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新旅界

首页 > 7x24资讯 >

宋城演艺3.8亿买游戏 旅游格局将如何演变?

2017-03-10 10:10  新旅界  王薪宇   

在高科技浪潮之中,文化产业不断升级换代,新型业态不断涌现,必然催生文化旅游更丰富的业态,这或许也是游戏巨头纷纷切入旅游业的一个原因。

新旅界讯 随着科技的进步,文化的各种形态与旅游深度融合将不可避免。

3月7日,宋城演艺(300144.SZ)发布公告,拟以3.8亿元收购北京灵动时空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灵动时空”)100%的股权。

aa4001144c7cf445463.jpg

灵动时空是研运一体化的移动网络游戏企业,成立于2005年,有近300款游戏产品的开发经验,覆盖动作、角色扮演、竞技体育、棋牌、休闲等多个类别,截至2016年底净资产1490万元,2016年营收5300万元,净利润2000万元。

此次3.8亿的收购价,是灵动时空净资产的25.5倍,2016年净利润的19倍。这样的高溢价和高PE,在收购景区、主题乐园等旅游项目时几乎不可能见到。例如特色小镇的标杆乌镇景区,2013年7月中青旅4亿元收购其15%股权,对应估值26.6亿元,以此测算乌镇PE仅3.8,溢价仅62%。

为何灵动时空溢价如此之高?事实上,手游企业作为典型轻资产公司,被上市公司高溢价收购的案例屡见不鲜。据新旅界(LvJieMedia)统计,2016年1月-9月,A股上市公司发布的并购重组方案中,溢价率超过10倍的有164家,溢价率超过100倍的有9家,最高的溢价率甚至达到412倍。彼时,由于高溢价并购重组太过泛滥,也引发监管部门重视,证监会加强并购重组行业审核,涉及互联网金融、游戏、影视、VR四个行业的跨界并购一事一议。

虽然灵动时空属重点监控的游戏企业,但此次宋城演艺的收购中,由于标的规模和收购金额不足以构成重大资产重组,不需经过监管部门审核,且宋城通过旗下互联网演艺公司六间房实施收购,行业跨度并不算突兀。

在收购方案的设计上,宋城明显“留一手”。收购公告显示,此次3.8亿元收购款将以现金形式支付,收购完成后支付51%交易对价,待灵动时空2017年、2018年、2019年经审计业绩出炉后,分别各支付16.17%、16.17%、16.66%。而双方根据对赌协议,2017年、2018年、2019年灵动时空净利润应该分别达到4000万元、5200万元和6500万元人民币。

这意味着,若灵动时空无法顺利达成业绩,手握尾款的宋城有更灵活的操作空间。

旅游企业转型泛娱乐

事实上,以“演艺+乐园”起家的宋城,目前旅游板块利润已被互联网演艺超越,其2016年年报显示,旗下景区杭州宋城、三亚宋城、丽江宋城、九寨沟宋城、泰山千古情剧院合计营业利润3.9亿元,而六间房营业利润5.45亿元。

2015年3月,宋城以26亿元收购六间房,8月完成并表,截至2016年底,不到1年半的时间六间房累计贡献营业利润7.35亿元。依托六间房的业绩贡献,宋城2015年、2016年净利润增长率分别达74.58%、43.1%。显然,宋城的这笔收购十分划算。 

此次收购灵动时空,宋城表示将补齐六间房在移动游戏领域的基因,延伸六间房在手游研发和直播领域的业务,是推动“直播+移动游戏” 战略的重要举措。公司将六间房定位于以“娱乐直播+移动游戏+内容与IP”为核心业务的数字娱乐平台,未来,六间房将整合灵动时空、蜜枝科技等项目,构成一个以AR和AI科技为内核的数字娱乐产业集群。

收购六间房尝到甜头的宋城,正在加速转向互联网化、泛娱乐化。

211491878266137812.jpg

这并不是第一家试水转型娱乐文化的旅游上市公司。2014年上市公司北京旅游(000802.SZ)更名“北京文化”,并连续收购5家影视企业,转型影视文化行业。转型的主要原因是旅游业务持续低迷,2011-2013年,北京文化营业收入分别为17630万元、16611万元、16286万元,呈现逐年下滑趋势。公司董事会坦承:“由于景区的培育和发展需要一个较长的过程,几年来,公司整体发展不快。”

转型影视行业后,北京文化连续出品《同桌的妳》、《心花路放》、《少年班》、《解救吾先生》、《我的新野蛮女友》、《年兽大作战》等热门影片,2014年、2015年影视板块营收分别为2.3亿元、1.9亿元,均大大高于同期旅游业务收入,并将营收规模从2013年的1.6亿元提升至4亿元左右。

