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机构共议风口:本质是一种货币现象

2018-06-28 10:50:00 新旅界

与会嘉宾来自:人民创投、火山石资本、青松基金、伯藜创投、敬业资本

赵亚辉:欢迎几位大咖,今天非常容幸来到了江海通达参加这次中国青年领袖峰会,主题是“变革时代,下一个风口在哪?”我拿到这个主题的时候还是愣了,“风口”在过去几年争议很大,最早的说法是张瑞敏说的“海尔是什么呢?是台风来了猪也能飞,海尔就是那只猪”。结果后来大家又争议,虽然台风来了猪能飞,但台风过去后摔死的是猪。

大家对“风口”一词又爱又恨,在风口时期很挣钱,风口顺势而为的机会对创业者来讲是有意义的。但另外风口也有很多泡沫、浮夸让人想和获得短期利益的行为。

第一个问题先请4位聊聊怎么看待风口这件事?风口到底好还是不好?各位从投资的角度出发怎么看待风口?

章苏阳:我一直不喜欢用“风口”两字。我是火山石资本的章苏阳,我是江苏人,我父母亲都是苏州人,但我出生在上海。在南通投过瑞慈集团,敬业资本董事长李建新总是我们人民币基金的LP,所以我对南通充满感情。

当年携程讨论在哪里做第一个“人工呼叫中心”,我们感觉到找到的城市应该具备工业基础的城市,因为工业基础城市的后代年轻人在长辈那里受到了组织、纪律、系统这些潜移默化的影响。所以携程第一个在上海以外的呼叫中心是放在南通的。这是我跟南通有点关系的地方。

我不喜欢“风口”的。从任何意义上来讲,风口要不冻死,要不摔死。我更愿意用“流行”、“趋势”一词。从90年代开始,人的行为和技术等都具有了非常流行的特点,同样的东西是一样好的。第一次感觉到在技术上的流行,路由器和交换机都可以做同样的事情,但后来流行交换机,所以技术上也是有流行的。

对我们来讲看三年左右的趋势,五年后的时候感觉对投资人、基金远了一点,但三年左右的机会是我们需要看的,所以趋势和流行很重要。另外基本我们大部分判断是通过常识来判断的,不要考虑的太复杂,而是用常识来判断。

赵亚辉:感谢章苏阳先生,章苏阳先生原来也赚到过很大的趋势和风口,像如家、汉庭、携程等。下面有请董占斌先生。

董占斌:非常高兴有交流的机会,我们基金今年刚好6年时间,专注在移动互联网领域。投资这几年的经历对风口有了认识,比如我们2012年正式投资了移动互联网细分板块手游方面,2013年很多人看到游戏的赚钱效应后,各种基金都杀了进来。有一个基金的人后来请教我游戏这么赚钱是不是也应该投投。我说如果你对游戏行业没有认识的话还是要慎重。过了一个多月我问他有没有投?他说一个月投了十几个手游,这就是扎堆风口的危险行为,后来他的十几个项目没有一个跑出来,这是非常典型的行为。

2014年青松的二期基金看到了教育行业的机会,其实在2012年之前也有看,只是当时没有好的商业模式,2014年开始出现视频一对一的服务,我们投资了掌门一对一、哒哒英语、乂学教育等。今年很多机构又开始谈教育,认为教育是很好的机会,但原来很好的赛道都有大公司存在,在这里面厮杀的又是一片红海。前期阶段的投资是在行业起来之前先埋伏进去,半年一年后行业热度逐渐起来,而这个时候是我们要逐渐退出的时机。

我们还是欣赏阶段性能够影响十几年、几十年的趋势性机会。像90年代互联网、移动互联网、人工智能,是能够持续深远地影响几十年,这样的机会是更好的。前面说的“风口”跟像是“暴风”,半年一年就过去了。像去年出现所谓的小风口像共享充电宝、电瓶车。

