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品牌栏目 > 正文

新旅界100人 | 陈妙林的99分人生

2018-09-12 18:14:15  新旅界

陈妙林终于幸福地跑完了他人生中一次重要的马拉松。

陈妙林终于幸福地跑完了他人生中一次重要的马拉松。

2017年8月3日,陈妙林65岁生日,他正式宣布退休,将其创立的开元旅业集团董事长职位交给公司第二大股东、跟随其多年的秘书陈灿荣。

中国商界,有几个人酷爱运动,比如王石、潘石屹、毛大庆、郁亮、张朝阳,而陈妙林对运动的感情深入灵魂,从之前的打高尔夫、骑车,到近几年跑马拉松、铁人三项。4个多月以前,新旅界在位于杭州开元名都大酒店17层的办公室见到了陈妙林,硕大的办公室中摆放着很多运动设备,65岁的陈妙林保持着健美的身材,心态坦然、待人真诚。

他觉得做企业要像跑马拉松一样,储备好力量,要把握好风险,稳中求进。

30年前,从接手萧山宾馆起步进入旅游行业,赶上2000年萧山最后一批国有企业改制,陈妙林以6000万元买下开元旅业全部股份,到如今开元已经是一家总资产280多亿元,26000多名员工,在营下属企业近200家的旅游产业投资与运营集团,2013年,开元酒店REIT在香港成功上市,2015年,开元旗下物业管理公司挂牌新三板。

我想,在陈妙林在任期间,没能推动高开元酒店上市算得上他的一个遗憾,从2004年便筹备上市的开元酒店,多次遇挫,今年2月,鸥翎投资接棒凯雷成为开元酒店管理公司新的投资者,开元酒店的上市进程被再次推动,陈妙林对新旅界(LvJieMedia)表示称,明年完成上市有很大把握。

与同样诞生在杭州的阿里巴巴马云、哇哈哈集团宗庆后、吉利集团李书福相比,陈妙林在中国商界的认知度谈不上很高,在发展上做法的确践行了他说的“稳中求进”,特别是近几年,在各种新的商业形态不断涌现、大资本弄潮的时代,开元的发展慢了下来,陈妙林也坦言,他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

陈妙林给自己过往65年的人生打99分,虽然说不上完美,但他对于开元能够发展到今天依然感到满足,也觉得对的住所有跟随他的员工,以及家人。

总部不出萧山,农村包围城市

30年时间,虽然开元旅业的版图已经覆盖北京、上海、江苏、四川等地,2013年还收购了德国法兰克福的金郁金香饭店,但开元旅业总部一直没有搬出萧山。

陈妙林选择了农村包围城市的打法,先从三线城市开始发展,业务再从二线城市延伸到一线,但他觉得在这个信息化时代,一个知名品牌不一定非要把总部设在一线城市,很多大的公司没有去到一线城市,依然做的很好,同时他觉得搬迁成本很高、人力成本也会增加很多。

不得不说,开元旅业的发展,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当年萧山的政策环境。萧山是改革开放之后民营企业发展比较早的地方,1987年,总投资2058万元的萧山纺织厂成为当时全国乡镇纺织企业中最大的纺织厂,这算是一个缩影。

谈到当年的创业环境,陈妙林觉得是遇到了历史性的机会,算得上“天时、地利、人和”。地利,主要就是指的萧山政府的政策支持。“萧山政策比较开明开放,只要是认为好的,就让我们先去做,做了以后再去总结调整。”他说。直到现在,开元旅业的仍然享受着萧山政府给到的很多好政策。

竞争加剧的危机感VS保守发展

陈妙林已经深深感受到了压力,他觉得已经到了一个大资本参与的并购时代,但却坚持不允许公司负债率超过70%,求稳的基础上再追求发展,他觉得风险把控比勇猛更重要。

“我们最近几年虽然说发展的慢一点,但是作为一个民营企业来说我们认为也还是可以的,稳中求进。”

开元旅业计划上市的征程已经进行了13年,“我做事情一直很顺利,唯一不顺利的是上市。”他说。

2004年,按照原有赴港上市计划,开元酒店和浙江开元萧山宾馆、杭州开元之江度假村、萧山开元城市酒店、杭州开元阳光休闲山庄将整体打包上市注入开元商业经营公司,预定发行8000万股本,融资2-3亿港元。当时投行凯雷以1亿美元注资,占股比例约在30%。

但2005年10月,香港会计协会出台新的固定资产折旧标准,将原有的40年折旧年限改为20年(与内地政策保持一致),这使开元酒店6000多万元的纯利润缩水1800万元左右。原计划无法实现,陈妙林考虑延迟上市时间,一直等到2008年再次推进上市,不巧赶上了房地产借壳上市被全面叫停。

