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目的地 > 正文

继民宿创业潮后,最受年青人欢迎的文旅创业项目竟然是……

2020-06-22 10:23:17 新旅界 Kiki

内容!内容!内容!

历史总是惊人地相似。上一次年青人集体在旅游行业「乘风破浪」时是在2016年前后,他们迫于生活的压力,受够了城市的苟且,在一遍又一遍诸如「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的全网号召下,辞职开起了民宿。

一间两间三间……不到五年里,民宿创业如同星星之火,蔓沿了整个中国,甚至冲出了亚洲。原因无它,民宿是理想与现实的完美化身。试想下,在民宿市场还没饱和之前,谁不想在一个属于自己的「乌托邦」里当起职业「二房东」/「包租婆」……

可是现实无情,生意就是生意,情怀吃不饱饭。民宿行业在供求关系失衡的背景下,现已逐步走向品牌连锁阶段,单体民宿夹缝生存or市场淘汰……

历史的车轮仍在向前。这一次,年青人不再选择以民宿作为创业项目了,细心的你或许早已发现,现在的城市周边涌现了一个又一个以「星空馆」「换装摄影店」为内容的打卡胜地,它们装潢精致,投入了创始人对艺术的最高理解;它们规模不大,像极了创业初期的小本经营……

面对还未被资本染指的市场,它们目前的经营和市场状况是如何的呢?为此,新旅界采访到两位相关领域的优秀从业者,他们一位是集团老板,一位是个体门户。下面我们将以「故事会」的形式,为大家讲讲他们是如何进入这个市场,又是如何解答市场的问题。

1

绝大多数星空馆都是模仿的

我们是首创者

黄晖|瞳艺文化CEO

星空馆的梦幻犹如浩瀚宇宙,你望见那璀璨星光,满心沉醉——“曾经,我们这里便有位客人呆在空间里半个小时走不出来。”广州梵高星空艺术馆工作人员无奈,“我问她为什么,她说找不到门……”

只见这位工作人员微微耸肩,之后便将手指向一个门把,它隐匿在墙面之间,宛若天生。初到该场景的新旅界(LvJieMedi)不禁心中庆幸:还好有工作人员带路,不然我就成为被困第二名了,这是何等的沉浸呀!

黄晖则用自己的话解释说是,场馆设置了沉浸式艺术互动装置,利用光影特效、空间错觉,营造出色彩斑斓的梦幻世界。“我们会细化到角度、光线、距离以及观众拍摄时候的心理。”这位80后企业CEO,早年曾为央视众多栏目供应视错觉道具,2013年9月,他和团队在南京开立了首个3D错觉艺术馆;2014年,他们又花重金研发了新的错觉艺术馆——一个集互动艺术装置、3D魔幻艺术、互动雕塑、灯光艺术、荧光夜光画、全息投影、镜子艺术等项目为一体的艺术馆。

之后,关于星空馆的潮流便风靡全国,我们可以从各大社交平台包括微博、抖音、小红书等看出其热搜话题量,也可以从知乎等知识社区看出星空馆对普通个体的影响——「开一个星空馆前期需要多少资金呀?」

线上人气火爆

事实星空馆本来不算是一个行业,只是我们研发的一个项目,只因后来项目红了之后,国内开始有人模仿,而逐渐变成了行业。说实话,这5年来,我认为我们最大的经营困扰是国内的盗版抄袭行为,目前我们已经委托律师逐个调研取证,从律师反馈回来的信息也是说,他们大部分都是个体经营。”黄晖表示。

据介绍,目前瞳艺文化已研发了一系列的主题文化馆,包括以综合性主题品牌的“星空魔幻城”;以艺术为主题的“梵高星空艺术馆”“印象光绘艺术馆”;以情感为主题的“爱情博物馆”“星空失恋博物馆”;以趣味互动为主题的“奇幻解压馆”;以古风为主体的“良人归国风体验馆”。馆址坐标遍布全国,出现在各大商业综合体甚至景区里面。

仅梵高星空艺术馆品牌覆盖范围

“某种程度上,我们进驻后的商场客流都会有明显的上升,能覆盖20-30%的人流。”黄晖介绍。不过即便爆红如梵高星空艺术馆、星空失恋博物馆,面对疫情的来袭,客流量也是直线下跌,例如位于广州北京路的星空失恋博物馆于去年年底开业后,不巧遭遇疫情,近一季度几近颗粒无收。

根据该店工作人员透露,广州星空失恋博物馆未来或将改建为以和服为主题的换装体验店。对此,黄晖指出,失恋类主题体验馆依托粉丝的「爱情遗物」进行陈列,整体体验是传统的「看」,虽然也有拍照打卡的元素,但体验感还有待提升。“我们融入换装的形式更多是为了让客人能获得更多更好的体验,倒不是真想开一家换装体验店。我认为,缺乏精神与内涵的体验店是难以成功的。”

