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目的地 > 正文

“煤都”大同的去煤化征程

2018-07-08 16:46:44  新旅界 王和洋

在“煤都”大同的去煤化征程中,旅游业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大同的去煤化征程,对其他城市而言有何借鉴意义?

“有没有感觉大同天特别蓝、空气很好?”

在走访大同的4天里,出租车司机、饭店服务员、大同市旅游发展委员会领导等都问过笔者这个问题。

大同在急于转变公众对他们的印象,欲向外界证明大同早已不是“千年大佛披黑纱,城市处处脏乱差”,而是“清风拂人面,碧水绕古城”,已经顺利从“煤都黑”到“大同蓝”。

类似大同这样的“资源重镇”,在国内还有很多,只不过有的已经从“资源怪圈”中觉醒,寻求转型,发展旅游等其他产业,有的仍旧在环境污染及经济结构单一等问题中徘徊。

在“煤都”大同的去煤化征程中,旅游业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大同的去煤化征程,对其他城市而言有何借鉴意义?

被煤炭耽误的旅游业

提起大同,总是避不开“煤炭”两个字,大同人对“煤炭”是又爱又恨。

依托煤炭资源,大同成为山西第二大城市,并被誉为中国“煤都”。大同境内含煤面积632平方公里,累计探明储量376亿吨,从产业结构和能源结构来说,过去煤炭产业在全市工业经济所占的份额超过50%。可以说是,煤炭带动着大同经济的发展、拉动着大同人的就业。

同样因为煤炭,大同变得“烟囱林立、黑烟滚滚”。采煤业的过度发展,将大同变成了一个地表沉陷严重、水资源极度匮乏的城市。在经济方面,大同则是“一煤独大”,经济结构单一,煤炭产业以外的产业发展畸形。

旅游业也深受“一煤独大”的影响。

“旅游业在过去二三十年是走下坡路的”,大同旅游发展委员会主任高莹对此满怀遗憾,“大同在70年代初曾经是中国八大热点旅游城市之一,在1982年就已经被确定为国家历史文化名城,起步很早,但上世纪80年代初以煤炭经济为主后,旅游业的发展就滞后起来。”

就旅游资源来看,大同的确是被“耽误”了。世界文化遗产云冈石窟是大同最亮丽的一张名片,作为中国四大石窟之一,可以称得上是世界顶级的佛教雕刻艺术博物馆;

五岳之一的北岳恒山,自古就是著名的游览胜地和道教文化发祥地;绝地千尺、孤悬半崖的悬空寺是中国古代建筑精华和瑰宝;我国现存年代最早、保存较完整的辽金寺庙建筑群华严寺,堪称辽金艺术博物馆……

更为重要的是,作为第九大古都的大同具有底蕴深厚的历史文化。在文化和旅游融合的今天,这点显得尤为重要。

30年后大同从资源怪圈中觉醒

在大同的机场、火车站、马路边,随处可见“大同大有不同”的宣传语,高莹解释说:“30年前大同成为动力能源基地,专注挖煤,走进了资源怪圈,30年后,大同觉醒了。”

觉醒后的大同将如何一改往昔风貌,变得“大有不同”?

首先,要在源头上开刀。大同空气恶化的罪魁祸首是以煤为主的燃料结构,为此大同市开始推广使用环保型煤,仅2015年和2016年两年,大同市用于环保型煤补助的资金达2000万元。

煤炭的开采也与此前不同,大同煤矿集团塔山煤矿公司总工程师匡铁军说:“如果你们再到我们大同矿区,除了下井,工作现场你是看不到煤炭的。其实我们最核心的一句就是:黑色煤炭,绿色开采。”

与此同时,新型能源的利用也在稳步推进。2013年4月,大同市首座光伏电站——协鑫光伏发电一期工程正式并网发电,国电浑源风电、大唐左云风电、华润天镇风电等一大批风力发电项目也逐渐落地实施。

截至去年年底,大同市光伏发电、风力发电总装机容量达到320万千瓦,占全省的三分之一,煤都大同也由此成为国家新能源示范城市。

在产业结构方面,大同力图改变“一煤独大”的局面,倡导发展其他非煤产业,旅游业正是鼓励发展的重点产业之一。

大同古城的复建就是这一转变的典型体现,高莹称之为“文化复兴”。据了解,大同古城于2008年开始动工复建,计划投资500亿元,欲“修一个古城,造一个新区”。古城内8-10万居民将搬迁至御东新区,古城将修复古城墙、华严寺、善化寺、文庙、清真寺等,要让大同“回到明朝”。

