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目的地 > 正文

华强方特进军红色旅游:红色文化+主题公园模式前景如何?

2021-05-31 10:35:20 新旅界 姚竹君

“红色文化+主题公园”的形式如何实现娱乐性和严肃性的平衡?

如果要梳理近期文旅行业有哪些热门话题,“红色旅游”一定算一个。

2021年是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也是“十四五”开局之年。整个旅游业都在围绕这一主题开始布局发力:民航局和文旅部发文,要加强民航业与红色旅游的衔接融合,增强红色旅游目的地的通达性;OTA巨头们也纷纷入局:携程举办“旅动中国红”项目、上线红色旅游频道扩大红色旅游影响力;同程成立红色旅游数字联盟以期用科技赋能红色旅游目的地。

一些文旅巨头也注意到了这一领域。他们的起步甚至更早:比如万达——2018年,万达落地了延安红色文旅项目作为建党100周年的献礼,并与遵义市政府也签订了战略框架合作协议。

再比如动漫产业及主题公园领域的巨头华强方特。

5月28日,也就是昨天,华强方特的红色文化主题乐园品牌方特东方欲晓正式开园。而就在半个月前的5月10日,第五个中国品牌日,华强方特举行了这一品牌的发布会,宣布其slogan为“红色旅游新体验”。

这是华强方特继“方特欢乐世界、“方特梦幻王国”、“方特水上乐园”、“方特东方神画”、“方特东盟神画”、“方特丝路神画”、“方特国色春秋”之后的第八个主题公园品牌。它的问世标志着华强方特正式进入红色旅游领域,也意味着红色文化+主题公园类产品将以更强烈的存在感进入大众的视野。

在这里,能玩到什么?

方特东方欲晓仍是一个典型的主题公园:有过山车,有仿真环境的空间穿梭4D ride,有沉浸式体验项目,有大型演艺节目。

但它也不只是“主题公园”——它具备主题公园中应有的游乐项目,但将这些项目的情境主题设定成了对历史情境、战地和中国近现代先进技术成果体验的模拟,并以高科技的形式予以呈现。过山车名“鹰击长空”,模拟的是“辽宁舰”航母舰载战斗机的飞行过程;4D ride名为“突围”,是深入敌营、突击战斗的情景重现;沉浸式项目“铁道游击”让游客在高科技拟真环境中体验夺火车、炸桥梁;大型演艺则名为《巾帼》,回顾战争年代数位女性英雄的生平故事与革命情怀。

这一系列项目被“红色文化”这个主题串联起来,以自1840年鸦片战争到21世纪初中华民族这170余年的奋斗征程为背景,演绎中华民族寻求国家独立和民族复兴的近现代历史。

同时,东方欲晓也延续了方特系主题公园科技含量高的特点。如展现中国大好河山的球幕电影《飞翔》应用了环幕4D技术,能给人以“脚尖会碰到山峰”的真实感;VR、自动控制、人工智能等技术则起到了为各类演艺增色的作用,如《巾帼》中,观众可以看到视觉技术呈现的逼真的硝烟、炮火、河水,对战争环境的紧张有更强烈的体验。

除了将游乐项目与红色历史结合,适宜拍照打卡、体验性极强的近代历史文化情境体验也是主题公园的核心特色。一进入上海风情街,就能看到粗布衣裳的黄包车车夫吆喝生意,男女学生们抱着书本冲路人露出腼腆笑容,身着旗袍的大小姐则和绅士们手挽着手谈笑风生。

这些并不仅仅只是“景观”,而是游客可以参与、互动的沉浸式体验场景。位于风情街中心的“百货大楼”是专门的服饰租赁店,游客可以租借相应服饰并扮演角色,与这些演员互动,向报童买一份报,向闺秀献一朵花;“东商洋货”、“宝丽唱片行”等老店依次陈列在路边,在其中可以购买老式唱片和各类与情境相合的文创周边;米芝莲等饮食店铺也都被改造得颇具年代感,布局和装修让人仿佛看见了《情深深雨蒙蒙》里那个“大上海”。

“我们相信游客一旦进入方特东方欲晓,一定会收获前所未有的红色旅游新体验。”在方特东方欲晓的品牌发布会上,刘道强这样表示。

红色旅游新体验,新在哪?

方特东方欲晓的新slogan是“红色旅游新体验”。那新体验具体新在哪?

