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研究报告 > 正文

中国旅游统计数据都是怎么来的?看完这篇就懂了

2018-07-18 10:10:01  新旅界 王薪宇

许多游客和旅游从业者津津乐道于我国45亿的旅游人次,以及1.3亿的出境游人次。但这些数据是怎么来的?统计口径是什么?有多大的参考价值?

许多游客和旅游从业者津津乐道于我国45亿的旅游人次,以及1.3亿的出境游人次。但这些数据是怎么来的?统计口径是什么?有多大的参考价值?多数人却不甚明了。

\

7月份是上半年各项数据密集发布的时期。7月16日,公安部发布二季度出入境边防检查综合统计数据,结合一季度数据可以得出,2018年上半年各边检口岸共接待出入境总人次3.15亿。

边防检查综合统计数据为全国各边检口岸通过的出入境人员总和,主要分为三大部分:第一,大陆居民因公、因私、大陆边民出入境;第二,港澳台同胞出入大陆;第三,外国公民、外国边民出入境等。

\

2018年一季度中国边检数据 来源:中国公安部

\

2018年二季度中国边检数据 来源:中国公安部

其中大陆居民因私出入境1.48亿人次,同比增长13.8%,是拉动整体人次增长的主要动力。港澳台同胞出入大陆总人次1.09亿,同比为负增长约-1.8%。此外,外国公民和外国边民出入大陆总人次4446,同比增长约5%。

在现行的旅游统计方法中,大陆居民因私出境基本等同于出境游。

可以确定,今年上半年中国出境游人次约为7400万,同比增速为13.8%。这个数字是上半年中国GDP增速的两倍,也是人均消费支出、人均可支配收入的2倍以上。同时,这个速度也是2017年中国出境游7%增速的近两倍。

按照该数据,出境游显示出超出整体经济形势的活力,并大幅加速增长,似乎正在成为“风口”。

港澳台游“撑大”出境游

但事实上,这一统计数据仅能部分反映出境游的热度。原因在于,这个统计方法下,出境游数据包含了大陆居民前往港澳台,并对出游目的不加以区分,因商务、会议、购物、医疗、探亲、留学、工作的出境也被计入其中。

出境游的人数被一定程度上放大了。例如深圳和香港之间存在大量一日游的出入境,其目的是购物、工作通勤、商务会谈等,这类行为的频次远高于旅游行为。这使得深圳口岸成为全世界最繁忙的边检口岸。2017年深圳边检接待出入境人员达2.41亿人次,占全国总数的40%以上,这很大程度上是非旅游人员造成的。

在入境游统计中同样如此,香港仅有700多万居民,2017年香港同胞入境大陆人次为7980万人次,人均入境10次以上,按照常理这显然并不全是旅游行为。然而,中国入境旅游统计却将其全部纳入,2017年中国入境旅游1.4亿人次,扣除香港7980万人次、澳门2465万人次、台湾587万人次后,国际游客入境人次为2900万,尚比不上泰国的3500万人次国际游客。

部分业内专家认为应把港澳台旅游单独归类统计。如前国家旅游局规划专家王兴斌曾表示:“在出入境旅游、游客和收支中,应严格区分‘国境’与‘关境’,不得混淆两者之间性质上的差别,不能把出入境旅游与国际旅游混为一谈。在其他国家,出入境旅游同国际旅游可以划等号,而在我国绝对不能划等号。在我国,出入境旅游是个总概念,国际旅游是个子概念,出入境旅游中两岸四地之间的旅游不能归入国际旅游”。

2017年,中国大陆居民赴港澳台人次为8600万,扣除这部分,赴海外的出境游约4400万人次。2018年上半年的7400万出境人次中,有多少是赴港澳台的,目前还未公布确切数据,因而暂无法确定大陆国际游游客人次。

也有业内专家认为完全剔除港澳台也并不科学,“这是不同关税区之间的旅行往来,很多往来目的符合大旅游的概念,反应了当地真实的旅游情况,联合国和世界旅游组织也认可中国这一统计口径”。

旅游总人次如何统计?

