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研究院 > 研究笔记 > 正文

28-29周研究笔记 | 华侨城文旅科技助园博园升级 牌照开闸免税迎更多玩家

2020-07-20 12:22:35 新旅界研究院 杨佳旭 陈 倩 黄志远

我国免税利好政策频频出台,免税产业迎来高光时刻。

文旅资源开发及运营

1、总投资10.8亿元高空极致体验乐园项目落户湖南张家界

7月3日,张家界市永定区政府与湖南华年文化旅游投资有限公司、中惠旅智慧景区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举行四都坪高空极致体验乐园项目签约仪式,该项目预计总投资10.8亿元,打造集观光旅游、极致体验、休闲度假于一体的世界级高空体验乐园。

据了解,该项目选址永定区四都坪乡沅溪村,总面积约6000亩,建设周期约5年。项目分两期建设,将结合当地特有的峰林峡谷地貌,引入高空体验游乐设备、科幻式体验场景等产品。首期主要建设内容包括游客接待中心、云空巴士(高空缆车)、悬崖过山车、悬崖跷跷板、悬崖电梯、云天土寨、高空勇士索道等;二期主要建设内容包括云中酒店、星月餐厅、未来世界等。

新旅界研究院观点:作为湖南省龙头旅游城市的张家界,近些年发展有些力不从心。从2015年到2018年,张家界年接待游客人数连续下降,从796万人次下降到了596万人次,4年间年旅游人数减少了四分之一。同时,一度被寄予厚望的大庸古城的建设也是一波三折,先是资金链断裂,建设被放缓,随后被曝出投资建设方张家界旅游集团前董事长坠亡的不利消息,近来又被张家界市住建局的一纸责令停止施工及缴纳罚款单,直接宣判了“死缓”,短期来看,大庸古城拯救不了张家界。那么张家界未来的突破点在哪呢?

此次签约的高空极致体验乐园项目是个不错的“救市计划”。此类项目大多利用悬崖绝壁,设置一些高刺激体验性却又相对安全的游乐项目。例如张家界天门山的玻璃栈道、大峡谷的玻璃桥,不过前两者都属于单体小项目,与本项目相比,在建设规模、体验感及产品丰富度等方面不具备可比性。目前国内能与此项目做对标的是重庆万盛梦幻奥陶纪主题公园,该公园位于重庆市万盛经开区,于2016年4月30日开园,距重庆主城1.5小时车程,拥有几十项高空项目。相关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4月29日至5月1日连续3天,该项目均达到日最大承载量,共计接待游客3.9万人次,2018年国庆假期期间共接待游客8.5万人次。虽然张家界的客源市场情况与重庆市存在诸多不同,但这一差异化的项目的开发,相信会给张家界文旅产业的二次增长带来一些助力。

从投资方角度来看,湖南华年文化旅游投资有限公司是湖南湘江新区发展集团全资子公司,主要负责湘江集团旗下湘江欢乐城、梅溪湖国际文化艺术中心、桃花岭水上清风、梅溪湖城市岛等文旅项目的整合、运营、管理工作,致力于成为“新一代文旅产业综合运营商”。而此次合作也是湘江集团实现“文旅走出去”战略,布局湖南中西部文旅市场的重要一步。项目的另一个投资运营商中惠旅,其主营业务为旅游景区运营管理,包括旅游策划规划、智能景区系统、旅游投资与运营管理等,在景区管理和运营方面具有较为丰富的经验。该项目的建设恰逢其时,也有相对合适的操盘方,相信其建成后会给张家界文旅市场带来一些改变。

2、总投资30亿元黄石园博园提档升级改造项目签约

7月7日,云南旅游股份有限公司发布公告称,公司全资子公司深圳华侨城文化旅游科技集团与黄石市国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就黄石市园博园提档升级改造项目签订了《黄石市园博园提档升级改造项目(黄石华侨城文化旅游科技项目)合作合同》,涉及金额约为30亿元。

据了解,黄石公司依法依规委托文旅科技对园博园一期、二期(恐龙园)统一规划建设,并依托文旅科技资源优势,完成合作项目(约1800亩)的建设。黄石市园博园提档升级改造项目按照整体设计分期实施的原则硬件部分总投资规模约人民币30亿元,合作项目建设周期为2.5年,预计2020年9月份开工建设,2023年3月完成合作项目验收并交付运营。合作项目建成后,由黄石公司委托文旅科技整体运营。

