任国家文物局工作,从一个建筑背景的长期搞城市规划,又在北京市文物局和国家文物局工作了13年,最后退休前又到了故宫博物院,我想就这四个专业,建筑、城市规划、文化遗产保护和博物馆谈一点体会。一个是国土方面的文旅融合,第二是我们的城市,第三是我们的区域,第四是我们的建筑,第五是我们的室内设计,第六是我们的文化艺术。

首先谈国土方面的文旅融合,大家知道,过去我们文物保护是独立的,是单体的,是一个专业性的工作,但是今天慢慢我们把这个思路放开了,开始研究我们的国土空间里面的五千年文明所传承下的内容。

过去一直有的人在质疑,你们中国不就三千年文明,几十年来我们的文化历史学者在中华大地上已经满天星斗般的实证五千年文明,从东北辽河到南方的珠江,特别是黄河长江流域。良渚遗址4300年到5300年这样一个历史,祭祀建筑群三重城墙,13道水利工程,庞大的古代工程系统,实证了我们国家那个时候已经有文明的诞生。

世界遗产运动年代时间并不长,特别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我们很多的国家、很多的地区开始关注自己的那些文化和自然遗产,特别他们受到威胁会举世界之力进行拯救。这样的一些国际行动诞生了一个重要的理念:这些文化遗产不是一个国家一个以后所固有、所独有的,它是人类共同的遗产。

“人类共同的遗产”这个理念一诞生,很快达成共识。1972年诞生了保护文化自然遗产公约。我们国家加入公约比较晚,1985年加入世界遗产公约,这都是我们文化旅游的目的地,比如长城、周口店、秦始皇兵马俑、故宫、敦煌莫高窟和泰山……入选世界遗产马上成为世界级的文化旅游目的地,引发了很多城市很多地区的申遗热。特别1997年,两个小城平遥、丽江成为世界遗产以后,我们手里就一个长长的预备名单,压得我们喘不过气。

2004年在苏州召开了“世界遗产大会”,这个大会开的很成功,但是大会定了一项规定,对于我们国家很不利,就是国家无论大小,每个国家每年只能申报一项文化遗产,也就是我们五千年文化遗产资源丰富的国家和我们一些临近的比如老挝、吉尔吉斯同等待遇,这项规定对于我们来说很不利,但是它无疑是正确的,它就是要平衡文化多样性,帮助那些还没有遗产的国家也能进入遗产大家庭。但是我们怎么办?我们就不断地跟国际组织来沟通。

比如三大国际文化领域的组织,一个是世界遗产中心的主任,还有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还有罗马中心的主任,跟他们不断阐述我们的需求,中间那个年轻人就是当年的我,大家想我那个表情,压力很大,于是开始艰苦卓绝地每年申报世界遗产,不敢有丝毫的怠慢。

每年世界大约有130多个国家申报世界遗产,但是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砍掉一半,世界遗产大会砍掉一半,每年大约不到30项能成功。

2005年澳门历史城区,2006年殷墟,2007年开平碉楼与村落,2008年福建土楼,2009年五台山,2010年登封天地历史建筑群,2011年西湖文化景观,2013年哈尼梯田,2014年居然两项成功,一项是大运河,一项丝绸之路,因为丝绸之路是跨国申报,中国和哈萨克斯坦和吉尔吉斯,三国共同申报,用的是吉尔吉斯的名额。2015年土司遗址,2016年花山岩画,2017年鼓浪屿,2018年没有成功,所以中国成为全世界世界遗产最多的国家,但是最多不是最重要的,什么是最重要的,就是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抢救了更多的文化遗产,把他们融入今天人们的生活。

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传统的文物保护理念受到了冲击,我们获得了很多新的认识。比如在保护的内容方面,过去比如泰山,我们保护的是这些摩崖石刻,我们知道这些内容和泰山的文化是不可分割的,于是我们就整体地把泰山作为一个项目申报,世界没有这样的先例,过去分文化遗产自然遗产,居然有一个文化和自然双遗产在中国诞生了,从那以后泰山、庐山、峨嵋山、五台山、嵩山、黄山这些名山大川全部进入世界遗产名录,成为世界级旅游目的地,这就是中国的气派,从文物保护走向文化遗产保护带来的不同反响的意境。

