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上市公司 > 正文

14个月六成上市旅企高管职务变更 业绩疲态等是主因

2019-02-28 10:54:21  新京报 王真真

2018年至2019年2月,A股上市旅游企业中的29家公司,有18家发布过高管离职公告,占比为62%。

据新京报记者不完全统计,2018年至2019年2月,A股上市旅游企业中的29家公司,有18家发布过高管离职公告,占比为62%。在这18家企业中,约有61%的企业离职人数在4人以上,有7家企业离职人数超过5位。其中三特索道约有7位高管辞任职务,三湘印象约有10人离职。

\

根据所披露的公告情况,大部分上市公司的高管离职,除到期届满、年龄、身体等个别原因外,大都是出于工作调动、个人原因等常规理由。劲旅咨询创始人魏长仁指出,也有一些上市公司董事长是出于特殊原因不得不离开,如公司实际控制人变化,或者高管团队主要领导发生变化,内部多个相关职务负责人“抱团”离职等。

注:据相关公告,以上数据中所指的“离职”包括辞去原有职务,在公司担任新的职务。此类情况较少。

三特索道

7位高管职务变动,两人走得“彻底”

2月20日,武汉三特索道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三特索道”)又一次发布了高管离职公告。公司副总裁明华因个人原因自2019年2月20日辞去公司职务,且未持有公司股票。公开资料显示,1967年出生的明华,曾任武汉高科国有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济师兼资产营运部、产业发展部部长。2016年开始任职三特索道副总裁,任期截止到2020年3月7日。

据新京报记者不完全统计,自2018年4月起,10个月以来三特索道已有7位公司高管辞任职务。4月3日,公司原职工监事肖和平辞职;11月21日,公司原总裁郑文舫、公司原首席运营官张泉、公司原首席技术官邓勇、公司原监事及监事长付扬辞职;12月24日,公司原董事会秘书王栎栎辞职。不过,只有明华还一并辞去了三特索道参、控股公司所有兼职。

三特索道以往发布的公告显示,除职工监事肖和平因年龄原因辞去公司职工监事以外,自2018年至2019年提出辞职且不在三特索道继续担任其他公司的离职高管只有2人。

虽然高管团队职务变化较为密集,但在不少券商及分析师眼里,三特索道2018年持续剥离亏损资产,实现公司的减亏为盈,是一家整体业绩向上的企业。

峨眉山A

实控人变更前后4高管辞职

据不完全统计,2018年至2019年2月,A股上市旅游企业中的29家公司,18家企业有高管离职公告,占比为62%。高管离职人员多达69位,董事、独立董事有26位,副总经理、副总裁15位。

在新鼎资本董事长张弛看来,2018年高管离职率在整个国内上市行业中,算是比较高的。张弛认为,在发展快速的行业,就业机会大,注定了行业人员流动大,这是正常的。旅游行业每年大都保持在30%-40%的快速增长水平,有经验的人才自然短缺,也就会出现行业间相互挖人、高管跳槽的现象。正常的公司一定会有人员流动,没有人员流动,就没有新的血液加入,反而对公司不利。

根据所披露的公告,大部分上市公司的高管离职,大都为工作调动、个人原因等常规理由,劲旅咨询创始人魏长仁指出,也有一些上市公司高管是由于如公司实际控制人变化,或高管团队主要领导发生变动,多位高管“抱团”离职等。

峨眉山A的离职高潮则出现在实际控制人由峨眉山风景名胜区管理委员会变更为乐山市国资委前后。公告显示,去年4月24日,因工作需要,公司原副总经理刘道友、财务总监李卓玲、人力资源总监周广云辞职,与此同时,新的任命也一同发布。5月15日,公司实际控制人变更。5月18日,公司原总经理邹志明提出辞职,公司聘任郑文武为公司总经理。

三湘印象

业绩疲态,“观印象”达不到预期效果

张弛指出,还有一部分上市公司频频发生高管变更往往源于业绩回落的压力。高管离职人数在7人以上的国旅联合、三湘印象以及*ST藏旅的高离职率也大都出于此原因。

整理三湘印象2018年至今的公告,新京报记者发现,公司总经理与董事会秘书在过去一年内更换了两次。2018年5月至6月,公司原副总经理兼董事会秘书徐玉及公司原总经理许文智刚离职,新任的总经理兼董事会秘书罗筱溪于半年后的2018年12月18日再次提出离职。2019年1月3日,三湘印象任命为公司董事长的许文智同时任职公司总经理。此外,在去年6月15日发布的公告中共有5人因工作变动辞职,其中包括原任职公司董事长、且是公司实际控制人的黄辉。

魏长仁对新京报记者表示,过去一年,在经济下行的大环境下,许多业绩不好扭转、且股权质押比较高的上市公司都出现了董事长甩锅离职情况。三湘印象出现较多高管离职的主要原因,还在于其近年的业绩疲态。

三湘印象2018年上半年的数据显示,观印象营收降至2337.8万元,净利润降至1926.7万元,营收和净利双双“腰斩”。观印象作为三湘印象在文旅板块最重要的布局,并没有达到预期提振业绩的作用,反而已经拖累了三湘印象的转型发展。公司主营业务营收仍以地产项目独撑场面,但从2018年的业绩预告来看,处于业绩下滑的房地产板块,也无法遮堵公司亏损。

国旅联合、*ST藏旅

双重打击致高管出走

国旅联合与*ST藏旅的高管频繁变动不仅源于业绩亏损压力,且都在2018年进行了实际控制人变更。*ST藏旅7月10日宣布实际控制人变更为新奥控股实际控制人王玉锁前后,公司原董事兼副董事长高充彦、董事、公司副总经理兼财务总监施洲云、董事长兼总经理欧阳旭等6人先后宣布离职。

虽然存在业绩压力,但从2018年的业绩预告来看,*ST藏旅是业绩盈利预告。这主要是因为,根据规定,如2018年再次出现亏损,已经戴帽的西藏旅游将被实施暂停上市。迫于保壳压力,通过出售酒店资产、使用闲置自有资金和闲置募集资金等方式,终于勉强实现了2000万元的盈利,保壳成功。

魏长仁表示,出售了主营业务汤山温泉、且被证监会否决了重大资产重组的国旅联合与出售了五家有发展前景的酒店资产的*ST藏旅,在变更实际控制人后,主要沦为了壳公司。接下来,国旅联合的新实际控制人可能会将旗下的优质资产放入国旅联合内进行上市,而*ST藏旅的新实际控制人新奥集团则会将其在全国布局的文旅项目中的优质资产装入其中也进行上市。

2019年4月12日
第三届中国文旅产业年会将在海南三亚召开
年会以“新格局”、“新势能”、“新风尚”为主题
800余位业界精英齐聚一堂
共话中国和三亚文旅发展的新机遇
报名详情请点击下方图片!

面向文旅操盘手定制研发
5大类型,20门课程
2019,一张课表就够了
扫码或点击图片了解详情

Copyright © 2016 LvJie Media Co.,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6046465号 以上内容版权归旅界传媒科技(北京)有限公司所有
Copyright © 2016 旅界传媒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