新旅界研究院观点:2016年,中国房地产报的一篇名为《无法摆脱财政“吊瓶” 北京园博园后续运营举步维艰》的文章将后园博园时代的尴尬推向了舆论的前台。文章指出2013年第九届中国(北京)国际园林博览会闭幕后,北京丰台园博园随即陷入了运营困境。2016年,投资百亿元,占地513公顷的北京丰台园博园,每日游客接待量不足500人。从其2015年财政预算资料来看,园区事业收入预计达到2000万元,而同期的园区人力、景观维护等运营和维护费用则高达4978万元。

北京丰台园博园的状况并非个案,国内诸多园博园都面临着运营上的困顿。2017年9月,以“转型黄石·灵秀湖北——绿色引领未来”为主题的首届湖北省园林博览会在黄石举办,这是湖北省首次举办园艺博览会。然而,从举办至今的3年光景里,和国内其他省市的园博园一样也走上了“当年很好,慢慢萧条”的路子。园博园难道就是一个“劳民伤财”的工程吗?其实不然,从博览会来看,无论是丰台园博园还是黄石园博园,他们都带动了当地城市园林文化事业的发展,改变了城市的面貌,加速了区域综合发展。纵观历届世博会场馆及园区后续利用的成功案例,无论是将园区改建成市民休闲娱乐公园取得成功的路易斯安娜世博园还是将其改建成科技园的西班牙塞维利亚世博园,都证明将园区场馆打造成景区的路径是对的,而那些失败案例的问题出现在业态的丰富度与产品迭代更新做的不够。

尽管黄石园博园的具体改造方案尚未透漏,但其投资开发商深圳华侨城文化旅游科技集团去年精确把脉昆明世博园发展的痛点和难点,通过在园区内增加业态,统筹规划,使其不再是一个单纯的景区,而是将其作为昆明市新的城市客厅,力图打造为集观光体验、休闲娱乐、文化生活于一体的大型文化旅游综合体。其发展模式和上海世博园有异曲同工之妙,都是采用“商务办公+文化活动+休闲娱乐”的综合体模式。在商务办公上,将场馆改造成知名企业总部的聚集区和商务区,并在沿线集中配置相应的精品商业、餐饮和娱乐等服务设施,让场馆“活起来”;在文化活动上,通过举办大型庆典或演唱会、体育赛事等活动聚焦客流,让场馆“热起来”;在休闲娱乐上,聚集主题公园、各类体验中心等多元休闲设施,打造休闲娱乐集中营,通过商业和娱乐业态的自我迭代完成业态的升级,让综合体“火起来”。相信有了昆明园博园的改造提升案例在先,黄石园博园也能走出“当年很好,慢慢萧条”的困境。

文旅分销及服务

3、纽约酒店外卖服务平台获1500万美元A轮融资

7月8日,酒店外卖服务平台Butler Hospitality宣布获得1500万美元A轮融资。本轮投资者包括The Kraft Group、&vest、Scopus Ventures和Mousse Partners。

目前,公司主要在纽约开展业务,预计2021年1月将业务推广至芝加哥、迈阿密和华盛顿三个城市。公司称,本轮融资资金将用于将业务拓展至四个核心城市之外的其他地区。

Butler Hospitality成立于2015年,总部位于纽约,经营“幽灵厨房”(ghost kitchen),即没有堂食区和服务人员、仅提供食物配送的餐厅。创始人Tim Gjonbalic表示,“幽灵厨房”的特点是,食物在酒店的厨房内进行烹饪,平台为入住本酒店或附近酒店的客人提供送餐服务。

新旅界研究院观点:新冠肺炎疫情的爆发对全球酒店行业产生了沉重打击,消费客群锐减、整体营收和净利润跌至谷底、RevPAR大幅下滑。据麦肯锡预测,酒店行业要到2023年才会恢复至疫情之前的水平。因此,对于酒店而言,如何生存下来成为当务之急,这就需要酒店一方面降低成本支出和拓展融资渠道,另一方面寻找新的业务增长点。