第二个就是我们过去保护文物是静态的,古遗址包括万里长城他们失去了最初的功能,今天是被研究被观赏的对象,但是文化遗产保护告诉我们还要保护那些人们生产其中、生活其中的区域,还要保护那些动态的。文化遗产不意味着就是死气沉沉。于是我们历史街区也好,民族村寨也好,人们还生活其中的今天也都变成了保护的对象,还有人们生产其中的那些地点,比如我们的茶园,我们的盐田,河北的冬枣树林,成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第三,文物保护走向文化遗产保护。过去文物保护是保护一个点一个面,比如像一座桥一个塔,保护历史街区历史城市,但是今天文物遗产保护又要保护那些人们文化交流、商品贸易的这些文化线路,于是大量的刚才讲的像永兴岛、茶马古道、中东铁路这些都得到了保护。

第四,我们过去文物保护是保护那些古代的,后来重视保护近代的,一次一次往后退,比如1911年前就可以作为保护对象,后来退到50年前就可以作为保护对象,今天我们知道文物保护在时间上不能设限,昨天火星探测的东西今天就要好好的保护,兰州给这座古桥过了一百岁生日,成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今天我们大庆第一口油井,还有核武器研发基地、卫星发射中心都成了我们的保护对象,也包括克拉玛依最后留下的一个井架,其他都被锯掉了,还有我们女排的训练基地都应该被保护起来。

第五,过去我们保护,保护的一些宫殿建筑寺庙建筑纪念性建筑,今天还要保护人们生活的那些房子,我们工作的那些工厂,它们虽然是普普通通的,但是它们是人们的乡愁、人们的记忆最可靠的载体,所以今天我们这些传统民居,包括江南造船厂,我们的长春第一汽车制造厂,这些也都进入了保护。

第六,过去文化遗产保护,保护的是物质要素的,今天文化遗产还要保护那些非物质要素的,于是这些年我们大量的非物质要素和文化文物一起得到保护,比如羌族的羌笛,哈尼族的工作技术,傣族的泼水节,汉族的过年习俗,还有我们很多人们生活中记忆深刻的那些老字号都得到保护。

当我们从文物保护走向文化遗产保护的时候,我们的视野扩大了,我们的理念得到了更新。我觉得最重要的是两个方面的理念,第一个叫世代传承性,第二公众参与性,世代传承性就是表明我们这些历史文化遗存不是一代的,我们每一代人都有保护的责任,虽然我们可以享用,但是我们的子孙后代他们仍然有享用的权利,应该为他们多留有余地。今天文化遗产已经进入千家万户,人们居住的街道,购物的商店这些都可能是我们的保护对象,所以文化遗产保护不再是政府的专利,不再是文物部门的专利,是亿万民众共同的事业,我们应该把更多的文物保护的知情权、参与权、受益权都交给民众,他们都有参与的权利。

第二从城市的角度谈一谈。

我们这几十年建设取得了辉煌的成就,但也出现了一些问题,比如千城一面的问题,比如现代塔楼成为越来越多城市的标准照,很多的城市的这些公共建筑看不出地域文化。很多城市开始建设大广场、大绿地、大水面,但是关键是缺少人文关怀。

总之,今天要研究城市要研究每个城市的特色,每个城市有自己的性格,有自己的追求,比如我把这些城市分了很多类,比如历史类的文化景观,比如乡村类的文化景观,不能大城小城一个样,城里城外一个样。比如山水类的文化景观,包括北京的永定河今天水面都恢复了,园林类的文化景观,这就展现我们不同城市不同的特色应该有不同的文化追求。宗教类的文化景观,生产类的文化景观,包括农业生产,也包括工业生产,还有工业遗产;遗址类的文化景观,在我们很多城市今天慢慢通过考古发掘,通过这样的保护,得以呈现;城市类的文化景观,不同的城市,不同的城市特色,不同的城市的活动;生活类的文化景观,城市需要这样的,年轻人能够挥洒青春的,老年人能够静静的生活的地点。

总之每个城市有不同的文化景观,不应该千篇一律,我们的文化设施、旅游设施应该顺应这种文化景观的特色,突出他们的特色。比如北京,北京有一条7.8公里的中轴线,几十年来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但中轴线还在,今天要申报世界遗产,中轴线的中间最大的恐怕就是我们的故宫紫禁城,对于紫禁城来说,它要保护它的完整性,要保护它周围不要受这些大体量建筑高层建筑的这样的影响,我们画了保护范围和控制地带。