类似的观点也应用到他们的营销观念上。“尽管我们这几年在线上线下的曝光量都很大,但我不认为这是因为我们有多会营销。我觉得我们的核心还是在产品的设计逻辑上,我们在定位体验馆之前会充分地对各大线上平台进行研究分析。尽量去做能受到游客与观众喜欢的产品,同时在产品的表现形式上,尽量符合时下线上社交平台的规则。比如我们的很多陈列方式、产品互动,都是按照适合拍照片和短视频进行研究的。”黄晖说。

当然,这里还是要提醒一句:黄晖虽说营销不是他们的核心,但必要的营销是需要的。黄晖团队目前主要营销渠道也是抖音、小红书、微信公众号等平台,同时,他们会定期邀请网红明星打卡直播其体验馆。

面对未来,黄晖不急不躁,他说:“我们希望一步一脚印在全国各地落子,并将我们的一些国际IP《梵高星空艺术馆》《印象光绘艺术馆》走出国门,因为艺术是国际化的语言。”

2

我们是摄影师开的店

和其他店不同

张先生|mei mei媺媺·换装摄影店店主

某种程度上来讲,mei mei媺媺·换装摄影店是张先生的乌托邦——它位于一座创意园区内的二层工作室,约莫70-80平方米,推门而入,一整幅如油画般浓郁的宫廷格局由浅入深,从门边可撇见室内还间隔开一个比步入式衣柜还大的换装间,里面挂满琳琅满目的礼服、帽子、假发……

张先生说他和他的合伙人前后花费了近百万元在这里,所有装饰包括家具都是新的。要知道,目前市面上的换装体验店普遍店面在30-40平方米,服饰、家具等摄影工具大多源自二手。

“我们其实没有想太多关于市场的风格,也没想过把体验店主题设定在「宫廷」,只是根据客人的需求去定制。而且我觉得我们和其他换装店不同的是,我们是摄影出身懂技术。”张先生身上有着典型的艺术家性格,他腼腆不爱说话,但做起事情来十分卖力、认真。

好比如,在美团点评平台上看到,不少客人在体验完mei mei 媺媺·换装摄影店后都会一致表白店主服务好,会主动帮忙或者指点如何拍好照……“我们真的没想太多钱的东西,一心只想做服务,只要客人开心,他怎样弄都行。”张先生说。

“很多时候,我们即便看到有客人借用我们的场地进行商拍我们也是默许的,甚至还会教他们怎么拍。无它,年青人创业,大家都不容易。”类似这样的例子张先生还说了很多。

mei mei媺媺·换装摄影店实景

但即便服务再好,张先生也甚是苦恼。因为店铺是去年年底开业的,今年前3个月,体验店都没有营业,即便现在随着疫情的好转,但营业后的客人最多也就一天来10几人;同时,不少客人在体验完换装摄影店后也不愿意写5星好评,这对于一家刚起步的换装摄影店来讲甚是艰难。

“我们前期扔在店铺上的钱太多了,现在想推广但又不敢花大钱。”张先生无奈。据他介绍,目前体验店盈利结构包括淘宝商拍、个人写真、体验门票还有包场活动,其中淘宝商拍是他们的盈利大头之一,也是利润率最高的项目。

面对未来,张先生急需打开他们店铺的品牌知名度。不过,站在业内来讲,尽管mei mei媺媺·换装摄影店早从场地大小、装潢特色、服务质量上完胜不少同行,于美团点评平台上满分高挂,但市场的需求总是变幻莫测。

好比如过去几年国风热潮令汉服体验店「漫山遍野」,但现在呢,市场的需求是什么?花近一百万元装修一间精美绝伦的宫廷体验门店在未来几年,它的有效期会有多长?如果店主是摄影师出身,能依靠商拍或个人写真多渠道盈利还好,但万一只是一位平平无奇的创业者,他在面对市场的变化时,是重新花一百万装修门店还是直接关店呢?

未来之路值得深思。

版权声明:原创内容版权归新旅界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摘录或转载的第三方内容,仅为分享和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新旅界的立场,也无法保证其真实性,转载信息版权属原媒体及作者。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擅自转载使用,请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一周热门 更多 品牌栏目
更多 文旅高层说
更多 文旅大咖说
更多 评论员专栏
  • 曾博伟

    博士,长期负责中国旅游发展战略制定、主持旅游政策研究和旅游体制机制改革工作,执笔起草众多国...

  • 魏翔

    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经济学博士、副教授,青禾研究联席专家

  • 刘锋

    北京巅峰智业旅游文化创意股份有限公司创始人、教授、博士;国际休闲经济促进会副主席,财政部政...

  • 王兴斌

    曾任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旅游研究所所长,国务院特殊贡献专家津贴获得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