客房和餐饮往往是酒店两大核心营收板块,从目前来看客房收入短时间内难以恢复,拓展餐饮业务或许还有希望。传统酒店餐饮往往面向商旅客群、旅游客群、周边客群等高净值客群,通过高品质的场景氛围和餐饮服务获得高溢价收入。而随着传统餐饮业务发展受限,加码餐饮外卖,布局本地生活服务或将成为新的营收增长点。目前,在我国,香格里拉、洲际、希尔顿等酒店集团纷纷加入“外卖大军”,推出外卖送餐服务。相比普通的社会餐饮,酒店餐饮在品质、安全、卫生等方面有更好的保障,同时其品牌服务更具有市场影响力。在疫情之前,已有少量酒店试水外卖服务,而本次疫情爆发则是让更多酒店拥抱外卖服务。

在美国,酒店餐饮和外卖业务的联动也在进一步加深,创造可观的增量市场,为Butler Hospitality快速发展奠定基础。Butler Hospitality主要模式是将酒店中的餐厅变成外卖中心,为酒店客人或附近其他酒店提供外卖服务。从市场竞争来看,UberEats、DoorDash、Grubhub等头部外卖平台更聚焦于传统餐厅,而Butler Hospitality则专注于酒店外卖服务,实现了错位竞争。但Butler Hospitality技术和商业门槛相对较低,未来UberEats、DoorDash等头部平台加码或覆盖该细分赛道,或将对Butler Hospitality产生巨大竞争压力。

文旅资本市场

4、王府井拟设立全资子公司开展免税业务

7月8日,上市公司王府井(600859.SH)发布公告称,第十届董事会第六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投资设立免税品经营公司的议案》,拟投资设立全资子公司北京王府井免税品经营有限责任公司,注册资本为5亿元,用于开展免税品经营等业务。

对于本次投资的背景,王府井介绍:本次投资设立免税品经营公司,符合公司战略发展方向,有利于扩大公司的主营业务范围;有利于公司进入免税市场,促进免税业务落地;有利于公司将有税业务与免税业务相结合,助力现有零售业务的转型升级。

新旅界研究院观点:近年来,我国免税利好政策频频出台,从增加免税牌照,设立离岛免税试点到扩大免税产业布局,免税产业迎来高光时刻。同时,今年3月份出台的《关于促进消费扩容提质 加快形成强大国内市场的实施意见》和6月份出台的《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设总体方案》进一步将免税产业推向发展高潮。从免税市场来看,据相关机构统计,2019年中国免税业的销售收入超500亿元。同时,2019年至2022年,中国免税业规模将在现有基础上进一步增长至885亿元,复合增速为22%。此外,受国际疫情和国际形势的影响,以及我国进口关税下调、免税市场体系不断完善等利好因素催动,国民海外免税消费开始向国内回流,免税市场将进一步提速发展。

面对免税产业“大蛋糕”,多家企业跃跃欲试。同时,从二级市场表现来看,A股免税概念持续走热,中国中免市值突破3500亿元;格力地产收购珠海免税,连续收获8个涨停;王府井获得免税牌照2个月股价蹿升500%;百联股份因申请免税牌照而被爆炒,连续一字板涨停......

值得注意的是,免税行业实施准入制,基本上属于国家管控,牌照较稀缺。算上最近的王府井,目前国内免税市场仅有中免、海免、中出服、珠免、深免等8家持牌企业。同时从持牌企业性质来看,全部为国资控股企业,可见行业壁垒较高。此外,此次王府井获牌距离最近的海免获牌已时隔9年,可见免税政策进一步放松,未来行业竞争将进一步加剧。对于企业发展而言,进军免税宜早不宜迟。

王府井集团创立于1955年,其前身为北京市百货大楼,1994年在上交所上市,由首旅集团控股,主要业务是商品零售和商业物业出租,覆盖百货、购物中心、奥特莱斯及超市四大业务板块。近年来,随着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国民消费习惯改变、互联网平台冲击等,百货行业整体趋于衰退,王府井业绩长期承压,营业收入、净利润、经营坪效等指标陷入停滞,业务转型势在必行。早在2014年,王府井就早早宣布启动全面战略转型,不再以传统百货的经营模式开店,并将发展重点转投购物中心与奥特莱斯业态,同时开辟线上零售渠道。

而本次加码免税市场也将成为其战略转型重要一环。百货业务与免税业务相似度极高,王府井在自有物业、品牌资源、线上渠道等方面的优势都有利于推动其免税业务的快速发展。同时,免税业务能与有税商业形成联动和补充,将成为王府井未来营收增长的重要拉力。不可否认,王府井免税业务未来发展过程中也将面临诸多挑战,特别是来自中免系的强力竞争。未来,王府井能在免税市场上掀起多大的“风浪”,让我们拭目以待。

