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目的地 > 正文

从上市旅企三季度财报 看经济下行周期旅游业如何抗压(酒店篇)

2018-11-02 14:51:31  新旅界 王薪宇

上市酒店为何多国企?

经济下行周期往往是检验企业和行业“抗压能力”的特殊时期。当下,经济形势下行、中美贸易战、股市暴跌、人民币贬值、P2P暴雷等多种不利因素叠加,作为敏感性行业的旅游业,“抗压成色”有几成?或许,从众多旅游类上市公司的三季度报中,可以略知一二。

酒店是旅游业的一大关键资源,酒店的经营情况往往能反应旅游市场的热度,在A股中有锦江股份、首旅酒店、岭南控股、金陵饭店、华天酒店、大东海A等多家旅游概念上市公司。本文将盘点上述酒店概念股的三季度经营情况,探知经济形势变化对旅游行业的影响。

为何酒店巨头多为国企?

在上市酒店中,一个有趣的现象是,地方国资背景的酒店集团是上市酒店的绝对主力军,如锦江股份归属上海市国资委,首旅酒店归属北京市国资委,岭南控股背后是广州国资委,金陵饭店为江苏国资委所有,华天酒店背后为湖南省国资委,仅有大东海A 以及2017年被迫退市的新都酒店为民营背景。

事实上,自中国启动市场改革以来,在绝大部分的充分竞争的领域,国企的表现都不如民企,甚至逐渐被边缘化。酒店业属于充分竞争行业,又是门槛不高的生活服务业,然而这个行业却是少有的国企不仅没有被边缘化,反而大占上风的行业。在A股市场上,国资酒店数量占据压倒性优势,锦江酒店集团、首旅如家酒店集团分别以68万间、38万间客房的规模稳居国内酒店第一、第二名。

为何酒店业会呈现这样的格局?其实,这和酒店业本身的属性以及发展历史有关。简单说,酒店业是进入门槛不高,但做大难度很高的行业。酒店的经营好坏,选址最关键,由于过去酒店业属于涉外旅游事业,统归地方政府开发和管理,这使得地方政府手上积累了一批位置绝佳的酒店资产,如首旅酒店的贵宾楼饭店、北京饭店、长富宫、建国饭店、和平宾馆等。

在其他竞争性行业,民企胜过国企的原因是高效率、高执行力和迅速调整、灵活应变的学习能力。但在酒店行业,早已形成了精密的市场分工,诞生了一批专业的酒店管理品牌,国资酒店很容易引进国际先进管理品牌和团队,确保自身的优势。

早在1982年,北京建国饭店就引进香港半岛集团进行专业化的管理,后续掀起一阵国际酒店管理品牌进入中国的浪潮。这些国际顶级的酒店品牌的入驻,直接给国资酒店带去最高效的运营效率,没有为民营酒店留下太多追赶超车的机会。事实上,直到经济型连锁酒店的出现,打破了原有的酒店经营模式,才有了第一批民营酒店的崛起。

由于酒店是重资产行业,投资巨大而回报率相对一般,民营酒店启动资金较少,往往需要较长时间的资本积累,才能进行下一轮投资扩张,可以说,民营酒店始终面临资金不足的困境,难以走向规模化。如民营酒店大东海A和因连续亏损已经被退市的新都酒店,上市二十多年,始终是单体酒店,一方面是管理团队不思进取,另一方面是酒店扩张成本高、风险大。

国资酒店集团往往是当地政府将酒店类、旅游类资产打包合并而来,一诞生就有雄厚家底,坐拥庞大的重资产,这个高起点是很多民营酒店奋斗十几年也无法超越的。如民营的开元酒店集团,已经是十分卓越的酒店经营者,历经近二十年发展,年营收只有15亿左右,相比锦江酒店、首旅酒店的百亿元规模的营收相去甚远,原因就在于开元酒店家底不够厚,没有足够的资金和融资渠道支撑其扩张,至今其仅有2家酒店是自有物业,其余全是租赁或特许经营。

由于地方国资委的支持,国资酒店集团的融资渠道通畅,能调动巨额资金用于并购和整合,以及获得业务机会,锦江酒店收购法国卢浮酒店集团、铂涛酒店、维也纳酒店等,期间进行了连续的股票增发融资,并涉及资金出入境,若没有地方政府的支持,很难保持这样的发展节奏。反观民营酒店,开元酒店在国内多年无法上市,最终选择赴港IPO,华住、格林豪泰等也由于各种原因选择登陆美股。