旅游统计的核心数据“全国旅游总人次”,其统计方法是抽样调查。某业内资深人士告诉新旅界(LvJieMedia),“主要统计方式是住户调查,按照一定的城乡比例在全国样本户询问出游次数和出游花费,来推算全国总的出游人次和旅游总收入”。

据悉,全国“样本户”约有十多万人,相比得出的40多亿的旅游总人次,这个样本数量并不多。此外,抽样调查不可避免的存在局限性,例如大部分旅游消费集中于中国收入群体,但样本的选取是平均选取各类人群,且依靠回忆填写问卷难免有遗漏,以及被调查者对“大旅游”概念理解不同所产生的标准不一。

各个省、区、市的区域旅游人次统计方法和全国的又不一样,往往采用抽样调查宾馆、酒店等过夜游客情况,并搭配景区、景点接待游客情况,高速公路收费站统计等作为补充。

不同的统计方式导致各省的旅游数据加一起和全国的不一致,同时游客一次旅行往往跨越多地,使重复统计不可避免。

曾有业内专家点评国内旅游数据“横向不能加、纵向不可比”,事实上,这是由于旅游统计本身的难度和复杂性决定的。出境游尚有边检作为信息中心,国内游则缺乏统一的信息中心,一次旅游可能涉及多个交通工具、多次住宿、多个景点、多个城市;跟团游、自由行、一日游、周边游、自驾游等多样的旅游类型更是无法用一种统计方式概括;景点、博物馆、公共地标、商业街区、公园、温泉、滑雪、研学、赛事、乡村等皆可旅游,更是加重了旅游的多义性和统计难度。

部分地方政府追求高排名、追求高增长的心态,也在一定程度上助长了旅游统计数据的膨胀。

相比抽样调查的国内旅游总人次,部分业内人士更信服旅行社接待游客人次以及酒店过夜人次。某大型旅行社负责人向新旅界(LvJieMedia)表示,“我们主要从旅行社组织的过夜游客数量,判断旅游市场情况”。

其实,行业管理部门也正在推动建立更科学的旅游统计体系。文化和旅游部曾在2016年底召开全国旅游统计工作会,文化和旅游部副部长李金早表示,“新时期的旅游统计指标的设置要适当、科学,统计数据需要有理论支撑,更要贴近现实、适应产业发展的实际需求。作为综合性、带动性强的产业,旅游统计和数据要和其他产业接轨,打通与其他产业的数据交换和交流渠道,建立一套畅通无阻的交流体系。”

在国际上,联合国和世界旅游组织推崇以旅游统计卫星账户,做为旅游业宏观统计计量方法,该方法能解决传统旅游统计“不能全面核算旅游业的发展规模、产出水平和质量效益”的弊端,为政府宏观决策、政策规划、区域和产业规划提供重要的依据。但编制旅游统计卫星账户是一个负责而艰巨的过程,需要各个参与主体科学分工合作,展开大量跨部门合作,数据收集工程浩大,需要大量人力和物力支持。

目前,旅游统计卫星账户在国内取得了阶段性进展,先后有十几个省区市建立旅游统计卫星账户。但该统计方法主要是为计算旅游对整个国民经济的贡献值,以及旅游对各行业的具体拉动数据,对于全国旅游总人次、地方旅游人次等指标,该方法作用有限。

其实,在国际上,世界旅游组织并不认可各国统计的国内游人次,只认可经过海关的国际游客接待人次。这说明,国内游的统计在全世界范围内都是难以精确定量的数据。而旅游总收入、旅游产业增加值以及旅游对国民经济的贡献率等数据,在全面建立科学的统计体系之前,也仅是个参考值。

旅游统计,任重而道远。

Copyright © 2016 LvJie Media Co.,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6046465号 以上内容版权归旅界传媒科技(北京)有限公司所有
Copyright © 2016 旅界传媒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