我有幸参与它的保护行动,在1996年的时候,我在北京市文物局当局长的时候,当时我们看到筒子河和城墙之间很多杂乱无章的房子,两岸居然有4500多根排污管往筒子河排污,脏乱不堪,我们就喊出一个口号:把一个壮伟的紫禁城完整的交给21世纪。三年的奋斗紫禁城的筒子河碧波荡漾了,无论是春夏秋,总是有人拿着大炮拿着摄像机摄影机拍照,把美丽的景色传到世界各地。

2002年,我到故宫博物院工作,我知道世界最大规模的古代宫殿建筑群,这里是收藏全世界中国文物藏品最丰富的博物馆,也是全世界来访量最多的博物馆,但是到这里工作以后,走在观众之间反复尝试,这些世界之最他没有感受到,你说你的馆舍宏大,但大部分都没有开放,你说你的藏品丰富,99%的藏品是在库房里,拿出来展示不到1%,你说你的游客观众多,但是我看到他们大多数的只是跟着导游盲目往前走,喝点吃点。导游说我们出去吃饭,下午去天坛了,其实就是到此一游。我们不缺文化遗产,我们缺的是人文关怀。

维修古建筑,我的前任郑先生上任第一年就启动了故宫古建筑维修保护工程,用18年的时间,2002年到2020年把故宫1200多个古建筑全部修好,非常了不起的计划,西部最大的宫殿慈宁宫修好以后。我们的雕塑馆,1923年烧毁的建福宫花园修复了,中正殿今天也修好了,成为故宫研究院藏传佛教研究所陈列展览的地方。

扩大开放就要进行环境整治,我们进行了为期三年的环境整治,室内十项内容,室外十二项内容。比如第一我们清理了散落在各个房间还没有归档的文物,5万多件,归档以后妥善保管,腾出了很多的空间,我们把过去卸下的门窗,它们也是古建筑重要的组成部分,应该妥善的保管,进行了修缮,进了古建筑馆,第三个当时200多间房都堆着大箱子,箱子里面什么都没有,就是因为70年代、80年代故宫建了地下库存,箱子都留在了原处,这些箱子其实也重要的文物,带着历史信息,我们就建了三个大型的箱子的仓储库房,把它们妥善保管起来,腾出了200多间房子,再有过去物资里面堆的那些被子褥子,都是古人用过的东西不知道怎么处理,它们当然也应该是文物,我们进行除菌和修复,建了织绣库房,还有过去一个展览下来找一个空屋子展柜往里面一推,模特一躺把门一锁就是仓库,他们都没用了,进行清理,过去使用过的椅子舍不得扔,使用过的沙发和运动器材都舍不得扔,这是国有资产不能随便处置,我们在庭院办了一个罗马大会,需要的部门登记领走,大家都不需要办手续,处理掉,这样我们腾出了很多的房间,还有就是十年没有进去人的房间,几十年没有进去人的房间,进去以后脚一踩全是尘土,就非常危险的,很多物资都堆着杂物,这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小佛堂,把它清理干净了。

三年的环境整治,终于我们使故宫9371间房子间间都干干净净了,这样我们就带来了每年10个百分点的扩大开发。但室外的整治比室内整治更艰苦,屋子堆的杂物,通道堆的杂物,问谁谁都不承认是他们的,进行清理,庭院里面杂乱无章,这是慈宁宫东花园的东广场,一片狼藉,我们进行修缮整治以后今天成为观众非常喜欢的花园,春天在这里展示牡丹,秋天展示菊花。

还有那些更麻烦的市政管道,17种各种管线管道穿越我们的内经水河,穿越我们的红墙,占据我们的空间,经过门的时候还拐弯,至少有6处是这样的地方,非常尴尬,又不能挖我们的墙根埋到地下,又不能在半空中,要解决这个老大难的问题,一年半的设计,将年一年半的报批,终于同意在地下8米到14米的位置,通过盾构的形式躲过文化层两个断面的共同沟延伸几公里,终于把所有的管线全部入地,再也不用破坏我们的古建筑了,再也不用穿越我们的河道和红墙。

我们终于实现了人们进入故宫博物院看到的只有古代建筑,没有任何一栋影响安全、影响环境的现代建筑。在2013年我们喊出“要把一个壮伟的紫禁城完整的交给下一个600年”,紫禁城是1420年明代永乐皇帝建的,2020年紫禁城今年600岁生日,我们实现了目标。