今年2月,鸥翎投资成为开元旅业新的投资者,上市工作被再次加速推进,据陈妙林向新旅界表示,按照现在的进展,大概明年就可以完成上市。

对于未来,陈妙林觉得酒店这个老本行不能丢,他的匠心比野心更强一些,他希望再用10-15年时间把开元做到中国酒店第一品牌。

不走家族制,信任职业经理人

在浙商群体中,把公司交给职业经理人管理,陈妙林开创了先河。当然,这多少也有些无奈。陈妙林只有两个女儿,都没有参与公司事务,大女婿在上海,有自己的公司,做的很大,小女婿在开元旗下的房产公司做副总。弟弟陈妙强目前任职开元酒店集团总经理,持有公司股份。

对于跟随公司一起打拼的团队和核心员工,陈妙林一直不吝啬与他们分享公司,在2013年开元酒店REIT在香港上市时,陈妙林拿出了一个亿的原始股奖励给了公司大概100位总经理, 目前,陈妙林仍持有公司65%的股份,但他表示只要不低于34%,对公司有决策权,他希望拿出更多股份让公司焕发更多发展潜力。

对于接班人的选择,在2010年辞掉开元旅业总裁由陈灿荣接任时,陈妙林已经基本做了选择。陈妙林性格上是很强势的,陈灿荣能近30年跟随辅佐,可见性格上的坚韧,但并没有在大集团公司锻炼过的陈灿荣是否有能力支撑开元旅业下一个30年走的更快更好,挑战很大。

陈妙林向新旅界解释说,他选的其实并不是一个人,而是能够互补的一群人,陈妙林甚至说,开元的公司架构未来也不会有大的变化。

对于退休后陈妙林在开元的参与程度和角色,他表示,公司重大的发展还会参与。“这个企业就像我的孩子一样,一手养大的,现在到了出去的时候了,但是我还会继续关注他的。”

错过世贸酒店,最大遗憾

在开元发展的过程中,陈妙林一个最大的遗憾是2014年左右错过了对世贸酒店和吴启元团队的收购,也就是现在的君澜酒店集团。“那时候如果能够收购成功的话,那么我们酒店的规模比现在能增加50到100倍。”他感叹说。

当时没有谈拢有两方面原因,一是因为当时开元希望能够控股,而对方表示不能接受;二是陈妙林考虑吴启元加入团队后该如何安排,如何处理与之前的董事长、总裁的关系。现在再来看这个问题,陈妙林觉得都不是问题,直到前几天又碰到吴启元,陈妙林还在感叹当时的错误选择。

近两年,开元在酒店领域开始急性休闲度假类产品的投资:一是文化主题酒店,利用古民居改造的,把整个商业一条街或一个村落改造下来,做成古民居文化酒店;另一个品牌是芳草地乡镇酒店,现在已经有一个开业;第三个是森泊主题公园,投资相对较大,会以森林、湖泊和探险娱乐设施为主、搭配芳草地房屋设施,在金陵的项目投资有20多亿。

现在已经投资的漫居品牌今年有25家店新开业,每个项目投资在1000万-2000万左右。他觉得这些产品更适合80、90后人群。

关于中国旅游产业发展

在陈妙林看来,旅游行业的界限已经打破了,原来都是玩旅游的人在玩旅游,但是现在各行各业都在玩旅游,互联网在玩旅游,工业企业也在玩旅游,因为工业企业现在不好做了。

“我跟萧山这样的,如果可以排的上10个,其中真正搞旅游的就只有我一个。原来都是做其他产业的,都冲进来搞旅游了。“陈妙林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现象,但不应该盲目投资。

动辄数百亿的旅游项目投资很多都面临的问题。“盲目投资,会使整个行业都呈现一个乌虚的状态,乌虚的状态会导致一个市场的磨难。“陈妙林多次在与政府的座谈会上提到,要加强规划和管控。她觉得中国在目前这一块做的还不好。”政府招商引资,政府只建了30%,还在骗你我们这里条件很好,这就是一个乌虚的状态。这个必须要改,这个要不改的话,对这个产业的发展是不好的。“

陈妙林并不赞同由国有企业主导旅游行业的资源投资和占有,他认为旅游行业要实现充分竞争,应该发展民营企业的作用,不能利用政府和国营企业。“因为国有企业是不负责任的。干好了,我们就多干几年,干不好,我们就走人。而民营企业绝对是负责任的,一个研究做不做要反复研究才能成立。“

退休后的生活

陈妙林说,退休后只要能走得动,还会坚持跑马拉松。2016年,他跑了11场马拉松、6个铁人三项,今年会超过这个数字。陈妙林坚持每天至少保证1个小时的看书时间,坚持手写日记。大女儿已经搬到上海,陈妙林在家里的时间并不多,一个星期大概与家人一起吃两顿饭,退休后,他还要去完成自己的旅游计划。

“我想我这一辈子尽管达不到满分,但也能达到99分,我觉得我心态很好,虽然在这一生吃过很多苦,但最后得结果是甜的。能成就这一番事业,我觉得我这一生可以交代了,我对得起自己,对得起家庭和朋友,我认为也对得起我的员工,尤其是和我一起工作的员工。”


点击此处文字即可报名

标签: 人生 陈妙林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16 LvJie Media Co.,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6046465号 以上内容版权归旅界传媒科技(北京)有限公司所有
Copyright © 2016 旅界传媒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