章苏阳:有一年半的时间归结为自行车的故事。

赵亚辉:从上千辆自行车变成两辆自行车。

董占斌:这是非常典型的阶段性过程,共享充电宝、健身仓、新零售到今年已经没有太大生意了,这可能就是风口的概念。

赵亚辉:感谢董占斌用自己的切身经历讲的很有意思,下面有请伯藜创投的秦志勇。

秦志勇:各位嘉宾朋友们大家下午好!我是伯藜创投的管理合伙人秦志勇,我们基金跟江苏有一定的渊源,我们主要的出资人是慈善家,他在江苏22所大学每年资助6000个贫困地区大学生完成大学学业,所以我们基金专门成立了伯藜创业孵化器,专门针对大学的创业生态进行培养、孵化,到目前为止已经投了近30个大学生创业的项目,其中也有几个项目在种子轮、天使轮投资后获得了像青松基金这种天使基金获批的投资。

大学生创业应该会是我们长期布局的领域,大家可能没有意识到大学是非常大的市场,全国大学生加起来每年有3000多万,在欧洲来说就是中等规模的国家,所以在大学生生活、学习、就业、创业有很多事情可以做的,这也是我们长期关注的领域。

说到“风口”,我和章苏阳、董占斌总的说法蛮一致的,风口来了以后风很大大家都一拥而上,并且风口跟过去5年、10年中国货币超发,全世界货币宽松也有关系。很多基金手里有特别多的钱,但他们很焦虑应该怎么办呢?就找风口、找赛道,通过刚才的例子都可以看出钱太多在造风口的逻辑。很多创业并不是VC在房间里拍脑袋创造的。

章苏阳:弗里德曼当年讲过一句名言“通货膨胀是货币现象”,咱们国家风口也是货币现象,那么多的独角兽也是货币现象。

赵亚辉:讲的非常好,本质是一种货币现象。

秦志勇:我觉得“独角兽”这个字在中国已经被滥用了,大家根本不懂独角兽是什么意思。独角兽的意思是不太见到的生命,美国对独角兽最早的定义是创业公司10年内估值超过10亿美金,当时的10亿美金是非常大的数字,10亿美金的初创公司还没有创业、上市是非常好的,这样的公司才叫独角兽。所以中国把阿里巴巴、BAT要拉回来,这些都是独角兽。历史可能会给这种叫法最后做竞争,我本人觉得很荒谬。

赵亚辉:昨天我跟王东明先生聊的时候就聊到了独角兽问题,一级市场二级市场震荡谁给我们买单?现在估值200亿,但二级市场上市值可能才50亿,谁为这种倒挂的价值买单呢?所以大家要警惕独角兽成为独角兽。现在热度的趋势有点像泡沫的方向发展了,这是非常值得警惕的事。

秦志勇:再回到风口话题,过去几年有很多初创基金可能抱着他们的逻辑,一开始初创需要做出自己的品牌,怎么很快地把品牌做出来就投风口期,所以很多人是抱着这样的逻辑去拥抱风口的。

作为创投企业,如果长远想做成长青树的话还是得要深耕自己熟悉的领域,对一个领域要抱着长期的态度进行投资进行布局,不能今天追这个风口明天追下一个风口。今年很流行的三个字叫“区块链”,不知道在座大家有投过多少区块链项目?对区块链有多么大的理解?我觉得长远来看区块链有可能会成为重要的互联网组成部分,但我不相信它能够把互联网革命掉,或者成为一个比互联网更牛逼的东西,这也是我对风口保持谨慎态度的原因。

赵亚辉:感谢!上周在北京人民创投主办了区块链大会,当时有一个教授现场提问说区块链互联网不统一,在未来可能会有很好的机会,但不能说是革命性的变化是重要的补充行为。

下面有请敬业资本董事长李建新。

李建新:我是敬业资本资本的李建新,是南通土生土长的投资人,我是火山石的第一批投资人,现在也是飞马旅的投资人。刚刚的青年才俊蒲晓武先生我也是他的第一批投资人,南通未来一定会出现一批独角兽企业。

巴非特先生说过“投资是人生的最后一份作业”,我不是受了这句话的影响做投资,而是做了投资以后才知道这句话。但这句话特别符合我现在的状况,我是一家药业公司的董事长,一个致力于造出中国人用的好药。大家说到风口,我认为大健康产业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乃至于将来永远都是“风口”。

把所谓的“风口”理解成趋势下的机会。目前大健康行业真的是好的风口:1.人口对美好生活的向往,生活质量提高所带来的需求在集聚增长。2.政策面上国家对创新药的扶持力度加大、创新药优先审批、中药商报为中国未来创新药提供了非常好的机会。3.投资层面,3年前投资人都不敢投创新药,到现在都争着投创新药,因为有好的政策、好的机会。4.人才角度,有中国的“千人计划”、上万名海归,有27%的人重视生物医药研究。