人们进入文化旅游地,更重要的是他们关注自己的脚下自己的身边,故宫1971年重新开放的时候,政府拨款把所有道路铺的是柏油水泥地面,时间长了坑坑洼洼,绿地都用铁栏杆围住,还有井盖那些灯柱跟环境都不协调,两年半的时间才改变了这些,今天大家走在故宫博物院,所有的都是传统的建材,砖的地面,石材的地面,绿地养护的更好了。过去人们走在我们的东筒子,水泥的地面沥青地面,管道井盖坑坑洼洼,今天我们把1750个井盖做平,把所有的地面改造以后,所有的地方平平整整了,人们再也没有脚下之忧了。我们把300盏灯杆改成了300盏宫灯。使我们真正成为一个绿地蓝天红墙黄瓦,呈现美景的地方。

我们每年通过这样的方式,我们开始扩大开放,2004年终于故宫开放的面积超过了50%,达到了52%,2015年达到了65%,2016年达到了76%,现在已经达到了80%。比如过去人们参观太和殿,只能往北面走,高大的宫殿宽阔的广场一棵树都没有,太多观众问我为什么紫禁城没有树,我只好告诉他们你们往前面走,走到最北边的御花园就有树林,其实我们知道太和殿两侧都有一个门,只是常年没有开过,今天我们整治两边的环境开放两边的区域,举办丰富多彩的活动和展览,这样人们走出右翼门,迎面就是大槐树,走向新开放的西部区域,我们打开了左翼门,迎面就是宽阔的箭庭广场,这时候人们才恍然大悟,原来太和殿两侧这么好的生态景观。

我们的观众数量也在不断的增长,去年国家文物局的公布数字,我们故宫博物院是1933万,这是买票的观众,其实我们还接待大量不买票的观众,外国代表团也好,特别是免费开放中小学每年要接待60万中小学学生,实际达到2000万。我最自豪的这些观众里面过去年轻人不到30%的比例,今天超过了50%,就是35岁以下的年轻人,就年轻人开始喜欢这座古老的紫禁城。

第三做一些景观方面的汇报,

景观的意境方面,我们这些年在旧城改造的口号下很多历史街区被推土机推倒了,很多还可以利用,甚至应该保护起来的建筑被推毁了,很多地方建了这些冷冰冰的缺乏人性的房子,为什么缺乏人性?大家知道六层建筑如果没有电梯对于老人对于孩子就很痛苦了,为了增加容积率,居然下面建了半层上面一个复式,很多地方引发的文化遗产地,这样的环境的污染,这样杂乱无章的房子对于古遗址的破坏,还有我们当时不可持续的旅游缺乏的管理,还有这些破坏真实性的古建修缮,居然用水泥砖来砌古城墙,这些都破坏了我们的文化景观,我们需要改变。还有这些公共设施,今天叫城市家具,残疾人通道如果沿着这个通道走下去,不是头破血流就一定会骨折,这是缺少人文关怀。

首先,今天我们开始主张各地保护更多历史街区历史城市,但是为什么要保护呢,我想保护的目的就是要建立和谐的环境,使我们的孩子有健康成长的环境,使我们的年轻人在这里面能够学习和舒展他们的才华,使我们的老年人能够在退休以后能够享受退休的快乐的时光,使我们的街道充满了活力,充满了这样的人们的乡愁,这样才是一个好的街区。

我们这些非物质遗产传承人在这里面能够来传承他们的历史,所以我们希望更多的历史街区能够保护起来,建成社区博物馆。

其次就是工业遗产。首钢要熄火之前我们去调研,希望整个首钢园区六个多平方公里不要分割搞开发房地产,而是要把它建成一个大型的工业遗产公园。北京市开始筹建首钢工业遗产公园,所有的28根大烟囱全部都保护下来,再过20年我们的年轻人可能都不知道什么叫烟囱了,这些高楼这些景观完整的保护,但是它不是一个死气沉沉的工业遗产公园,而是大量的我们的文创企业、文化展示、文化活动入驻,使它充满活力,比如这个水池下面就是一个水下的博物馆,冬奥运委员会进驻,成为运动员训练场所和老百姓参加雪上活动的场所。将来古代北京看故宫,20世纪北京去首钢,首钢的参观者游客一定会不少于故宫博物院的将来,它面积太大了。