在接受新旅界采访时,刘道强列出了三点:“一是新在红色旅游与高科技主题公园的结合。二是新在采用现代高科技打造沉浸式互动体验。三是新在老少皆宜,适合于家庭旅游。”

老少咸宜、适宜家庭旅游和高科技沉浸式体验本身对主题乐园而言并不“新”,但对红色旅游领域而言却是实打实的创新。

“全国优质的红色旅游产品还明显不足,红色旅游市场存在对红色精神内涵关系不够深入,形式体验形式单一的问题,如何讲好红色故事,增强红色文化体验,让红色文化深入人心,将成为推动红色旅游高质量发展的关键所在。”在谈及红色旅游开发现状时,红色文化研究会会长助理张福俭表示。

截至2016年底,国家共批复了300个全国红色旅游景点景区,在这一系列国家评选的重点红色景区之外,红色旅游目的地仍在飞速增长,各地都在兴建自己的红色文化主题公园和党建文化公园,追赶这一次“红色浪潮”。

但任何一个旅游产品赛道站上风口时,都难以避免同类产品蜂拥出现,同质化严重的历史规律;红色旅游也不例外。就目前而言,绝大多数红色旅游项目都是历史纪念馆、名人故居、重大会议、烈士陵园或战争遗址,没有此类历史文化资源依托的地区则只能自建红色文化主题公园,在其间加入“自行再造”的红色景观,如人物浮雕、纪念碑、历史回廊、故事展板等。

在参观这一类景观化的红色主题公园时,游客大多只能通过参观游览、阅读展板、聆听讲解的方式进行,整个过程缺少互动性和体验度。

而这正是方特东方欲晓意欲解决的痛点。通过自身在特种电影、视觉特效等高新科技方面的优势和过去将东盟文化、华夏文化、丝路文化主题公园化积累下来的经验,华强方特将方特东方欲晓打造成了一个“红色文化高科技主题公园”,既没有放弃“红色文化”的教育意义,也没有放弃“合家欢主题公园”自身的娱乐性和体验性,甚至将这两点糅合在了一起,“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

“据我所知,之前好像没有做过这种类型的尝试的。”资深旅游专家王兴斌说。

红色文化+主题公园,新模式能走多远?

伴随着红色旅游热度的提升,对红色旅游过度娱乐化的争议也变得越来越多。一些新闻评论里明确提及,要反对红色文化过度娱乐化倾向;即便不牵扯更严重的“红色旅游庸俗化、媚俗化”,不踩政治红线,过度娱乐化本身是否会消解红色文化的严肃性与当年的英烈们为国赴死的那份沉重也是许多业界人士共同的担忧。

而对于一个合家欢主题公园而言,娱乐性是其不可去除的固有属性。没了娱乐性,主题公园就无法称之为主题公园。在这种情况下,“红色文化+主题公园”的形式能否实现娱乐性和严肃性的平衡呢?

“这类产品能否实现娱乐性和严肃性的平衡有待时间的检验。”王兴斌告诉新旅界。“将红色文化与主题公园结合起来,是一个非常有创意但也非常有挑战性的尝试。主题公园的核心是在刺激中寻找快乐,但红色文化是严肃的,要严格遵循革命史、党史,要达到宣传教育的目的。”

“尤其是在江西赣州这个地区,其红色文化是以反围剿与长征,以‘牺牲’为主线的。这两者要怎么进行结合,怎么找到平衡点,是一个更大的考验。”

对于这个“矛盾”,旅游行业资深专家、中国旅游报社前总编辑高舜礼认为,无论产品最终市场反映如何,这种对红色旅游产品形式的开发探索是值得肯定的。“娱乐性和严肃性的边界怎么把握?只能在探索和实践中加以尝试。不论将来是否有些地方需要加以调整,这种探索、尝试、创新都是可以理解的。”

在他看来,让红色旅游的形式和体验与当今年轻一代的内心相通是必要的。“现在的年轻人和孩子,用老话说是‘革命事业的接班人’,他们的生活环境跟70年代之前是完全不一样的。他们中的相当一部分生活条件很好,很小就接触网络和电子产品,玩电子游戏,去逛主题公园。他们认识世界的这种惯常方式和渠道,必须考虑以红色教育的内涵去占领,这些‘玩儿法’或许看起来与课堂教育、少先队教育相比不够严肃认真,甚至显得轻佻、随意和‘不正经’,但以他们最习惯、最乐于接受的方式去开展红色教育、普及红色历史常识,应该是具有现实开创性的一种探索和尝试。

这也是红色文化研究会会长助理张福俭的看法。“这种‘寓教于乐’的方式,让参与者能更低门槛地去亲近和参与红色文化。这不仅是个崭新的旅游目的地,也为广大青少年提供了良好的红色教育场所。”张福俭说。

