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上市公司 > 正文

亚朵酒店IPO紧急刹车 4年长跑又落空?

2021-07-06 10:24:45 新旅界 李楚薇

“市场内都在传,亚朵的基石认购投资人撤回了相应的投资承诺,据说是对亚朵收入的认定产生了歧义”。

最后一刻,亚朵酒店踩下了急刹车。这也意味着,亚朵的第三次上市折戟而终。

原本定于7月1日正式登陆纳斯达克发行股票的新IP精品酒店运营商亚朵,悄然间暂停了自己的上市流程。

2021年6月8日,亚朵集团向美国证监会递交了上市申请书;美东时间6月24日,亚朵对招股书进行了最后的更新。亚朵计划在本次IPO中发行1974.47万股美国存托股票(ADS),募集资金规模(包含超额配售权)在3.07亿美元-3.52亿美元之间。

图源:亚朵酒店官网

然而,在 6 月 30 日下午,大量投资者收到认购亚朵酒店股票订单被取消的通知。老虎证券向用户发出的通知显示:“接发行人通知,您认购的亚朵酒店上市时间调整为待定,您可在申购记录中查看您的认购订单,在上市日期确认前,您均可自由修改认购或撤销订单。”

三次调整IPO计划

实际上,这已经是亚朵的第三次调整IPO计划。

早在2017年,君联资本董事总经理周宏斌就曾公开表示,亚朵已经有了明确的上市计划,希望三年左右在A股完成上市。2019年6月,亚朵便聘请中信建投证券为其进行上市辅导。但到2020年1月,亚朵公司公告称公司进去根据实际情况对原发行上市计划做出调整,经过与中信建投友好协商后一致同意终止上市辅导工作。

后续亚朵选择更换上市辅导机构,由中金公司担任辅导机构,依然拟申请首次公开发行人民币普通股(A股)股票并在创业板上市,并预计将于2020年4月之后申请辅导验收。但在2021年3月,亚朵酒店突然终止了和中金公司的上市辅导协议。

有消息称,A股上市门槛很高,亚朵大概率是因为达不到上市相关财务标准被A股拒之门外。亦有业内人士分析,亚朵囿于加盟业务和部分门店股东结构性问题只能在美国或者香港上市。

正如业界所料,2021年美东时间6月8日,亚朵酒店正式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递交了招股说明书,计划以“ATAT”为证券代码在纳斯达克挂牌上市,美银、花旗、中金公司和招银国际担任联席保荐人。这被认为是其A股上市计划流产后的一次转向尝试。

零售业务充满想象空间,开店数量却不及预期

成立于2013年的亚朵是一家专门从事连锁酒店经营和管理的公司,主要以住宿业高品质客房为核心产品,提供的住宿及配套服务主要通过直营酒店以及加盟酒店两种经营方式实现。市场定位于中高端连锁酒店,具体包括:高品质人文酒店品牌“亚朵酒店”、高端商旅酒店品牌“亚朵S酒店”、专注年轻商旅的酒店品牌“轻居”、高品质非标品牌“亚朵X酒店”、豪华生活方式品牌“A.T.HOUSE”,以及Z世代生活方式品牌“ZHOTEL”。

图源: 亚朵酒店官网

公开资料显示,2012年-2017年,亚朵酒店先后进行过四融资:2012年年底,亚朵获得德晖资本A轮1600万美元投资;2015年获3000万美元B轮融资,未披露投资方;2016年12月再获君联资本和阿里巴巴荣誉合伙人陆兆禧的1亿美元融资;2017年2月获德辉资本的D轮融资。

截至今年6月,亚朵创始人兼董事长王海军持股亚朵大约31.3%,赴美IPO后还将对公司董事会成员选举拥有过半的投票权。携程持股亚朵大约14.8%。除此之外,君联资本持股30.4%,携程通过子公司持股14.8%。

其创始人王海军(耶律胤)将亚朵的商业模式描述为酒店+人群+IP,酒店有人群、有场景,通过合作补充社群和IP资源,会有更多机会。

由此,亚朵的生态开始出现,横轴是全住宿产业产品,包括亚朵酒店、轻居、IP酒店、中长期公寓等,纵轴是“住”聚拢起人群之后出现的多样需求,目前主要包括电商、消费金融和旅游。

王海军(耶律胤)甚至公开表示,别人只能收房费,但亚朵至少有三种利润来源:房费、商品展示费、电商利润。2016年床垫的销售量高达三万余张,伴随着开店数量的增加和会员的增长,亚朵有机会成为一家巨大的电商公司。

图源:亚朵酒店官网

这也是亚朵成为很多人心中首选的网红酒店的重要原因,因为用户体验过酒店的产品后,可立即通过小程序和商城直接购买,这种方式确实是别的酒店所不具有的。一年多以来亚朵不停提升自己消费品零售业务在销售收入中的占比,截至2021年3月底,亚朵共开发了1136个场景零售SKU。2019年和2020年零售业务产生的GMV分别为8280万元和1.072亿元,同比增长29.5%,今年一季度的零售业务GMV更是达到3260万元。

