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旅界快讯 > 正文

清除“层层加码”,暑期旅游业能恢复吗?

2022-06-27 09:32:32 新旅界 姚竹君

谁都说不好。

时间迈入夏季,暑期旅游旺季即将来临。虽然疫情反反复复,许多旅游人已不再对所谓的“旅游业复苏”抱有太大希望。但无疑,随着各省病例逐渐清零、跨省游逐步开放,文旅行业正在变得更有“盼头”。

也正是在这段时间内,国家开始正式叫停“过度防疫”。河北张家口、安徽省安庆市、陕西省商洛市等地都因层层加码而被国务院警示通报;6月5日,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发布了“九不准”要求,其中就包括不准随意将限制出行的范围从中高风险地区扩大到其他地区、不准对来自低风险地区的人采取强制劝返、隔离措施等。

\

疫情防控“九不准”要求

大量政策利好之下,“过度防疫”的情况是否有真正得到改善?

新旅界(LvjieMedia)通过采访发现,虽然不一定有“层层加码”,但现阶段的防疫政策对游客自由流通仍有阻碍。大多数地区游客在到地后即便持有48小时核酸检测证明,也仍需做起码两次以上的核酸检测,即完成“三天两检”;而北京、上海这两大重要客源地的出行仍被受到严格限制,这也给文旅行业的复苏带来沉重压力。同时,各省疫情政策不统一、中高风险区随时在变也给游客出行带来太多变数。

各地推出政策利好

显而易见,2022年的疫情给行业带来了远比2021年沉重的打击。以文旅大省四川的端午假期为例,2022年三天端午假期,全省纳入统计的715家A级景区,接待游客658.21万人次,门票收入4341.79万元;而去年的这一数据是734家A级旅游景区,接待游客893.31万人次,实现门票收入9328.44万元。两年间的差异达到2倍之多。

\

峨眉山风光 (图源:摄图网)

这一打击影响的并不只是各文旅主体上半年的业绩,还有即将到来的暑期旺季。许多文旅企业都难以对即将到来的暑期抱有乐观心态。

为了尽快促使游客正常出行与旅游业经营秩序恢复,6月中旬前后,各地集中推出了自己的扶持政策,其核心措施便是“杜绝层层加码”。

其中最为显眼的或许要属四川的“五不准”。6月10日,四川省文化和旅游厅下发《关于严格执行文化和旅游行业疫情防控“五不准”要求的通知》,其中明确要求各类文旅场所不准擅自索要省内游客核酸检测报告,不准擅自拒绝接待来(返)川游客。对非A、B类地区(即疫情输入风险高的地市与有本土疫情发生的省外其他地市)的自由行来(返)川游客,只要能在省内进行一次检测并得到阴性结果,就应准予进入正常接待;仅团队游需要完成“三天两检”。

\

四川“五不准”要求为文旅市场“暖客”

一名临近古镇类景点的商业街区负责人告诉新旅界,由于之前四川文旅景点就不太存在层层加码现象,所以现阶段这一政策对人流量的影响不太显著,但后续预计还是会带来更多游客。“我们的街区与古镇相邻,古镇对外省的游客是非常有吸引力的。现在外省低风险区域的游客只要有48小时内的核酸阴性报告就能自由出入景区,这肯定对周边的商业街区、餐饮都能起到带动作用。”

其他省份也是如此。6月2日,江西省委办公厅、省政府办公厅印发《关于疫情防控措施调整的紧急通知》,提出低风险地区和无本土疫情的县(市、区)之间人员(含各类学生)可以自由有序流动,不再查验核酸检测阴性证明,不再实行核酸落地检,不得赋“灰码”“黄码”,不得实行隔离管控,只需落实扫码、测温常态化防控措施。仅对来自中高风险地区和有本土疫情的县(市、区)的流动人员实行“7天集中隔离+7天居家健康监测”。

\

截取江西省《关于疫情防控措施调整的紧急通知》

这一举措让当地景区变得逐渐热闹起来。位于江西上饶的国家AAAA级景区望仙谷景区的负责人对新旅界表示,在江西省出台相关规定,确定低风险地区和本省游客可以不再查验核酸检测阴性证明后,景区客流出现了明显增加,尤其是本省其他县市的游客。据统计,6月的游客量相比于5月份增加了接近5万多人次。“而且与我们临近的杭州,南平等地的游客出游都方便很多,也会选择来这边。”

不过她也表示,现阶段省内还是主要客源来源地,省外游客也主要来源于周边省份。距离长线游游客恢复常态恐怕仍需时日。

\

江西上饶风景 (图源:摄图网)