5、锋尚文化IPO创业板过会

7月14日,锋尚文化创业板IPO获上市委会议审议通过,从发布审议结果公告看,深交所只审议发行人是否符合发行条件、上市条件和信息披露要求等三个方面。

锋尚文化主营业务涵盖:大型文化演艺活动承制、文化旅游综合体设计制作、景观艺术照明及演绎三大板块。锋尚文化的控股股东为沙晓岚,实际控制人为沙晓岚、王芳韵。本次发行前,沙晓岚、王芳韵夫妇分别直接持有公司55.95%、17.34%的股份,同时沙晓岚通过西藏晟蓝间接控制公司11.71%的股份,沙晓岚、王芳韵夫妇合计控制公司85.00%的股份,为公司实际控制人。本次发行后,沙晓岚、王芳韵夫妇仍为公司实际控制人。

新旅界研究院观点:随着消费升级以及全民文化意识、休闲娱乐意识的提升,我国文化创意产业发展正在提速,消费市场不断扩大,特别是对于中高端文化创意产品和服务的需求在不断增长。同时由于我国文创产业各细分领域起步较晚,行业集中度相对较低,为行业内具有较强创意设计能力和品牌影响力的企业创造了发展机遇。

锋尚文化是行业内业务资质较为齐全、业务模式相对成熟的头部企业之一,其拥有丰富的项目经验,先后承担了北京第29届奥运会开闭幕式灯光设计及制作、韩国平昌第23届冬奥会闭幕式交接仪式“北京8分钟”文艺表演总制作、G20杭州峰会大型水上情景表演交响音乐会——《最忆是杭州》总制作等国家大型项目。在重大项目背书下,锋尚文化形成了特色品牌优势。在经营模式方面,锋尚文化能为客户提供“创意策划+方案设计+设备租赁与销售+项目制作+后续服务”的全流程解决方案,能够有效提高服务附加值、增强客户黏性、扩展客群。此外,锋尚文化在创意人才培养和团队建设方面具有较强的竞争力。

从经营业绩来看,锋尚文化表现优异。2017年-2019年,锋尚文化营业收入分别为2.06亿元、5.73亿元、9.12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0.54亿元、1.36亿元、2.54亿元。同时锋尚文化现金流相对稳健,2017年-2019年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1.18亿元、1.38亿元、1.75亿元。此外,截至2019年末,锋尚文化短期借款、长期借款、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均为0,几无偿债压力。

当然,锋尚文化同样存在着诸多发展问题和风险需要应对。一是其逾期应收账款和和存货不断攀升,或导致坏账风险,将对其净利润产生一定程度影响。如2017年-2019年锋尚文化逾期应收账款分别为3995.29万元、8519.21万元和1.15亿元。二是锋尚文化毛利率呈下滑趋势,2017年-2019年综合毛利率分别为49.05%、40.06%和40.62%。三是锋尚文化业务模式具有一次性的特征,需要其不断地寻找新的大客户,这对锋尚文化销售能力和业务稳定性产生挑战。四是下游行业投资增速放缓的风险,如近年来旅游演艺项目投资开始收缩。

值得注意的是,锋尚文化先后披露了3版招股书,募资金额大幅上调,首次向证监会报送的招股书中,拟募资额为4.19亿元,而本次拟募金额则达到13.12亿元。大幅上调拟募资金额或许与其应对疫情、加大并购整合、扩大市场规模等需求有关。接下来,锋尚文化在文化创意产业会有哪些新动作,新旅界研究院将会持续关注。

(撰文:杨佳旭,陈 倩;统稿:黄志远)

版权声明:原创内容版权归新旅界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摘录或转载的第三方内容,仅为分享和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新旅界的立场,也无法保证其真实性,转载信息版权属原媒体及作者。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擅自转载使用,请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一周热门 更多 品牌栏目
更多 文旅高层说
更多 文旅大咖说
更多 评论员专栏
  • 曾博伟

    博士,长期负责中国旅游发展战略制定、主持旅游政策研究和旅游体制机制改革工作,执笔起草众多国...

  • 魏翔

    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经济学博士、副教授,青禾研究联席专家

  • 刘锋

    北京巅峰智业旅游文化创意股份有限公司创始人、教授、博士;国际休闲经济促进会副主席,财政部政...

  • 王兴斌

    曾任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旅游研究所所长,国务院特殊贡献专家津贴获得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