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上市公司 > 正文

陕西旅游IPO:平安集团旗下公司突击入股 报告期内财报全部遭遇变更

2021-04-26 15:05:47 每日经济新闻

在陕西旅游IPO前夕,中国平安集团就突击进入成为了公司的间接第二大股东。

陕西旅游文化产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陕西旅游)正冲击上交所主板市场的IPO。记者注意到,去年1月份以后,中国平安集团和华山投资集团均进行了突击入股,前者甚至通过旗下多家公司间接成为了陕西旅游第二大股东

此外,记者注意到,就在进行IPO的当口,陕西旅游于去年底对报告期(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内的财报均进行了差错变更,涉及各期间资产负债表和利润表中的诸多关键财务数据,而经变更后的陕西旅游管理费用率,在报告期内均大幅低于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平均水平。

平安集团突击入股成间接第二大股东

陕西旅游主营业务包括旅游索道、旅游演艺和演艺餐饮等,主要拥有华清宫、华山景区等独特的优势资源。

或许也因此,陕西旅游一直被一些重量级的资本所关注。就在陕西旅游IPO前夕,中国平安集团就突击进入成为了公司的间接第二大股东。

招股书显示,2020年1月,原股东磐信夹层(上海)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简称中信夹层)将持有的陕西旅游22.83%的股份转让给宁波枫文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宁波枫文),同时将陕西旅游7.17%的股份转让给杭州国廷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杭州国廷)。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中信夹层的股东包括太平洋人寿、生命人寿、中信产业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东方资管、中弘控股等。而经过穿透,启信宝显示,宁波枫文和杭州国廷均是中国平安集团旗下的控股子公司,其执行事务合伙人均为深圳市平安德成投资有限公司,是中国平安(601318,SH)的全资孙公司。

宁波枫文和杭州国廷作为关联方,也因此共同持有陕西旅游30%的股份,位列第二大股东。

与此同时,在2020年4月,中信夹层还将15.10%的股份转让给了成都川商贰号股权投资基金中心(有限合伙),后者背后站着的,则是有名的华山投资集团。

陕西旅游曾在今年3月29日发布公告,上述股份转让的价格,由原来的28.85元/股下调至25.96元/股,按此计算,陕西旅游彼时的估值仅为15.06亿元。不过,招股书并未透露中国平安集团和华山投资集团突击入股陕西旅游的原因。

值得一提的是,尽管手握优质资源,但陕西旅游并非没有瑕疵。

招股书显示,陕西旅游存在一项重大未决诉讼,即宁安治和杨守业两名原告起诉华旅集团和太华索道支付1773.29万元林木赔偿金。华旅集团为陕西旅游的关联方,太华索道则是陕西旅游的控股子公司。

由于开发旅游景点修建索道,太华索道占用严安治、杨守业等人共同承包种植管护的林地31.48亩,并给予了占用补偿,但严安治、杨守业认为未经审批无法从承包林地向外拉运种植收益,两名被告的经营管理行为侵犯了其林地承包权,遂诉至法院要求被告按照征地补偿标准予以赔偿。

此外,记者还注意到,陕西旅游招股书中的风险提示,与其2020年年报中披露的并不一致。例如,招股书中没有提示索道缆车业务的安全性风险、公司内部控制风险等。

已对报告期内财报全部进行了变更

根据陕西旅游在新三板披露的年报,由于疫情影响,其2020年的归母净利润为2477.84万元,同比下滑83.23%。

招股书显示,在2017年至2019年各年度,陕西旅游的归母净利润分别为7856.39万元、12498.44万元和14777.07万元,业绩表现不俗。

但是,《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就在进行IPO的同时,陕西旅游于去年12月25日进行了前期会计差错更正,涉及2017年至2019年各年度年报,以及2020年半年报,更正之后的财报数据,则已与招股书披露的数据完全一致。

其中,陕西旅游在上述报告期内的合并利润表和合并资产负债表均有大幅调整。例如,在更正之前,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三年一期,陕西旅游的营业总成本分别为3.02亿元、2.97亿元、2.03亿元和0.98亿元,其净利润分别为1.55亿元、2.10亿元、2.48亿元、-0.42亿元。而更正之后,陕西旅游的营业总成本分别为3.45亿元、3.46亿元、3.71亿元和1.06亿元,净利润则分别为1.21亿元、1.86亿元、2.21亿元、-0.50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报告期内,招股书披露的陕西旅游管理费用分别为4310.90万元、4799.85万元、5200.41万元和1779.95万元,分别较更正之前的年报数据低45.65%、33.11%、31.67%和31.63%。

根据招股书的数据,在报告期内,陕西旅游的管理费用率分别为8.78%、8.48%、8.17%和32.04%,而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的平均值分别为18.20%、17.37%、17.43%和45.87%。对于管理费用率远低于同行业平均水平的原因,陕西旅游将其归于公司职工薪酬低于可比公司,以及同行业可比公司多使用自有物业办公所带来的折旧费。

而在资产负债表中,更正之前,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三年一期各期末,陕西旅游的资产总额分别为8.61亿元、8.95亿元、10.02亿元和9.07亿元,负债总额分别为2.61亿元、2.66亿元、2.29亿元和2.49亿元。而更正之后,陕西旅游的资产总额分别为9.32亿元、9.63亿元、10.26亿元和9.28亿元,负债总额分别为3.76亿元、4.02亿元、3.89亿元和4.14亿元,同样差异巨大。

对于上述报告期内财报数据的差错变更原因,4月26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致电陕西旅游,不过电话未能接通。

此外,记者还注意到,陕西旅游的资金链也存在一定程度的紧张。报告期内,陕西旅游的流动比率分别仅为0.73、0.82、0.94和0.62。而作为一家景区类重资产公司,陕西旅游近年来投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均为大幅流出,无疑,随着公司的发展,其或也将存在一定的资本支出压力。

版权声明:原创内容版权归新旅界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摘录或转载的第三方内容,仅为分享和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新旅界的立场,也无法保证其真实性,转载信息版权属原媒体及作者。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擅自转载使用,请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一周热门 更多 品牌栏目
更多 文旅高层说
更多 文旅大咖说
更多 评论员专栏
  • 吴志才

    华南理工大学旅游管理系教授,博导,华南理工大学广东旅游战略与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广东省乡村振...

  • 赵晋良

    新旅界特约评论员,暨南大学旅游管理专业毕业,从事主题公园研究及相关工作12载,现就职于中国旅...

  • 余良兵

    现任永行资本董事总经理,负责消费升级各细分行业的投资。此前曾长期服务于中青旅,曾先后负责投...

  • 曾博伟

    博士,长期负责中国旅游发展战略制定、主持旅游政策研究和旅游体制机制改革工作,执笔起草众多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