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目的地 > 正文

乔家大院“卖身”风波背后 富了村民却富不了祁县

2017-12-24 09:28:02 新旅界 王新宇

“乔家大院的体制改革晚了十年,如果十年前改革,祁县一定不是今天的祁县”

乔家大院的体制改革晚了十年,如果十年前改革,祁县一定不是今天的祁县”,12月20日,祁县县委书记吴文胜不无痛惜地向新旅界(lvJiemedia)感慨。这番感慨的起因是近日乔家大院“卖身”舆论风波。

近日,社交平台爆出“祁县政府21亿变卖乔家大院”的消息,并有网络视频显示“周边村民举条幅抗议”,这引发各路媒体纷纷跟进,一时间各种批评声集中于祁县政府,“贱卖国有资产”,“转让流程违法”,“忽视村民利益”。甚至有自称乔家后人的网友公开宣称,“严正抗议侵吞变卖我乔家大院”。

\

事实真的如此吗?吴文胜表示,“21亿变卖乔家大院,纯属谣言,很多人没有搞这里面的概念。乔家大院的格局是‘四堂一园’,其中‘在中堂’是核心景区,又名山西祁县民俗博物馆,属于不可变卖或转让文物。其余德兴堂、保元堂、宁守堂及花园,为2008年以后在原址上修复重建,2010年对外开放,不属于文物,目前由民营公司经营并控股。”

资料显示,民营公司景世恒华在2016年以5220万元入股“三堂一园”,并和祁县国资公司新祁旅游公司共同组建山西乔家大院旅游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乔旅公司”),作为三堂一园的投资和运营主体。乔旅公司后续经过增资扩股,民资景世恒华和晋中金惠农占比65%,新祁旅游公司等占比35%。

这是十分标准的旅游国企混改案例,面对旅游消费升级和全域旅游开发模式,地方旅游国企往往缺乏资金、开发实力和市场化经营团队,将旅游资源出让给民间资本,让民资作为主力推动当地旅游产业转型升级,看起来这是一个双赢的合作。

混改阻力多

但任何改革都意味着原先利益格局将被调整,热门旅游景区作为地方性稀缺资源,必然伴随着一批“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靠景区吃景区”的人群。祁县作为农业大县,致富机会和手段相对缺乏,每年吸引200万人次游客的乔家大院显得尤为珍贵,如果景区的改革触动既得利益人群的蛋糕,将不可避免产生阻力。

例如此次风波中,乔家大院所在的乔家堡村民打出“乔家大院宝贵遗产村民共享”的横幅,某种程度上将乔家大院视为自家“金山”。自乔家大院旅游开发以来,乔家堡村民将景区作为主要增收来源,通过“马路市场”、餐馆旅店、交通服务、导游团等赚取远超种庄稼的收益,甚至“乔家大院”的商标都被乔家堡村民抢注。有知情人士告诉新旅界(LvJieMedia),“曾经乔家是被马路市场包围的景区,在黄金周期间,一个小吃摊位一天流水能达到1万元,这让不少村民发家致富,家家户户都买了小汽车。”

乔家堡村民认为乔家大院的红利理应属于自己,“乔家大院在哪里?没有乔家堡村,哪有乔家大院!”但对于祁县来说,乔家堡村民开设马路市场、私搭乱建严重影响游客体验和景区形象,因此祁县政府为村民提供规范的经营摊位和场所,如今随着民营资本介入、景区扩容,原有商业场所将被迁移,在景区外的另开辟商业街给村民,这令不少商贩担忧收入下滑。

此外,景区整治周边环境、开展新业态等必然伴随拆迁征地,而拆迁历来是地方政府最头痛的问题,尤其是该土地背靠一座“金山”,导致村民对补偿标准期望颇高。

景区工作人员也曾是阻力之一, 2007年,乔家大院启动第一次体制改革,引入民间资本上海盛富,彼时乔家大院仅有“在中堂”,祁县拟将“在中堂”经营权转让给上海盛富,期限是20年,后者修建“三堂一园”等后续项目。该交易引起乔家大院景区员工的强烈反对,为此上访,并请媒体介入,舆论风波持续长达一个月。最终国家文物局、山西文物局等文保部门叫停该交易,称“国家文物单位不得作为企业经营,不得私自转让。”

员工反对的主要原因是担忧“金饭碗”不保,彼时乔家大院一共有50个岗位编制,但祁县为了解决退伍军人转业,向景区安插了128个正式员工,30个临时工,平均一个四合院配备30个员工,人员严重过剩。时任祁县县长的李丁夫表示,“这么多员工,有的不来上班的,如果都来,站在院子里,恐怕比游人还多。但是没办法,按照规定必须安置。”虽然李丁夫承诺人员全部由民企接受,且待遇上调,但相对于此前十分宽松、无下岗压力的环境,不少员工并不愿进入民企,坚决抵制改革

“2007年当时的县领导引入上海盛富是个非常及时的决策,最近一两年上海盛富董事长涉嫌泛亚事件,人人唾弃,但在当时被认为是优秀的企业家。不能因为后续的事件就否定当时县领导跟他们的合作,正是上海盛富投资了4000万元修复了三堂一园,为我们今天的改制打下了基础”,吴文胜告诉新旅界(LvJieMedia)。

