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品牌栏目 > 正文

创业者说 | 穷游网周彤:别陪着巨头跳舞

2018-05-27 10:21:25  新旅界 郝陶锐

作为与豆瓣、果壳同样出名的慢公司,“穷游网商业化”这个话题,都老得快被玩成梗了。

“今年能盈利吗?”

这是穷游网联合创始人、副总裁周彤每年都要重新回答一遍的问题。

作为与豆瓣、果壳同样出名的慢公司,“穷游网商业化”这个话题,都老得快被玩成梗了。

穷游是个不缺创意的公司。旗下产品线中,除了“基本款”穷游锦囊和机酒自由行外,穷游的产品大多都能让人眼前一亮:行程助手、JNE生活美学品牌、CityWalk特色路线、Q-home、知识付费产品……虽然每一个都还在酝酿商业化的爆发,但至少都足够美。

市场上也从来不缺唱衰穷游的声音。行事低调、商业化进程不够凶猛、产品注重独特品质而非规模体量……种种因素叠加下,难免有观察者对穷游忧心忡忡。今年初,周彤刚在其卖家集会上宣布“穷游2018将达盈亏平衡”,紧随其后就有业内人士小范围散播:“穷游快死了。”

但周彤有自己的看法。他在谈穷游的商业化进展时还特意提到,“如果跟着大企业起舞,很可能会落入陷阱。”

他为什么这么说?穷游在商业化进程中,一直采取低调内敛的打法,到底是什么样的战略诉求?

低调版主周扒皮

“我是一个低调的人。”周彤说道。

他一身黑色打扮——标志性的黑色络腮胡、黑色连帽夹克外套和打底T恤、黑色的手机和小卡包。唯独鬓角一片白。

与当年在穷游网BBS里的活跃程度相比,现在的周彤确实担得起“低调”二字。

2004年4月6日,在德国留学的周彤在穷游网用“周扒皮”的ID注册了会员。10天后,他的发帖量就到了240,直接挺进全站前4。现在他是穷游社区总版主,发布最后一个帖子的时间停在了2014年。即便在微博上,周彤2017年全年也才发了15条,平均一个月还不到2条。要知道,2011年时,单12月份他就发了60条微博。

穷游这两年也很低调。自2016年初拿完D轮5700万美元的融资后,声音似乎越来越小。别说业界,连圈外的用户都有点儿好奇:穷游这两年干嘛去了?

相比之下,无论是去年底完成的1.33亿美元D轮融资,还是上个月COO吕刚在博鳌论坛露面,穷游老对手马蜂窝的动作幅度就大了不少。

同样从UGC旅游网站起家,穷游和马蜂窝除了体量上的差距,现今在商业逻辑上也走到了不同的方向。吕刚在博鳌接受媒体专访时表示,马蜂窝能装下旅行者的全部,从行前的攻略、交易,行中的决策、交易,到行后的记录、分享,马蜂窝都可以承载。

他说的这些能力,其实穷游未必没有。穷游有超过2,000万行程数据的行程助手,也有旅行生活美学品牌JNE、海外Q-home等独特产品。但吕刚表述时,比照的对象已经是传统OTA。

穷游的办公楼也多少有点儿低调的味道。绕着北京东直门航空服务楼走一圈,你很难找到穷游的Logo。但是穷游的办公室向来是被人称道的,绿皮火车前台、机舱办公室、山地车讨论区……而且在这里办公,你不必出大楼便可搭乘公交车和地铁,出楼门30秒就是机场快轨——似乎随时都能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

穷游网前台,是停靠着绿皮火车的月台。

周彤当年在德国不莱梅留学时,学的既不是旅游,也不是计算机或者信息技术,而是金融。如果不是成为穷游网第2004名注册用户,他很有可能跟他90%的同学一样,拿到学位回国,然后西装笔挺地进入一家银行或金融机构工作。

与现今的环境相比,早年的留学生是比较孤独的。一来人数本就不多,二来交流的渠道也少。周彤留学的时候,甚至还用过BP机。

对于周彤而言,穷游网与其说是一个兴趣相似、活跃频繁的交流渠道,不如说是一个能够寻求精神共鸣的乌托邦。在这一点上,不仅仅是穷游,从早些年的BBS到现在的Bilibili,所有UGC社区类产品都是如此。