最后,就是我们的遗址,比如北京五朝古都,地下很多遗址,注意把它变成公园,比如皇城根遗址公园、明城墙遗址公园、圆明园遗址公园,那么到国家文物局工作,有很多的我们的古都里面都有很多我们城市都有遗址,比如南京,密密麻麻各朝的从东吴一直到民国的遗址,但这些遗址今天变成什么?30年前建的我们金陵饭店,今天金陵饭店在什么地方,已经难以找到了,这就是在我们古都核心区今天变成这样,能不能真正的把这些遗产到核心区建设,像我们杭州一样,到钱塘江去建设,躲开遗址,所以我们开始关注遗址保护,包括殷墟的博物馆在地下建设成功申报遗产,开始有更大的追求。

我们召开了大遗址保护的高峰论坛,有大遗址城市的市长、书记们来,看了西安的经验以后,全国150多个大遗址都在按照这种思路建设遗址公园,比如隋唐洛阳城遗址,都建立起来,遗址也得到展示,比如成都的金沙遗址开发项目,把465亩地全部作为遗址公园得到保护,通辽哈民考古遗址公园相继建成,越来越多的遗址公园,今天也成为世界遗产了,西夏王陵这些遗址公园都在建设,其中最棒的就是良诸古城遗址,20多个平方公里的范围家家生活户户冒烟,很多的小企业在这个地方,今天真的像公园般美丽了,今天老百姓得到了就业,很多特色农业得到了促进,成为世界遗产也成为今天年轻人特别喜欢的打卡地。

建筑的情境方面,我们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建设量当然是世界第一,比如北京在申报奥运会承办奥运会那些年,北京一个城市的建设量是欧洲的一倍,但是我们建设在这么快的进程中,我们也出现一些问题,比如没有注意环境的保护,新的建筑和古建筑协调吗?世界遗产地颐和园这些光亮派的建筑已经侵入它核心景观了,这些奇奇怪怪的建筑居然能在我们的大地上能建起来,那么今天我们的建筑要追求我们的文化的理念,博物馆是最应该讲究文化理念的公共设施,从我们西安历史博物馆,改革开放以后第一个大型博物馆的建设,到第一个新型的博物馆上海博物馆的建设,今天很多民族地区也建了非常好的博物馆,很多地市也建了非常有特色的,比如苏州博物馆、宁波博物馆。这些博物馆建设中,今天越来越追求我们的地域文化,追求我们对民众之间的互动和对话。

我们故宫是古建筑,古建筑能不能成为人们喜爱的博物馆是极其巨大的挑战,要保护好,但不意味着要封闭保护,这些木结构的建筑你锁起来腐朽的更快,只有经常的使用正常维修才会健康,比如故宫最大的午门雁翅楼,39万件文物保管在故宫博物院,就是压着很多的古建筑,正好国家成立了一个大型的博物馆,叫国家博物馆,这39万件文物就移交给国家博物馆,空间得到了解放,我们把它修缮成世界最有魅力的临时展厅,这个临时展厅每年都举办引人入胜的大型的展览,紫禁城与海上丝绸之路展,少则两万多观众,多则四万观众进入这个展区,改变了很多人进了故宫不愿意直接往前面走的惯性,先看丰富多彩的展览。

慈宁宫今天办了五个雕塑展厅,成立了雕塑馆,故宫有10200件,但是没有馆,所有的雕塑都在库房睡觉,那两尊菩萨1500年前北齐的,几十年来就在南城墙的墙根底下站着,我们的佛像就在地上躺着,每次看到心痛,这佛菩萨脸色都不好,表情都不好,今天脸色表情都好了。我第一次到库房吓一跳,谁躺在台阶底下呢,就兵马俑,躺在担架上,跟伤兵似的,于是我们赶快进行抢救修复陈列出来了,这就告诉我们这些文物得不到呵护的时候他们是没有尊严的,他们是蓬头垢面的,但是他们得到了保护和展示,面对我们游客的时候他们才会光彩照人,才会神采奕奕,2014年开始我们下决心六年的时间一定要让故宫收藏的每一件文物必须神采奕奕,必须要光彩照人,这就是加大我在故宫修文物影响很大,加大文物的修复。过去这些库房里面沉睡的文物,今天神采奕奕得到了展示。