“和上海盛富的改革失败,主要是由于当时相关法律界定比较模糊,舆论压力比较大,最后被叫停。有了第一次的教训,我们这次流程走的很规范,每一步都要法律专家指导。这次引入景世恒华是通过公开招标,三、四家竞标,最后选中他们。有媒体说我们招标没结束就跟他们签合同,其实是误解,我们签的只是意向书,没有法律效力”,他说。

改革迫在眉睫

其实,自2002年起,祁县历届政府都试图推动乔家大院体制改革,该举措也被部分媒体抨击为“处心积虑卖国有资产”。但只要对比一下祁县和平遥,立刻就能理解祁县政府的良苦用心。

祁县和平遥只相距30公里,太原-祁县-平遥是一条经典的旅游路线,两者旅游资源各有千秋,起步时间相差无几,均有深厚的晋商历史文化,但如今两者旅游经济发展已经拉开了差距。

2016年祁县接待游客260万人次,而2016年平遥接待1000万人次,平遥约为祁县的4倍。差距更大的游客消费结构,去往祁县的游客大部分只是参观乔家大院,停留1-2小时,转而奔向平遥,在平遥留宿。平遥旅游局向新旅界透露,2017年平遥预计过夜游客人次达到260万,过夜游客往往停留数天,有大量的餐饮和住宿消费,2017年1-11月年旅游总收入145亿元,预计全年突破150亿元,祁县年旅游收入约30亿元。

由于游客在平遥停留时间久,导致平遥拥有更好的旅游投资环境,可以容纳更多旅游业态,尤其是夜生活,例如著名的旅游演艺《又见平遥》,2017年1至11月累计演出752场,累计收入9675万元,基本和乔家大院每年营收相当。

城区人口仅15万人的平遥,甚至拥有自己的高铁站,市内分布着鳞次栉比的品牌酒店,拥有多家电影院和大型商超,夜生活丰富。完善的接待能力、交通条件和旅游业态,使平遥可以如乌镇一样轻松嫁接大型活动,2017年11月,平遥首次举办国际电影节,范冰冰、贾樟柯等海内外知名影人出席,不仅直接推高旅游收入,更让平遥的文化内涵更丰富。

对比越来越国际范儿的平遥,祁县的城市面貌和旅游业态几乎长期停滞。产生这一差别的根本在于,祁县仅靠一座民宿博物馆,留不住过夜游客,增加项目、丰富业态、延长游客停留时间,是唯一的出路。

“2007年我们改革失败后,十年时间乔家大院没有任何变化”,吴文胜说,“单靠国有资本的力量是远远不够的,没有资金、没有开发能力、没有经营团队。我们必须引入外部资本。”

\

渠家大院

但以祁县目前的旅游投资环境,可供挑选的范围并不多。祁县除了乔家大院外,还有大量可供开发的旅游资源,例如昭馀古城的渠家大院有“渠半城”之称,规模和财富更胜乔家大院。“昭馀古城300多亩地、300多房子的国有资产,估值6.4亿,没有人愿意投资”,吴文胜说,“乔家大院三堂一园当时也是,来看的人很多,但真正准备投资的只有三四家,最后景世恒华中标。”

既得利益者视乔家大院为金山,但这座金山并未根本提升祁县的旅游产业。“这次改制考虑了各个方面,我们不能再经历失败了。给拆迁村民建立了新的社区,干净整洁的楼房,最多的一家补偿了4套,社区配备幼儿园、小学、中学、敬老院、超市,考虑了各方面需求;给商贩准备了专门的商业街,保证他们继续经营;村里建立能住500人的酒店,只有村民想去工作,全部要;而且乔家大院未来能提供2000个就业岗位,满足就业需求”,他说。

“事实上,绝大部分村民也支持乔家大院的改制,也支持这次的投资公司,可以说政府和村民和投资商之间不存在矛盾。部分抗议的村民是不满村内部的分配,比如商贩想要更好的经营位置,部分征地户的补偿款还没有到位。抗议者数量也不多,最近来上访的只有6家”,吴文胜说,“可以说,这次是乔家大院改制内外部环境最有利的一次,只是个别人利用社交网络造谣,引起了媒体的过度反应。”

看起来,这次媒体的集中质疑其实是对乔家大院乃至祁县的一种误读,对于更多类似乔家大院准备进行混合制改革的景区,这是一次预防针,提醒他们一定注意流程规范并照顾相关方的合理利益,方得经得住舆论考验。乔家大院的改制会如愿以偿带动整个祁县旅游产业腾飞吗?新旅界将持续关注。

标签: 乔家大院
版权声明:原创内容版权归新旅界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摘录或转载的第三方内容,仅为分享和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新旅界的立场,也无法保证其真实性,转载信息版权属原媒体及作者。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擅自转载使用,请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一周热门 更多 品牌栏目
更多 文旅高层说
更多 文旅大咖说
更多 评论员专栏
  • 曾博伟

    博士,长期负责中国旅游发展战略制定、主持旅游政策研究和旅游体制机制改革工作,执笔起草众多国...

  • 魏翔

    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经济学博士、副教授,青禾研究联席专家

  • 刘锋

    北京巅峰智业旅游文化创意股份有限公司创始人、教授、博士;国际休闲经济促进会副主席,财政部政...

  • 王兴斌

    曾任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旅游研究所所长,国务院特殊贡献专家津贴获得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