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品牌栏目 > 正文

闲话文旅 | 那些折戟而退的跨界文旅投资企业

2021-01-20 12:05:34 新旅界 王薪宇

跨界企业正在失去对文旅失去热情吗?

一部分跨界而来的文旅投资企业正在失去对文旅的热情

近期新旅界LvJieMedia察觉到一部分跨界文旅企业筹划将旗下文旅资产转手并计划精简业务团队这其中不乏一些拥有较高知名度的大型企业其实文旅跨界企业退潮的趋势早已显现2020年新旅界曾先后报道过复华文旅宝能文旅世茂地产蓝光文旅山水文园等跨界企业收缩文旅战线多个项目转手退出或暂停文旅高管团队离职转岗

部分跨界企业中止文旅投资是迫于无奈如复华文旅山水文园等因前期业务扩张激进导致高负债下资金链断裂甚至山水文园走向破产边缘但大部分跨界企业从文旅业务退出是主动进行的战略调整背后的原因是现实和他们曾经的美好预期之间的巨大落差

在和新旅界LvJieMedia的交流中这些退出和拟退出跨界文旅企业给出的一致反馈是文旅太难做不赚钱

是的文旅不好做不赚钱尤其是新冠疫情肆虐之下即使乌镇这样的客流量顶格的景区都发出了2021年最重要的是活下去的呼喊其他腰部尾部文旅企业的处境只会加倍艰难其实在没有新冠之时多数跨界企业旗下文旅项目的经营状况也算不得好例如世茂地产旗下三个已开业项目无一例外都没能按原定计划准时开业且业绩距离原先所设定目标相去甚远没有新冠疫情之前一些跨界企业尚能咬牙坚持做一些调整找找转机新冠疫情一爆发很多跨界企业的信心被无情的击碎了

新冠疫情是一次巨大的压力测试但它不是跨界文旅企业折戟的根本原因退潮的真正原因有两点第一旅游业务不好做第二旅游+地产模式走到头了

跨界企业进入文旅行业一般有两个原因一个是看好消费升级旅游业是最能体现消费升级的行业又有很强的联动性市场需求强劲前景广阔另一个是看好旅游+地产将旅游和地产捆绑能投地方政府所好有效降低拿地成本

出于第一种原因跨界的企业其打法往往是收购稀缺的旅游资源看重资源价值的升值空间比较典型的有燃气大王新奥集团接连投资鹰潭龙虎山西藏阿里神山圣湖雅鲁藏布大峡谷景区林芝鲁朗花海旅游区等还收购了烟台蓬莱等多条海上游船航线还有银泰文旅投资了雁门关景区浙江雪窦山景区浙江永康方岩景区三亚东锣岛景区等雪松文旅投资开发丽江古城大研花巷西塘花巷建设诸城恐龙探索王国主题公园等这类企业跨界旅游业不涉及太多房地产业务靠抢占稀缺资源低买高卖资产运作来提升项目资产价值

出于第二种原因跨界的企业往往有着深厚的房地产背景例如万达恒大世茂地产山水文园等在这类企业看来旅游和房地产是紧密绑定的甚至文旅一词在中国文化和旅游部组建并提出文旅融合之前几乎完全是地产商们在热炒这类跨界企业普遍是2013年前后开始探索旅游业在2015年-2018年布局加速在全国各地落子如飞在2019之后行动逐渐趋缓这背后的原因是2015年由于棚改货币化等政策全国二三四线城市掀起一轮房价上涨的热潮房企拿地热情高涨纷纷跨界旅游拿地2018年棚改货币化政策全部退出二三四线城市房价涨势回落房子不再好卖加之国家发改委出台政策严格限制主题公园配套房地产以及严控特色小镇房地产化过去跨界企业低价拿地的套路被封堵旅游+地产模式走到头了这部分跨界企业对旅游失去热情理所当然

事实上不管是第一类企业还是第二类企业都面临着旅游做不好的困境这是跨界企业的痛也是整个旅游行业的任何一个行业的发展都离不开资本的助力资本涌入越多行业吸纳人才资源越多行业创新越活跃产品迅速迭代升级为消费者提供越来越好产品和体验从而给资本更多的回报这个循环反复进行短时间内整个行业完成进化在各类制造业和服务业上述资本推动行业前进的循环屡试不爽带动中国人生活水平和消费面貌焕然一新

然而在旅游业上述循环却难以进行相比旅游业自身孕育的企业跨界而来的企业都是巨头企业例如新奥集团是中国民营企业500强第26名雪松集团是世界500强融创万达恒大等更是家喻户晓的巨头这批巨头来到旅游业本应是带动旅游业腾飞的力量然而他们尴尬的发现目前的旅游业没有为他们提供适合的模式和方向空有一堆钱也无处可投

对于这一现象旅游专家魏小安老师曾经在新旅界主办的第三届中国文旅产业年会上有过一番精彩的论述旅游和资本隔着一张纸这张纸就是模式旅游只要能提供一个好模式资本马上能进来助推旅游旅游提供不了好模式资本又想进来它就用资本的模式来搞旅游永远搞不好那你搞不好就不要进来了但资本还是要挤进来

现在一些跨界企业经历多次碰壁终于醒悟用资本的模式房地产的模式都搞不好旅游唯一持久健康的道路就是创造出游客真正喜欢和满意的产品

什么样的产品和服务是游客真正喜欢的怎么用合理的成本创造游客满意的服务复制和推广旅游好产品好模式怎样做到既有标准化又有差异化这些问题还没有确切的答案找到这些问题的答案需要一大批旅游人耗费时间和心力钻研产品研究游客消费心理培育市场并培养一大批合格的文旅创意人才和服务人员某种意义上这是一个种庄稼的过程改良土壤改良种子耕耘浇水施肥这些耗时耗力的工作做好了才能生长出硕果累累才轮到思考以什么样的模式来短平快的收割

旅游业不能给资本提供好的进入模式这并不是旅游业的问题而是好的模式的诞生需要各方面具备成熟的条件在这之前还有大量基础性的培育工作需要做部分追求短平快的跨界资本来了又走了他们的折戟而退并不是坏事他们腾出位置才能让真正的耕耘者带领行业迈步前进

版权声明:原创内容版权归新旅界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摘录或转载的第三方内容,仅为分享和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新旅界的立场,也无法保证其真实性,转载信息版权属原媒体及作者。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擅自转载使用,请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一周热门 更多 品牌栏目
更多 文旅高层说
更多 文旅大咖说
更多 评论员专栏
  • 吴志才

    华南理工大学旅游管理系教授,博导,华南理工大学广东旅游战略与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广东省乡村振...

  • 赵晋良

    新旅界特约评论员,暨南大学旅游管理专业毕业,从事主题公园研究及相关工作12载,现就职于中国旅...

  • 余良兵

    现任永行资本董事总经理,负责消费升级各细分行业的投资。此前曾长期服务于中青旅,曾先后负责投...

  • 曾博伟

    博士,长期负责中国旅游发展战略制定、主持旅游政策研究和旅游体制机制改革工作,执笔起草众多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