由于成功转型影视行业,北京文化逐步剥离旅游资产,2016年处置了门头沟灵山景区以及重要利润来源龙泉宾馆等资产,获利3.3亿元。

游戏巨头扎堆搞旅游 

其实,相对于旅游企业转型泛娱乐企业,泛娱乐公司进军旅游业的现象更为普遍,也更值得旅游公司关注。众所周知的迪斯尼乐园,就是上世纪50年代由影视动画跨界衍生而来,一跃成为世界上最成功的旅游公司。 

现在,宋城演艺开展游戏业务的同时,游戏巨头们也在疯狂涌向旅游业。

年营收超120亿元的跨国游戏巨头育碧,2015年在马来西亚吉隆坡圈定首个主题公园,规模1万平米,作为进军旅游业的试水之作。

开发风靡全球的《植物大战僵尸》的美国游戏艺电,年度营收超过300亿元,也在2015年围绕手中热门游戏IP,先后在美国布局两座主题公园。

2016年,手握超级IP“超级马里奥”和轰动全球的VR游戏《精灵pokemon》的日本任天堂公司,也宣布在日本和美国的主题乐园设立任天堂主题区,该消息一经发出,引发众多游戏粉丝欢呼。

在中国,游戏巨头也加紧渗透旅游业。目前,《愤怒的小鸟》开发商Rovio在中国已在海宁、合肥、哈尔滨等地建造9座“愤怒的小鸟主题乐园”。

成立于1940年的日本游戏巨头世嘉公司,年营收超200亿元,早在2005年就进军中国室内游艺领域,首个项目落户上海,但由于国内市场、技术和政策的原因,首次尝试失败,2011年项目关停。2015年,世嘉再次进军中国,先后在上海和青岛落户两家室内主题乐园,开业半年即实现盈利,每年吸引游客80万人次。

改写旅游竞争格局

为何游戏巨头纷纷切入旅游业务?国内娱乐企业暴风集团董事长兼CEO冯鑫认为,在当下文化各种形态与旅游不可避免的深度结合是主要原因,在高科技浪潮之中,文化产业不断升级换代,新型业态不断涌现,必然催生文化旅游更丰富的业态。

暴风集团也在2017年1月发布进军旅游的新战略,并成立暴风新文化公司。该公司将专注于文化旅游等领域的IP投资、项目孵化和产品运营;帮助景区、博物馆和文化IP等进行重现和改造;以VR等新技术为消费者创造全新的游玩新体验和连接方式;开发智能景区,成立VR旅游研究院,开展VR+超级IP深化等业务。

游戏娱乐公司进军旅游业造成的影响,可能将超出业界的预期。目前,电子游戏已是全球第一大娱乐产业,相关统计数据显示,全球游戏产业规模达920亿美元,超过电影产业(620亿美元)和音乐产业(180亿美元)的总和,占据全球娱乐市场规模的21%。事实上,电子游戏诞生于上世纪80年代前后,距今也不过40年历史,却迅速崛起为第一大娱乐产业。从某种程度上,由于每个人休闲时间有限,游戏的崛起改变了消费者的娱乐方式,用于旅游度假的时间减少,游戏业对旅游业造成了一定挤出效应。

如今游戏领域已巨头林立,急需要寻找新市场。在经历火热的IP浪潮后,以游戏为核心盈利变现渠道,动漫、网络文学、影视剧、视频网站等多个业态均被游戏企业深度渗透。旅游业同为体验类产业,和文化、娱乐高度关联,天然是游戏巨头的下一个扩张阵地。

并且,相比旅游企业,游戏企业在资金、技术和创新方面更具优势。据新旅界(LvJieMedia)统计,截至3月9日,目前35家A股旅游上市公司中,最高为华侨城608亿元,旅游公司平均市值114亿元;10家A股游戏公司中,市值最高为借壳世纪游轮的巨人网络,市值高达1349亿元,游戏公司平均市值338亿元,约为旅游公司的3倍。由于游戏产品生命周期极短,产品更新迭代快,导致游戏公司竞争压力极大,必须时刻保持技术领先,并紧跟市场趋势。因此,游戏公司在技术上和创新能力上普遍领先旅游企业。

国际游戏巨头纷纷吹响进攻号角,旅游企业宋城演艺也开始进军游戏产业。随着游戏和旅游相互渗透,势必极大丰富旅游产品和业态,并重新塑造行业格局,这一切或将发生在并不遥远的未来。

Copyright © 2016 LvJie Media Co.,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6046465号     以上内容版权归旅界传媒科技(北京)有限公司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