对于推进主题公园等强娱乐性项目和红色文化的融合时,要如何把握娱乐性与严肃性的界限,高舜礼认为,首先需要把红色纪念地和红色旅游分开。

“这两者在界限划分上一定要把握好。红色纪念地、红色博物馆的建设以及对相关革命人物、史实的把握是绝对不能含糊的,是什么就是什么,要忠于历史事实。而不牵涉这些内容的红色主题旅游是另一个范畴,可以有一些适合旅游特征的表达创新。”

对于红色主题旅游,他认为,在历史事实等问题上不能出偏差,要在革命史实上发挥好正面导向作用。具体来说,在红色主题游乐项目如何把握尺度这个问题上,可以在参与娱乐项目前,让工作人员进行严肃的革命史科普,讲清楚这个娱乐主题的革命背景,之后再开展活动,做到科普严肃、体验愉快,把两者分开。

“主题游戏等设计完后,为了稳妥起见,可主动请党史、革命历史博物馆、宣传部门去审看,提一提意见,该调整和完善的加紧去做,就可以比较好地避免出现导向或技术性失误。”

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首都文化和旅游发展研究院执行院长厉新建则表示,娱乐性和严肃性的平衡,归根结底看的是“态度”,看的是在项目的策划设计过程中,是否保有对红色文化的崇高的敬意。只要能做到让参与者“感同身受”,对红色文化产生敬意和认同,就不会有“娱乐性毁了严肃性”的问题。

“即便是“模拟参战”的模式,只要是真正沉浸其中,也不会破坏严肃性和对先辈的敬意,就像看电影中再现战火纷飞、冲锋陷阵的场景的时候,我们就从来不会觉得这种“表演”牺牲了严肃性。”

具体的把握方式上,他表示,红色文化主题公园需要保证内容的科学性、准确性和展示形式的合理性。但这种严肃、严谨不代表不能做出好的体验感,两者并非“成反比”的关系。

“体验质量的重点是场景的营造,在于多感官多维度的体验模式和设计。无论是娱乐性强的还是严肃的,体验感都可以做好。”

“红色旅游+主题公园”这样的组合前景如何?高舜礼认为,这要看三个相关因素:一是政治上和涉红主题有没有问题,这一套的创作和设计是否经得起党史专业部门的推敲和把关;二是游乐项目本身是否足够好玩,也就是否经得起客源市场的检验;三是经营运作上是否专业,作为收费性的商业项目,只有在经营运作、市场拓展、宣传营销上下功夫才行。

“如果这三个方面能够立住,自然就能够长久;那么不仅这个项目能做好,还能带动更多好的类似项目出现,这也正是有关部门所希望看到的,也是市场所正需要的。否则,你说它多么创新、多么革命,那也是注定难以成功的。”高舜礼说。

王兴斌也表示,这一模式能否长久发展,主要看其能否经得起政治的考验和市场的考验。“一是要看这个项目在正式运营后能不能得到宣传部门和国家有关部门的认可,二是要看市场对此的反应,大家是否接受这种对红色文化的表现方式,青少年是否喜欢。这个是需要时间来检验的。”

红色旅游仍在发展路上,这也就意味着其必将经历“曲折发展”的历史过程,而要想发展,就必须首先做出各类新的尝试。这也正是华强方特这一探索的意义所在:以红色旅游+主题公园的模式为开端,未来红色旅游将涌现出更多新的可能性。

现在,方特东方欲晓已正式开园。这一红色旅游的“新模式”能走多远,让我们拭目以待。

版权声明:原创内容版权归新旅界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摘录或转载的第三方内容,仅为分享和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新旅界的立场,也无法保证其真实性,转载信息版权属原媒体及作者。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擅自转载使用,请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一周热门 更多 品牌栏目
更多 文旅高层说
更多 文旅大咖说
更多 评论员专栏
  • 吴志才

    华南理工大学旅游管理系教授,博导,华南理工大学广东旅游战略与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广东省乡村振...

  • 赵晋良

    新旅界特约评论员,暨南大学旅游管理专业毕业,从事主题公园研究及相关工作12载,现就职于中国旅...

  • 余良兵

    现任永行资本董事总经理,负责消费升级各细分行业的投资。此前曾长期服务于中青旅,曾先后负责投...

  • 曾博伟

    博士,长期负责中国旅游发展战略制定、主持旅游政策研究和旅游体制机制改革工作,执笔起草众多国...