比如寿康宫,开放的第一天满院子都是年轻人,他们说这是甄嬛住的地方,我们就把乾隆皇帝的生母在这居住42年使用过的家具清晰的呈现出来,乾隆皇帝应该说是个孝子,每天早上都会在宫里来给母亲请安,来的就是这个房间,乾隆皇帝当时看到室内的情景跟今天年轻人看到的情景是一模一样的,只不过少一老太太。我们经过努力开放了少有的花园,最后开放的就是明代的慈宁宫花园,106棵大树,佛堂也开放了,我们也开放了城墙和角楼,这些城门里面做库房,非常不适合库房,东华门过去是存书板的库房,今天我们小心翼翼的把每一块书板取下来以后专门建了书板陈列展厅,把它们展示出来,把一座座城门变成了博物馆,比如我们有4900件古建筑藏品今天在古建筑馆得到展示,神武门意味着参观结束了,但是今天人们走到神武门下还会有惊喜,原来上门有两层大型的陈列展厅,经常举办引人入胜的展览,人们走出展厅发现可以不走出神武门,不用沿着马路边走向方向,他们可以走在城墙上,沿着城墙走,那么感受就不同,就可以看到紫禁城的景观,可以看到外面的风光,沿着城墙走还会有惊喜,他们可以走进过去,只能远远拍照的角楼,今天人们可以走进角楼,我们在角楼做了20分钟的虚拟现实的片子,我们下定决心开放了大戏楼,这是中国保留下来最古老的宫廷戏楼,一百多年没有人演戏,今天我们知道只有正常的使用才更健康,于是修复好畅音阁作为戏曲馆开放了,演出中国传统的戏曲。

艺文心境方面。我们的文化应该是什么?那么我们不断通过展览来传播这样的文化信息,故宫展览有很大进步,这是50年前我们的展览,这是30年前的展览,这是10年前的展览,可以看进步很大,但是今天我们要更好的追求,比如故宫的陈列人们最喜欢的是原状陈列,这些原状陈列直接诉说故事,比如养心殿原状陈列,修好的时候是这样的,铺上地毯挂上书画摆上用具,挂上宫灯,才能讲故事。我们过去故宫博物院原状陈列主要在中轴线上,人们沿着中轴线走,其实故宫还有一条横向的轴线,应该是原状陈列,养心殿是皇帝居住的地方,西面慈宁宫寿康宫是皇帝母亲居住的地方,东面是皇太子居住的地方,再往东边是太上皇居住的地方,一个家族,其中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就是奉先殿,祭祀祖先的地方。我们前年搬出了钟表馆,把钟表馆搬出来以后,就把2800多件文物重新回到了奉先殿,一个横向的原状陈列、能够展现真实历史的路线就形成了。

我们珍宝馆也重新提了展陈的档次,它的展示方式一定要叫人们能够非常方便的来欣赏。我们开始对于我们的展览,每年追求我们的水平提升,比如故宫宋代五大民窑,每年举办一个民窑系列的展览,人们怀着期待,每个展览都不同,故宫的瓷器是生产于景德镇,当时生产的时候两个待遇,生产好的把它运到皇宫皇家独有,人们看不到,没有制造好的当场打碎深埋地下,人们看不到,今天皇宫变成博物馆,人们能看到,深埋地下的这些也被挖掘出来,重建天日,人们也能看到,这是亲兄弟,两边要能见面,于是我们每年就举办这样的对比展,故宫收藏的瓷器和景德镇出土瓷器的对比。

开始我们每个专题展,不是把书画简单的放在那摆在那,而是要营造氛围,让人们在这里感受那个时代这个文人的他们的文化情怀,他们的时代,他们那个时候的用具,观众在这里可以得到休息,能够看到高山流水,看到过去的古代的陈设,所以把每个展览都根据它的主题办的更有意境,引发很多年轻人,就特别是我们学艺术的年轻人,都买年票,凡是展览就来,知道每次展览都一定会是精品的展览。

我们在这样的项目下,我们也开始把我们的文创馆,就是我们的商店也办成展厅,经过研发,前年我们的文创陈品类别达到了11900种,它们在售卖的时候是应该是陈列,人们能够像参观故宫博物院最后一个展厅一样,仍然是一个享受文化的过程,于是我们服装店不叫服装店,叫服饰馆,我们的丝绸店叫丝绸馆,我们的陶瓷店叫玉窑馆,每一个都像展厅一样,都是展示宣传文化的地方,包括儿童文化创意馆,这样我们有一个新的品牌紫禁书院,就发现人们特别喜欢,特别是年轻人,在这里面做手工,在这里面听专家的讲课,在这里听我们新的新书的发布,人们喜欢这种环境,这种意境,能够创造更有品质的生活,于是我们就把紫禁书院走向全国各地,许荣茂先生支持我们在福州的古岭上面建了一个紫禁书院,也使得人们在这里能休闲学习流连忘返的地方,在世界双遗产武夷山建的紫禁书院,也为这座世界遗产地增添了独具中华传统文化的特色。在青岛建的故宫文创馆,这是在海边,所以要有不同的性格。