严防死守与动弹不得

但政策支持的落地仍需时日,很多时候,政策的颁布并不见得等于行业头上的“紧箍咒”被完全松开。

一名游客进景区时的“曲折经历”正能说明这点。6月11日时,青岛女孩Wendy怀抱着对山涧风景的憧憬,她和一群小伙伴来到了神农架,随身携带了出发地的48小时核酸证明。本以为有检测结果就万事大吉,但随后,他们被告知要在进入湖北省后提供“三天两检”的结果,才能进入景区。于是,一行人紧急在襄阳火车站做了检测,奈何第二条早上还未出结果,最后只得干等着在景区门外站了整整一上午,直到下午结果出来才得以进入景区。

“现在层层加码真的太严重了。”她在微博抱怨道。

但事实上,这并不是“层层加码”的后果。神农架林区疫情防控指挥部相关负责人对新旅界表示,即便是来自低风险区域,也需要出发地的48小时核酸证明;进入湖北省后三天两检;如果是来自上海、北京的游客,则需要在停留在省内的“第一、三、五、七”天提供核酸检测结果;“第二、四、六”天提供抗原检测结果。

\

湖北神农架景区 (图源:摄图网)

这样繁琐的检测,对外省游客来说无疑是一个巨大的考验。但对于景区来说,这也是无奈之举。“我们没有层层加码,这是湖北省自上而下的统一要求。现在各地疫情都在逐渐清零,为了疫情防控,要求都比较严格。如果是外省游客,我们其实还是建议暂缓出行,等待真正开放。”这位负责人表示。

在采访中新旅界了解到,很多地区虽然并没有“层层加码”,仅是遵照省级规定执行,但相关政策仍然会对游客流通造成一定阻碍。

江西大觉山旅游发展有限公司的相关工作人员在采访中对新旅界表示,现阶段公司旗下在江西、广东、海南等地的文旅项目经营情况都并不理想,近两个月的接待人数不到往年的一半,仅稍好于2020年。江西本地虽然确实有所放松,但长线游客几乎没有。“其实细看政策,主要对本地游、个人游有放宽,但团队游和跨省游并没有真的放宽多少。”

而且,即便确实有放宽,每天都可能有新的中高风险区出现,政策变数极大,无论对景区接待还是对游客的出游信心都是很大的影响。“像是深圳昨天还没问题,今天新增了两例病例,我们立刻要停止接待深圳那边的游客。本地游客或周边县市游客即便能去,也可能会对滞留当地、被隔离等可能性有心理阴影,倾向于不出游。”

也因此,企业对于即将到来的暑期“旺季”并无期待。“万一哪天疫情又集中爆发了,立刻就又都暂停了。这种事谁都说不好,只能走一天看一天吧。”

对景区是如此,对民宿等个体经营者就更是如此,因为作为个体经营者,他们还要考虑一旦自己接待的游客或其来源省份出现病情,会影响自己所在的整个社区的居民的正常生活。

\

海边民宿(图源:摄图网)

“就算现在开放了,谁知道过两天会怎样?我们肯定也需要顾虑防疫大局,一旦有哪名游客感染,附近整个区的居民生活都要受影响被隔离将近半个月。这个责任我们个人肯定是很难担得起来的。所以如果风险太大,我们肯定是要关停的。”北戴河地区民宿主王篱(化名)在采访中对新旅界感慨。

为了避免这种情况出现,王篱的民宿屋从去年9月开始,一路暂停到今年6月,直到端午节才正式对省内游客恢复开放,而对跨省游客恢复开放则需要等到7月1日后。往年,她的民宿基本一入暑期便会订满,今年则现在才刚刚开始有人预定。

在防疫方面,她表示,一切都遵照省内文旅主体的经营流程执行——游客如果要前往北戴河旅游,需先在本地防疫App“秦来秦往”上预约并上传核酸检测结果,并向民宿管家报备。如审核通过,则可正常接待。未预约报备者,会在车站和高速被直接劝返。“整体来说我觉得想出游还是会很方便的,只是你很难做什么‘说走就走的旅行’。”

她特别提及,通过本地App登记审核对文旅行业主体其实有很大帮助。“防疫政策时不时就会产生变化,这点上我们自己是很难摸清的。最好就是由政府那边统一审核,来决定哪些人可以接待哪些人不行,这样我们也比较放心。”也因此,在她印象里,北戴河地区整体防疫政策还算人性化,“对文旅企业和游客都很友好。”

\

行程码查验 (图源:摄图网)

另外,“变码”对文旅主体经营来说可能会产生一定影响。因疫情现阶段的要求是过往追溯14天,因此如果有游客已通过审核正式入住,但游客的来源地突然变成有病例的中高风险区,同样会导致民宿停业隔离。“但这也没办法。我们肯定是要配合国家早日清零的,毕竟就算麻烦点,大家也都是希望避免感染。”