按照截至2020年末的在营客房数量计算,亚朵是中国最大的中高端连锁酒店品牌。截至2021年3月31日,亚朵在营酒店608家,覆盖中国131座城市,客房数量达71121间。

乍一看,一切正往理想的方向发展。亚朵以住宿为切入口,以优质体验为特色,从新住宿到场景零售,从经营房间到经营人群,实现了生活方式的产业闭环。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截至2020年7月20日,已经开业526家酒店,这意味着,在长达近一年的时间里,亚朵仅仅开出56家新店,与同行相比,其扩张速度明显偏慢。资料显示,国内市场占有率第一的锦江酒店集团仅2019年就净开业了1100家中端酒店,华住酒店集团旗下全季酒店数量从2019年末的831家增长到2020年末的1105家。

与同样深耕中端市场的酒店相比,目前东呈国际集团集团旗下拥有超过3000家酒店(含筹建),客房数超过24万,分布于全球200多座城市;而尚美生活门店总数突破5500家,覆盖全国333座城市,为亚朵的10倍。

另一方面,根据其提供的财务数据显示,亚朵酒店2019年/2020年/2021Q1,公司销售毛利率分别为29.97%/26.58%/26.78%。

对此,曾在中国酒店业协会工作过5年的陈启向媒体表示,“酒店的毛利率在40%以上即属于出类拔萃者,一般酒店毛利率在36%左右。以上海为例,上海五星级酒店70家,能达到毛利率40%的可能在10家以内。但毛利率低于30%的也属于极少数。“因为很多酒店还有各种各样杂七杂八的开支,所以低于30%的酒店基本不盈利。”

中端酒店竞争加剧,IP优势不再明显

IP的跨届合作一直是亚朵的“王牌”之一。为了让空间更有内容感,自2016年开始亚朵先后与吴晓波、网易严选、知乎、网易云音乐、虎扑、腾讯云、马蜂窝、同道大叔等品牌合作落地了11家IP酒店。王海军(耶律胤)坦承,“我们自己不能生产那么多的内容,那就去把别人更好的内容融合进来,让客户有耳目一新的感觉。”亚朵跨界的特色IP酒店有很好的品牌和营销功能,提升了公司的品位和想象空间。

然而,随着用户需求的不断改变,其“王牌”IP效应的优势已愈来愈不明显。

一方面,近年来IP跨界在酒旅行业蔚然成风,已成为一大趋势,并非亚朵独有;另一方面,亚朵IP合作的KPI是以数量为计算的,这也会使IP的质量和后续的维护不能得到保证。

显然,从财务报表和相应业界的反馈来说,亚朵一直对外宣传的IP酒店运营思路,无法作为其登陆资本市场最有力的保证。

“所有的噱头、概念最终都需要去论证其是否具有可复制能力,因为你没有可复制能力,你就没有办法规模化。”首旅如家孙坚就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如此点评亚朵的IP酒店模式。

而就亚朵招股书的相关问题,虽然已有多家媒体提出质疑,然而至今并没有确切定论。香港投行知名分析师林曦认为,亚朵这次很可能就是财务报表出了问题,“市场内都在传,亚朵的基石认购投资人撤回了相应的投资承诺,据说是对亚朵收入的认定产生了歧义”。

在他看来,现在被自媒体曝出的亚朵加盟酒店包含以及解约的酒店的事情,很可能只是一个导火索。“因为投行不是在一个晚上就做出决策的,那是一个复杂的过程。现在看来,很可能是投行对亚朵经营财务数据尽调的过程中发现了问题,而且亚朵这边解决不了并提供不了相应的证据。为了保护资金的安全,投行只能撤回承诺,而亚朵的上市就只能临门终止。”

标签: 亚朵酒店 IPO 待定
版权声明:原创内容版权归新旅界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摘录或转载的第三方内容,仅为分享和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新旅界的立场,也无法保证其真实性,转载信息版权属原媒体及作者。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擅自转载使用,请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一周热门 更多 品牌栏目
更多 文旅高层说
更多 文旅大咖说
更多 评论员专栏
  • 吴志才

    华南理工大学旅游管理系教授,博导,华南理工大学广东旅游战略与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广东省乡村振...

  • 赵晋良

    新旅界特约评论员,暨南大学旅游管理专业毕业,从事主题公园研究及相关工作12载,现就职于中国旅...

  • 余良兵

    现任永行资本董事总经理,负责消费升级各细分行业的投资。此前曾长期服务于中青旅,曾先后负责投...

  • 曾博伟

    博士,长期负责中国旅游发展战略制定、主持旅游政策研究和旅游体制机制改革工作,执笔起草众多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