所以我认为未来的风口一定是大健康产业。

赵亚辉:感谢李总。刚才这一轮讨论了怎么看待风口,什么是风口?其实风口就是趋势性的产业机会,从全球经济发展来看,大周期里宏观、中观、微观都存在着机会,60年代汽车行业、70年代化工行业、80年代消费者行业、90年代计算机和通讯机会,2010年以后的互联网,到现在的人工智能、互联网都带来了长达10年的历史机遇。这种产业机会对创业者来说是很有价值的。

当然我们也说了,风口不一定都是好事,如果是暴风那暴风一过就歇了,我曾经参与过一个实验,每秒52米的风能够把我吹起来,大家都知道在风洞实验室有这样的实验,一般40多米风速就能把我吹起来,章苏阳先生也去实验过。

但大家知道吗?风口吹上去的感觉是非常痛苦的,整个人是找不到自己的正常状态的,完全沉浸在一种非常剧烈的状态中,当风过后自然就掉下来了,这也是非常痛苦的过程。所以在微风中长期激烈是好的选择,任何行业要成功至少要有1万小时、10万小时。

下一个问题是, 你们认为可能产生比较大机会的趋势性产业机会在哪里?如何在你们认为的产业机会中做到很好的创业?

章苏阳:火山石投资把大部分钱会放在两个领域,因为这两个领域是面对未来的,并且在接下来10年会有非常大的发展。

先进医疗,我们的理解包括了基因组学、蛋白组学以及任何通过人工智能在里面进行应用的医疗设备。我们感觉到5年后医院实验室50%全都是测序实验室,五、六年医学领域发生了根本性变化,医学原来是循证医学,通过经验、报告、片子通过经验告诉你可能是什么病什么症状,现在逐步逐步可以快非常准确地一下子定位到你到底是什么问题。这是2000年基本医疗到现在非常大的变化。

现在Internet公司大家认为是传统公司,在未来10年通过“人工智能+数据”的运作找到事物之间的规律、联系从而产生分析的形态会再一次对各行各业的商业模式进行创新,这也是我们重要的方面。

大家知道,人只能认识这个世界中4%的东西,因为还有25%是暗黑世界你是不知道的,还有70%的暗能量你是不知道的,我们现在能够感受到的东西都是通过电磁波最基本的原理来感知,我听见的,我的味觉、视觉、原子排列、X射线的颜色都是通过电子波的,人到目前为止不能看到和电磁波没有关系的事,所以这就是人所能够认识世界只有4%的东西。

但通过人工智能和数据的联系可能使人认识世界8%到10%的东西,这是人工智能和数据在一起产生的结果。当然跟软件、硬件的提高有关。记得1992年我在摩尔场当副厂长的时候买286电脑已经是很牛的事了,那时候电脑是很宝贵的,我们买了3台,弄了一个房间专门安装上空调。现在英特尔的芯片是当年286的2万倍,所以所有的东西和硬件不可分,所有的都改变了我们。

基因监测的价格下降比摩尔定律还快,20年前测人类的权声明组需要30万美金,现在只需要2万多人民币,并且还会继续往下走。这两个方面是将来发展非常大的应用、基础研究上的部门。所以我们公司主要投的项目是在这两个方面。

赵亚辉:感谢章苏阳先生,他觉得先进医疗和人工智能会是未来两个很大的市场机会,下面请董占斌先生。

董占斌:我们的细分领域主要用在泛娱乐、教育、消费,人工智能我也非常认可,但我们看到这几个细分行业都有项目在尝试用人工智能的方式改造行业,传统消费和人工智能、大数据都有结合点。青松投了一个解决服装定制的公司,通过大数据把服装定制效率大幅提高,不用上门量,直接在网上自选,这个模式得到了很好的发展。

另外其他的方向上,比如说教育,也是非常好的模式,因为传统的教育还是要依赖老师,通过人工智能把教育资源做成一套系统效率会大大得到提高,这也是改造行业非常好的机会。在娱乐领域、改造社交领域都有机会,但人工智能改造有些行业方向用户感受可能不那么明显,这个时候的精度会弱一些,用户不能看到人工智能时代的东西就不能对行业带来深远的影响,这一方面需要对行业的应用有深入的理解。