我们今天的文化谁来充实我们城市的文化,这是荷花市场下面的星巴克,这是西安钟楼下面的,鼓楼下面的麦当劳,这些可能早就改变了,但是我想这些国际知名品牌一定要想方设法把它们的标识,把它们的文化打入你城市的心脏,我们应该做什么,我们应该展示我们自己的文化自信文化魅力。我们2017年全卷打开了千里江山图,引发了很大的反响,11.9米长18岁的少年画的这幅千里江山图,全卷打开人们感受它的魅力。像交响乐一样,九个乐章,体现了我们千里江山的秀色和山里面这些人们居住的状况,无论多小的房子都有路通,人们在这里面生产生活的情况。

这幅图画引发了热议,引发了参观的热情,我们开始用通俗的语言跟大家平等的交流,过去很多人用难懂的学术的语言介绍我们的前言,人们在观看带目的性的观看,我们每个展览也研发文化创意产品,我们的图录,我们的复制品,人们生活用品,叫人们能够把展览文化带回家。

故宫有很多这样的藏品,其实都能够叫它们活起来,比如《游春图》,中国最早的风景画,我们的《清明上河图》,中秋伯远的《兰亭》,这些都可以挖掘信息,还有大量的器物,开始寻找这样的机遇。春天来了从洛阳引进了一万盆牡丹,把我们的庭院装点起来,借此机会,我们就打开库房,把牡丹题材的文物办了两个大展,室外是牡丹,室内是牡丹的文物,这些服装、书画,包括瓷器、漆器、珐琅器、玉器、团扇等,办了两个牡丹的大展,在故宫呈现出来,秋天来了我们从开封引进了三万盆菊花,菊花周期长,装点故宫,就把库房里面收藏的有菊花题材的文物取出来,办了大型的菊花展,如果没有这样的机遇,很多的文物是难以走出库房,难以让观众见面,186万件文物难以选择他。

我们的七部虚拟现实影片在这里循环播放,告诉你一个参观的不一样的故宫的景观,和凤凰举办了《清明上河图》3.0高科技互动艺术展演,814个人物,29条大船,柳树河水全都动起来,人们在茶馆里体验民俗,使故宫的年轻的观众越来越多。

经过三年零四个月的努力,故宫建成了故宫数字社区,功能在不断的延伸,公众教育、文化展示、参观导览、资讯传播、休闲娱乐、社交广场、学术交流、电子商务,与时俱进的走。

我的老师吴良镛先生今年99岁,他的一生就是希望把他所学的建筑学,跟我们的园林跟景观跟城市结合起来,跟我们的艺术跟我们的绘画跟我们书法结合起来,93岁在美术馆办了他的绘画书法建筑艺术展,夏天挥汗如雨在家里面写了大字,在美术馆的墙上,吴良镛先生他《人居环境理论》、《人居环境史》是今天得了国家科学进步的特等奖,每次我们千里江山图展出的时候他都一定要到故宫博物院来长久的凝望这幅图,这就是他心中的中华传统文化,这就是我们今天应该追求的意境。

版权声明:原创内容版权归新旅界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摘录或转载的第三方内容,仅为分享和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新旅界的立场,也无法保证其真实性,转载信息版权属原媒体及作者。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擅自转载使用,请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一周热门 更多 品牌栏目
更多 文旅高层说
更多 文旅大咖说
更多 评论员专栏
  • 曾博伟

    博士,长期负责中国旅游发展战略制定、主持旅游政策研究和旅游体制机制改革工作,执笔起草众多国...

  • 魏翔

    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经济学博士、副教授,青禾研究联席专家

  • 刘锋

    北京巅峰智业旅游文化创意股份有限公司创始人、教授、博士;国际休闲经济促进会副主席,财政部政...

  • 王兴斌

    曾任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旅游研究所所长,国务院特殊贡献专家津贴获得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