从某种程度上来讲,周彤的人生就是被穷游网改变的。

周彤2005年回国后,选择了一家很小的旅行社,只做出境游。他说自己在旅行社的时候就琢磨,穷游网可以怎么搞、出境游该怎么做、中国人的旅行应该是什么样子,“可能有些预感,觉得将来会在网络上做旅游相关的事情。”

但周彤也没找穷游网创始人肖异说过这事儿。虽然俩人在德国的时候离得不远,不莱梅到汉堡搭火车也就40分钟,可毕竟还是有不确定的因素——肖异想不想回国做穷游、会不会找自己,当时周彤心里也没底。

回到国内后,周彤除上班外,也照常经营论坛版面、组织社群的网友聚会。他们常去的聚集地是后海,以玩杀人游戏为名组织的活动,常常变成海吃海喝的聊天沙龙。

直到2007年,肖异才跟周彤说了把穷游搬回国内的想法。一个晚上,肖异给周彤打去了电话:“你要不要一起弄弄穷游?”周彤当时就一拍大腿,“哎呀,我在内心默默地想了两年,终于等到你说出这句话了!”

于是,2007年11月6日——肖异在德国处理完收尾工作、正式回国的5个月前,穷游网在国内完成了工商注册。

周彤开玩笑说,“这下,从个人站点变成小作坊企业了”。

圈内大牛蔡景晖

穷游的第一间办公室在北京理工大学附近,使用面积29平米。“我印象非常深刻,”周彤说,“因为创业园区有政策,40平米以下的办公室免一年房租,我们的建筑面积刚好41平米。”这间办公室至今也没退租。

在拿到第一笔融资之前,穷游的团队规模常年稳定在4个人,最多的时候也没超过5个。从维护服务器到活跃社区氛围,从审核内容到组织线下聚会,几个人承担了整个社区的运营工作。

乍听起来,这像是一个传统而凄苦的草根创业故事。但周彤却说那是他过得最滋润的几年。据百度百科称,穷游成立的第一年就盈利70万元。

“第3个月开始就有净利了,”周彤说,“只是简单地挂两个网站的链接,订票订房的,对方返过来的佣金足够养活我们4个人,而且过得还非常爽。” 相比之下,同样是游记攻略社区的马蜂窝,成立后的第4年才有了第一笔收入。

在一根网线、一台电脑最多加一个电话就能完成工作的情况下,2009年周彤甚至有9个月时间“都在外面玩”。

他坦言,穷游的创始团队都是从学生状态直接来经营公司,无论是融资规划、团队组建还是企业运作,他们对未来的商业考量并不够清晰。况且,他们已经挣到了钱,如果没有更大的目标,确实也不会有动力去拓展业务范围。周彤当时的想法就是这样,只是想着别让社区里的这帮人散了,“散了就太可惜了。”

那既然如此,为什么不能单纯地把生意做下去、把社区维护好,反而要担起回报期望去找风险投资呢?

动力来自蔡景晖。

周彤调侃自己和肖异说,“秀才做生意是比较累的。”如果说他俩刚开始经营企业还有点玩票性质的话,墨尔本大学MBA出身的蔡景晖加入后,穷游开始学着从商业角度深入思考了。

在2004年穷游初创时,蔡景晖正为Lonely Planet寻找合作伙伴。当时蔡就注意到了这家个人网站。而等穷游网回国公司化经营时,又正碰上Lonely Planet卖给BBC的那段时期。

彼时蔡景晖有意换个工作,但也不想跨出旅游行业。肖异、周彤跟他私下约着一起看球时,就常半开玩笑地喊他加入。

\

肖异、蔡景晖、周彤三人里,周彤显得最爱搞怪。

2010年底,周彤和肖异正在准备做一项旅行主题的公益活动,四处搜集照片,“就是那种在一些特殊的地点,写点东西摆拍,然后拿照片回来宣传用”。恰巧,蔡景晖彼时正在去南极的船上,所以他们也找了蔡景晖。

肖异发短信把照片的事儿说了一遍,短信末尾加了一句:“回来就加入穷游吧。”

可能是南极单纯清净的环境容易让人心生感触,肖异用一条短信就把圈内大牛蔡景晖拉上了船。

做旅游出版的蔡景晖加入穷游后,试着在互联网上做起了旅游内容分发。他想把穷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