青松基金看社交比较多,现在有很多弱创性的社交都没有得到很好的发展,因为对需求端没有得到很好的把控。有一天一个投资人跟我说您投社交比较多,能不能解决一下我的问题?我想找美女聊哲学,他的需求非常具体,但从现有产品能不能解决这个问题呢?看了一下不能,这就是很好的切入点。

赵亚辉:不见面还是不知道她是不是美女。

董占斌:通过人工智能可以解决的。

赵亚辉:细分领域。

董占斌:相当于把原来的你去找别人变成别人找你的反向思维过程,所以这是挺大的创新。用在社交上可能会带来一种更大的机会,基于兴趣社交。

章苏阳:拿所有的数据,最后看她是不是真的美女。

董占斌:在注册的过程中通过扫描进行颜值测序。

赵亚辉:通过其他数据来找到底是不是美女。

董占斌:基于对行业的深度理解加上新的思维方式,对各个行业还有很多改造的机会,我们会沿着行业进行综合性的研究,这是大的趋势所在。

赵亚辉:下面请秦志勇先生。

秦志勇:看趋势固然重要,但看企业的时候也会看随着科技和行业发展诞生的机会,被有行业经验的从业者发现然后他们出来创业。不能说是风口,但这是我看项目的一个角度。举几个例子,这几个例子都和行业说的机会有关。

当阿里和微信觉得线上做的差不多开始往线下转,他们在往商超、大卖场里进行第三方支付工具。当时我投的项目是天使级的项目,三个创始人是做传统的ERP系统出身,就是给商超和大卖场通过银联刷信用卡支付的ERP系统。他们迅速抓住了机会在2014年开始运营,当时公司没有成立只有3个人。阿里和微信有很成熟的手段,只是需要从线上到线下,飞快地做成了这家公司。这不能叫做风口,只是抓住机会,把机会变成了创业项目。

赵亚辉:把机会变成现实的创业项目。那李总呢?

李建新:我的一个好朋友,著名的财经专家叫吴晓波,他有一个观点叫水大鱼大,说无论是创业还是投资都要找最大的。谢谢大家!

赵亚辉:我也简单进一下我们创投的想法,我们做两件事:

1.投资,过去五、六年投了30多个大文化、互联网、科技项目,也投了界面、梨视频等传统媒体的项目,也投了年轻的项目,通过技术改变行业的一些企业。在这个领域我们看重的是什么呢?看重的是新技术消费升级所带来的机会。

2.人民网创投频道“人民创投网”,是创业者和投资者交流的平台,有很多活动、行业报道、线上线下交流。期待大家来共同参与我们的活动。

最后,请各位用一句话说一下对创业者的建议。

章苏阳:毛泽东同志教导我们,在战略上要藐视敌人,在战术上要非常重视敌人。谢谢!

董占斌:我对创业者的建议就是围绕着大市场抓住市场需求的痛点,用创新的方式切入一定能够打造出美好的样子。

秦志勇:创造未来。

李建新:我是南通人,南通是一个好地方,无论是创业还是投资,来南通吧!

赵亚辉:张謇先生说的,“功不必虑其速,事不必虑其小”。成功不必考虑速度是不是太快,事不要关心它是不是很小,所以张謇先生说的非常好。

创业能够让你成为更好的自己,大家都去创业吧,谢谢!感谢各位嘉宾!

版权声明:原创内容版权归新旅界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摘录或转载的第三方内容,仅为分享和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新旅界的立场,也无法保证其真实性,转载信息版权属原媒体及作者。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擅自转载使用,请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一周热门 更多 品牌栏目
更多 文旅高层说
更多 文旅大咖说
更多 评论员专栏
  • 曾博伟

    博士,长期负责中国旅游发展战略制定、主持旅游政策研究和旅游体制机制改革工作,执笔起草众多国...

  • 魏翔

    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经济学博士、副教授,青禾研究联席专家

  • 刘锋

    北京巅峰智业旅游文化创意股份有限公司创始人、教授、博士;国际休闲经济促进会副主席,财政部政...

  • 王兴斌

    曾任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旅游研究所所长,国务院特殊贡献专家津贴获得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