对王篱来说,防疫政策的影响并不算大。其经营的民宿本身最多接待十几个人,且民宿只是其副业,是否持续经营都不会对生活产生太大影响。但对企业而言,防疫政策让许多企业仍然处在“关门歇业”的状态。同在北戴河地区的阿那亚社区相关人士对新旅界表示,现在房屋业主已可以按照防疫要求自由前往阿那亚,但现在园区酒店和民宿暂时还不满足报备接待条件,仍处在停业状态。

仍在停滞的北上

防疫政策正在逐渐放宽,但仍有两地仍然是各地“严防死守”的对象——那就是国内两大核心旅游客源地:北京和上海。

莫干山地区的民宿主林先生对新旅界表示,近两个月他的民宿没能接到任何一单生意。他与同地同业的其他民宿主们有一个五百多人的微信群,从中他了解到其他民宿主与他面临着同样的巨大困境。“莫干山这边的民宿核心客源就是上海游客,他们现在出不来,我们基本没法营业。所以大部分民宿主都处在停业状态。”

\

莫干山地区民宿示意 (图源:摄图网)

据悉,现阶段,莫干山地区的民宿集群仅裸心谷和郡安里被允许有条件接待上海客人。当地政府在考虑从1000-2000家酒店民宿中选31家酒店民宿,作为第一批试点开放给上海客人。但这一试点策略是否会正式推进仍是个未知数。

现阶段,北上游客出行是“理论上可以,实际上不行。”就像湖北省对上海及北京游客几乎是“待几天测几回核酸”一样,各地对接待上海游客都有几乎是“严苛”的要求。“现在上海游客整体来说很容易被针对。不只是莫干山地区,其他地区要求其实更多。”林先生感慨。

现在,为留住自己精挑细选过的民宿服务人才,林先生仍在全额发放员工工资。但如果这样一直停下去,自己能否继续支撑是个未知数。“我自己在上海还有餐饮类的业务,也一直是停滞状态,上海现在连本地游客出行和堂食都很受限制,别说去外地了。只能说我自己能熬多久熬多久了。”

\

上海陆家嘴全景 (图源:摄图网)

整体来说,在政策颁布后,“层层加码”或许得到了一定好转。但没有“层层加码”,游客的出行其实仍然面临层层阻碍。今年的暑假,相比于上半年或许会算是稍有好转,但大概率会比2021年的暑假更加沉寂。

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中国文化和旅游产业研究院副教授吴丽云也表示,现在这种情况,虽然有一定的政策支持,暑期文旅行业的境况能得到一定好转,但整体来说还是难言乐观。

在她看来,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各个省防疫政策不统一,且一直在实时变动,而无论是游客还是景区,都没有稳定统一的渠道去了解每天全国各省有哪些中高风险区不能接待。这也与新旅界在采访中了解到的情况相符合:一些景区本身都拿不准防疫政策的变动情况,在被致电询问时,告知来访者“我们也不清楚,请联系当地疫情防控办公室”。而有多少游客能经得起这样的“转接过程”,而不被打消出游的意愿与热情呢?

“各个省市在做宣传的时候,其实应该把从什么渠道了解防疫要求当做很重要的一个点,让游客能事先了解情况。”吴丽云说。

同时,一些游客虽然来自低风险地区,但“行程码带星”,也同样会被拒之门外,或面临被隔离至少一周的风险。而这就很难说得上是精准防控。“比如北京整体都会行程码带星,有些地方可能对行程码带星地区的人员有更严格的限制措施,目的地疫情防控政策的不确定性,限制了人们的出行意愿。”

“如果真的想刺激消费,促进旅游回暖,在疫情防控前提下,尽可能减少不必要的限制和要求,真正做到放开。现在的政策即便再‘开放’,本质上还是在限制人员流动,不支持大家出去。这一根本问题不得到解决,消费券、免门票等措施很难起到作用。”

谈及现阶段的暑期旅游时,她也发出了跟受访企业类似的感慨:不好说。“一切都取决于疫情的情况,但这谁能说得准呢?”

版权声明:原创内容版权归新旅界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摘录或转载的第三方内容,仅为分享和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新旅界的立场,也无法保证其真实性,转载信息版权属原媒体及作者。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擅自转载使用,请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更多 一周热门 更多 品牌栏目
更多 文旅高层说
更多 文旅大咖说
更多 评论员专栏
  • 吴志才

    华南理工大学旅游管理系教授,博导,华南理工大学广东旅游战略与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广东省乡村振...

  • 赵晋良

    新旅界特约评论员,暨南大学旅游管理专业毕业,从事主题公园研究及相关工作12载,现就职于中国旅...

  • 余良兵

    现任永行资本董事总经理,负责消费升级各细分行业的投资。此前曾长期服务于中青旅,曾先后负责投...

  • 曾博伟

    博士,长期负责中国旅游发展战略制定、主持旅游政策研究和旅游体制机制改革工作,执笔起草众多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