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上市公司 > 正文

国内主要文旅集团2021年业绩汇总(含榜单)

2022-06-07 10:05:27 新旅界 王薪宇

多数营收同比增长,但盈利能力堪忧。

自2019年起,新旅界(LvJieMedia)定期汇总国内主要文旅集团业绩数据,目前已连续进行3年,为文旅行业读者带来数据参考的同时,也通过行业大型企业的业绩展现行业整体的趋势和变化。

本期,新旅界将继续发布国内主要文旅集团2021年业绩榜单。首先,对此次榜单进行一些简单说明。此次榜单选取范围为年度营收5亿元以上的文旅上市公司、文旅央企、地方文旅国企及大型民营旅游企业。数据来源为公开渠道、公开报道及相关企业自主申报。由于部分大型文旅企业未披露业务数据或未进行自主申报,如广州长隆集团、春秋集团等,部分文旅集团业绩延期发布,故未纳入此次业绩汇总。因此,本榜单不作为企业排名依据,仅作为数据分析和参考。

\

本榜单大部分业绩数据经由审计机构审计。部分文旅集团旗下拥有上市公司,如华侨城集团旗下有上市公司华侨城A、华侨城亚洲、云南旅游、康佳股份等,此次榜单数据以母集团披露的整体数据为准,故相关数据大于旗下同名或名称相近的上市公司发布的数据。部分文旅集团业务比较多元,含大量非文旅业务,但未具体披露文旅业务具体占比,此次榜单数据选取集团整体业绩,不区分各版块业绩占比,对于部分文旅业务占比过小且战略发展重心为非文旅的企业,如美团,未纳入此次榜单。一些房地产集团的文旅板块,未独立以集团或公司形式运营的,也未纳入此次榜单,如融创文旅集团。

综合以上情况,新旅界(LvjieMedia)此次共汇总63家年营收5亿元以上的大型文旅集团。华侨城集团、中国旅游集团、上海豫园旅游商城集团分别以1668.1亿元、814.7亿元、510.6亿元的营收位列前三。63家文旅集团2021年总营收达6216.53亿元。

\

整体来看,2021年多数文旅集团在营收方面取得了不错的增长,其中54家2021年营收同比正增长,且普遍实现两位数增长,其中福建省旅游发展集团增长505.16%,位列增收榜第一。而营收下滑的企业,主要是出入境旅行社或业务类型单一的长线旅游目的地,如众信旅游集团、凯撒旅业、云南世博旅游和黄山旅游集团等。

利润方面,有46家企业实现了盈利,中国旅游集团、华侨城集团、上海豫园旅游商城集团继续位列前三甲,净利润分别为62.6亿元、50.3亿元、38.6亿元。其中中国旅游集团、上海豫园旅游商城集团,以及盈利榜第四的杭州市商贸旅游集团,实现盈利主要靠旅游场景下的零售业务,尤其是高端消费品零售。这也显示了,未来的旅游场景需要更多地考虑如何和商贸零售进行结合,增加业务多元性和抗风险能力。海昌海洋公园的大幅盈利主要是打包出售了4座主题公园,4座主题公园带来了24.7亿元的项目收益,如扣除这部分,海昌海洋公园的主营业务经营依旧是大幅亏损。这显示出疫情对旅游业尤其是景区行业的严重冲击。

\

常州海昌海洋探索馆 (图源:海昌海洋公园)

除去上述几家文旅集团,其他企业普遍盈利能力不高,多数为微利,且有17家企业陷入亏损。亏损最多的为云南省康旅控股集团,亏损91.7亿元。云南省康旅控股集团是主打文化旅游和健康服务的云南地方国企,拥有5A级景区2个、4A级景区7个、3A级景区3个,旅游小镇4个,自驾游平台1个、自驾营地项目3个、在营在建的品牌酒店30家,此外还运营医院7家、展馆3座,并经营城市综合开发、生态环保等业务。值得注意的是,云南省作为长线目的地虽然在疫情中损失严重,但云南省康旅控股集团的巨亏并不全是旅游板块所造成的。

北京首都旅游集团为亏损第二多的企业,亏损44.4亿元。这一方面是由于疫情冲击,另一方面是连锁酒店品牌仍在围绕中端酒店进行酣战,酒店三巨头中锦江国际亏损6.7亿元,华住集团亏损4.8亿元。首旅集团亏损幅度远高于锦江和华住的原因或许是首旅集团旗下“问题资产”更多,如康辉旅行社、神舟旅行社以及大量北京老牌的高端酒店、餐馆等,在疫情期间很难良好经营,或让首旅集团持续“失血”。