以上种种决定了有实力、有做大意愿、有政府支持的国资酒店,在这一竞争激烈的行业,不仅未落下风,反而做的风生水起。

三季度业绩盘点

作为中国酒店行业的龙头,今年1-9月,锦江股份营收109.6亿元,同比增长9.23%,归属上市公司股份净利润8.7亿元,同比增长22.51%。

从数据看,这算得上不错的业绩,利润增长迅猛,似乎并未受经济形势下滑的影响,但仔细分析其财务数据,其营收增长主要源于旗下酒店数量的扩张和平均房价的上涨。今年1-9月净增酒店499家,国内酒店平均房价由上年的182元上涨至200元。

然而,另一方面酒店平均入住率有明显的下滑,其中三季度中端酒店平均入住率84.4%,较上年同期下滑5.24个百分点,经济型酒店平均入住率81.54%,较上年同期下滑4.34个百分点。平均入住率的下滑一定程度上反应了供需关系的变化。

首旅酒店1-9月营收63.7亿元,和上年基本持平,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8亿元,同比大幅增长45.62%。净利润高速增长的原因是其出售燕京饭店股权、首汽股份股权以及政府补助等,共获益1.7亿元,加上节约了5000万元的财务费用,导致净利润大幅增长。

在酒店平均入住率上,首旅酒店同样是全线下滑,如家经济型下滑2个百分点,如家中高端下滑2.7个百分点。入住率下调的同时,首旅酒店的平均房价涨幅有限,三季度中高端酒店平均房价甚至出现1.5%的下滑。有分析人士认为,这说明受经济形势影响,游客的消费能力和消费预算在下降。

岭南控股此前主要营收来源为东方宾馆,2017年整合广之旅旅行社、中国大酒店、花园酒店等广州国资委旗下的旅游资产,如今主要营收来自广之旅。1-9月营收52.8亿元,同比增长9.86%,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62亿元,同比增长14.74%。

岭南控股的业绩增长大部分源自旅行社业务,其2018年半年报显示,上半年酒店业务负增长1.14%。

锦江和首旅是酒店领域龙头企业,面对经济下行,有较强的抗压能力,金陵饭店、华天酒店则出现较大的利润下滑。金陵饭店1-9月营收7.87亿元,同比增长15.29%,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5995万元,同比下滑17.66%。金陵饭店除了酒店业务外,还有白酒和食糖分销业务,以及房产租赁业务,房产租赁甚至是其盈利的主要来源。之所以将分销以及房产租赁业务放进金陵饭店,一定程度上是其酒店业务盈利不够突出,难以支撑一家上市公司。

今年6月,江苏国资委又打算将一批酒店和旅游资产注入金陵饭店,做大做强其旅游主业,目前这一计划仍在推进中。

华天酒店1-9月营收基本停滞,为7亿元,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亏损则为2亿元,较上年同期进一步扩大。可以说,这是抗压失败的表现。管理费用和财务费用失控,是其亏损的主要原因,1-9月管理费用高达4.2亿元,财务费用为1.97亿元,仅此两项合计6.2亿元,吃掉了全部的经营毛利。

另一家上市酒店大东海A 1-9月营收2197万元,净利润60万元,事实上,大东海A早已沦为壳公司,多年来,主营业务屡次亏损,为了避免退市,每到紧要关头使出高超财技实现扭亏为盈。如今仅60万元的净利润,能否支撑其全年盈利,还有待观察。

整体来看,国内酒店行业的竞争一直十分激烈,除了锦江和首旅外,多数上市酒店难以完全靠酒店业务实现较好的业绩。当下,宏观经济下行,对行业龙头也造成一定的压力,主要体现在平均入住率下降,以及中端酒店业务增长乏力。未来,这种趋势是否会继续延续,新旅界(LvJieMedia)将持续跟进。

经济下行周期

旅游企业如何抗压?

11月30日

旅游上市公司高峰论坛

论道都江堰!

欲知更多详情并参与报名?

欢迎微信扫描二维码↓↓↓↓↓

\


点击此处文字即可报名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16 LvJie Media Co.,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6046465号 以上内容版权归旅界传媒科技(北京)有限公司所有
Copyright © 2016 旅界传媒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