为丰富文化内涵,在修复之初,大同还依托城门、城墙及各类古建,建设形成了中国雕塑博物馆、和阳美术馆、梁思成纪念馆、城市记忆馆等一批极具文化含量的展馆。

因资金、领导人事更迭等原因,原计划于2013年完工的古城修复项目尚未全部完成,但也已经初具规模,站在华严寺宝塔上向下俯瞰,古城大部分景色尽收眼底,的确有几分宏伟与美丽。

高莹表示,未来几年,大同还将对云冈石窟、北岳恒山两个核心景区进行升级改造,进一步提升景区知名度和游客接待能力,这既有利于提高两者自身的客流量,也可以对其他景区产生积极效应。

大同近几年还将不断对火山群、古长城、北魏皇陵三大新型景点与方特欢乐世界、温泉、乡村旅游三大休闲体验式景点进行打造和升级,借此丰富旅游内容。“旅游业已经被列为七大非煤产业之首,成为战略支柱性产业。”高莹说。

在对旅游资源维护挖掘的同时,大同还在营销方面做出了诸多尝试,打出了出台利好政策、举办各种形式活动、投放硬广等组合拳。

据高莹介绍,今年大同市政府会拿出1800万元来作为旅游专项补贴,也将在政策方面给与旅游企业更多支持。如2017年6月大同市政府印发了《大同市旅游接待奖励办法》,对境内外旅行社、分社进行奖励。

新旅界(LvJieMedia)查阅该奖励办法发现,奖励力度不小。例如,旅行社组织专列团队,在大同市住宿一晚、游览2个4A级(含)以上收费景区的,奖励7万元;住宿两晚、游览3个4A 级(含)以上收费景区的,奖励14万元。组织域外来同过夜300人以上的各种赛事奖励3万元,600人以上的奖励6万元,1000人以上的奖励10万元。

旅游是绝地反击的利器?

唐山的经历,与大同颇为相似,一个是“钢铁之都”一个是“煤炭之都”,两者都曾是资源重镇,如今都积极发展旅游业。

曾经的“钢铁之都”唐山70%的GDP来自钢铁业,煤炭保有量62.5亿吨,为全国焦煤主要产区,铁矿保有量57.5亿吨,是全国三大铁矿区之一。同时拥有极其丰富的煤炭和铁矿资源,造就了唐山钢铁业的辉煌。

与大同一样,唐山也深受环境污染和经济结构单一的困扰。2013年,全国掀起治理雾霾行动,而唐山的空气质量被通报全国最差,使唐山面临去产能、调结构、绿色发展的巨大压力。

同时,产业结构过于单一,使唐山面临经济波动没有抗风险能力,2010年以后钢铁、煤炭全行业产能过剩,使唐山经济增速由此前的13%左右迅速跌至5%,GDP全国排名也连续下跌至25名。

如何解决这些问题?与大同一样,唐山也将目光投向了旅游业。《唐山市旅游业促进条例》及《唐山市关于促进旅游业改革发展的实施意见》等一系列政策措施相继出台,铁路源头游、工业博物馆、陶瓷博物馆等一批重点项目投入建设。

2017年,唐山市共接待旅游5603万人次,旅游总收入达到587.3亿元,同比分别增长25%、34%。短期来看,旅游业作为新的经济增长点起到了拉动城市经济的作用。

其实,长期来看,旅游业作为综合性经济产业,将对当地基础设施、交通条件、生态环境、居住体验等产生全面的拉动作用,同时对培育多元产业、吸引高素质人才尤为重要。

但在旅游发展的过程中,一些问题也已经凸显出来。

如何将具有旅游开发价值的“工业遗产“进行改造,让其“枯木逢春”?这是大同与唐山面临的共同难题。大同作为曾经的“煤都”,建有“煤炭博物馆”,唐山作为曾经的“钢铁之都,建有“工业博物馆”,两者均以知识普及、生产展示为主,起到了一定的宣传教育、文化传承的作用,但缺乏互动性、趣味性以及足够让人心动的创意。

旅游文创产品的缺乏也是亟待解决的一个问题。“到大同来玩一次,回去带些什么特产呢?”,这是许多游客面临的困惑。山西老陈醋、山西刀削面虽然知名,但不便于携带,旅游文创产品的开发需求迫切。这个问题在唐山同样存在。

另外,缺少深度体验项目,严重依赖门票收入,也是大同与唐山发展旅游的不足之处。

无论从短期的经济利益还是长期的城市发展来看,旅游业都是大同、唐山这类“资源重镇”谋求转型发展的优先选择项。

从“一煤独大”到倡导发展非媒产业乃至发展旅游业,大同走了30年,而旅游业能否成为大同的战略支柱性产业,旅游综合效应能否全面凸显,就看大同接下来的行动了。

标签: 大同
Copyright © 2016 LvJie Media Co.,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6046465号 以上内容版权归旅界传媒科技(北京)有限公司所有
Copyright © 2016 旅界传媒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