\

从利润方面来看,63家代表中国文旅最强实力和最佳资源的文旅集团,仅27家净利润在1亿元以上,不得不说,疫情对文旅企业盈利能力侵蚀太大了。

从企业性质来看,榜单中地方国资性质的文旅集团有46家,是占比最多的一类企业。且这类企业通常业务比较多元,业务板块中很多是非文旅业务。这主要是因为,近几年各地方政府发展文旅产业十分积极,乐于将当地与文旅关联的企业“攒”在一起,作为投资和带动当地文旅发展的排头兵。例如,上述提到的云南省康旅控股集团,就是由云南城投集团转化而来,旗下拥有两家A股上市公司云南城投置业股份有限公司和云南水务产业股份有限公司,还涉足物流贸易、土地开发、城市更新、医疗、环保、会展等各项业务。

\

一定程度上,这类地方国资企业的营收规模是由其他业务撑起来的。云南省康旅控股集团的数据显示,其376亿元的营收中,物流贸易占了143亿元、供排水和建筑安装75亿元、房地产销售68亿元,严格意义上的文旅业务只占到很小的比例。

不过,一些地方文旅集团也在逐渐剥离非文旅业务,更加聚焦主业。例如营收排名前十的山西省文化旅游投资控股集团,自2020年6月以来分三批将与主业无关的企业划转出去,法人户数由成立之初的358户压缩至现在的175户,同时先后完成了平遥九城、娘子关、王莽岭、皇城相府、昭馀古城、天官王府、武乡八路军文化园等省内重点旅游资源的并购整合或托管运营,业务格局更加清晰,专业能力愈加凸显。

事实上,在当前新冠疫情叠加经济大环境下滑的不利因素下,对于文旅投资,民营企业变得十分谨慎,很难再进行大规模投资,例如过去活跃在文旅领域的房地产企业纷纷出售文旅项目,民营主题公园海昌海洋公园将旗下多个乐园打包出售,宋城演艺自2019年后也只签约轻资产项目。这种情况下,唯有地方国资企业有动力、有融资能力进行大规模的文旅投资,并且能承受一定程度的亏损。

\

从数据反映的趋势来看,地方国资文旅集团数量占比正越来越高。并且,地方国资文旅集团在2021年的营收也普遍取得同比增长,这主要是通过划拨、并购、投资当地的新旧文旅项目和文旅公司,以项目的数量扩张,抵消了疫情带来的营收下滑压力。但令人堪忧的盈利情况,一方面说明了疫情的影响,另一方面也提示了一个潜在的风险:相比在市场上锤炼出来的优秀民营文旅集团和华侨城集团等成熟国企,地方国资文旅集团成立时间尚短,经验相对欠缺,投资运营效率、产品创新能力都相对不足,面对广大游客对体验创新和服务品质升级的需求,地方国资文旅集团真的能很好地满足吗?地方国资文旅集团在地方政府的号召下,所进行的大规模投资,会不会成为文旅行业新的“不良资产”?

在疫情肆虐之下,想办法保住优秀的文旅企业,留住有丰富经验、锐意创新精神和市场敏锐感知的优秀团队,以这些优秀的企业和人才为核心,带动各地方的文旅产品创新升级和消费繁荣。这或许比单纯的追求产业规模和项目数量增长更有长远价值。

(除特殊注明,文中图片均来自摄图网)

版权声明:原创内容版权归新旅界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摘录或转载的第三方内容,仅为分享和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新旅界的立场,也无法保证其真实性,转载信息版权属原媒体及作者。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擅自转载使用,请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一周热门 更多 品牌栏目
更多 文旅高层说
更多 文旅大咖说
更多 评论员专栏
  • 吴志才

    华南理工大学旅游管理系教授,博导,华南理工大学广东旅游战略与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广东省乡村振...

  • 赵晋良

    新旅界特约评论员,暨南大学旅游管理专业毕业,从事主题公园研究及相关工作12载,现就职于中国旅...

  • 余良兵

    现任永行资本董事总经理,负责消费升级各细分行业的投资。此前曾长期服务于中青旅,曾先后负责投...

  • 曾博伟

    博士,长期负责中国旅游发展战略制定、主持旅游政策研究和旅游体制机制改革工作,执笔起草众多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